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你急什麼急?

山河祕境內,靈筱等人已經收手。

楚恆公子的王品仙寶並沒有被碾碎,已經被靈筱拿到了手中。

看一眼目瞪口呆的靈漫,靈筱便將那件王品極品仙寶扔給了靈漫。

“這……這就給我了?”

靈漫目瞪口呆。

如果之前不是那個楚恆公子出手慢,沒能催動這件王品極品仙寶,直接讓靈筱七女施展神通,將他們禁錮了起來,靈筱等人完全沒有可能那麼幹脆利索的結束戰鬥。

這是一件能夠讓金仙境巔峯修士,完全催動的王品極品仙寶啊!

靈筱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就將這件王品極品仙寶扔給了她,其她人也都一副不在意的模樣,這讓她覺得受到了打擊。

合着,自己是一行十一人中,最土包子最窮的傢伙?

“小啞巴,咱們裏面就數你最窮,戰力最弱,居然只能勉強和尋常金仙境後期修士打成平手,要努力了哈,不然父親可能會把你扔掉,不要你當隨從了。”

見靈漫一副驚訝萬分的模樣,靈兒便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

靈漫欲哭無淚,你可真是個小公主啊!哪有你這麼勉勵別人的!

“靈兒,注意說辭,莫要胡亂說實話,你這樣會打擊到小啞巴的信心的。”

林沫沫嚴肅的對靈兒說道。

小丫頭滿臉嚴肅的模樣,加上那老成持重的語氣,倒是頗有幾分長姐風範。

“我……”

靈漫真的快哭了,這可真是一對親的小姐妹啊!

妹妹是個實話實說的小丫頭,姐姐也是個不會說謊的!

“沫沫,靈兒,你們倆夠了啊,再說下去小啞巴就得哭了。”

柳如卿看一眼靈漫,而後看向自己那一雙女兒,嚴肅地說道。

靈漫頓時覺得心裏暖和起來,還是帝后會照顧人的感受,雖然沒有出言安慰她,但直接對小姐妹倆嚴肅開口,那就已經是在變相安慰她了,同時也避免了她會膨脹,會不經意間招惹到小姐妹倆的可能。

不愧是帝后,不愧是前輩忠愛的唯一道侶,實在是太精明了!

柳如卿並不知道靈漫的小腦袋裏在想什麼,如果知道的話,必然會啞然失笑。

她哪裏有想那麼多,只是隨口說一句,避免林沫沫和靈兒再說出更打擊靈漫的話而已,壓根就沒有靈漫想得那麼全面。

畢竟,她們如今算是一家人。

雖然靈漫以僕從自居,但沒有人把靈漫真的當隨從看待。

畢竟柳如卿不是古代世家小姐,也不是在其它大世出生的世家小姐,對僕從沒有什麼概念,也懶得去計較是不是隨從這回事。

她對靈漫的要求也很低,只要不當白眼狼,不對小姐妹倆做出什麼危險的事,便不會把靈漫怎麼樣。

林南的態度更簡單,完全就是把靈漫當成空氣了,甚至可以說,除了柳如卿和小姐妹倆,其餘人在林南眼裏都和空氣沒有什麼區別。

都是只要一旦做出觸及他底線的事,就隨手拍殺的人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

畢竟相處時間實在太短,就是月詩等人,雖然跟隨了林南已經快有兩個月了,但相處交談的時間並不多,境界差距又大得很,完全沒有可能培養出感情。

靈漫忽然想起一事,連忙開口道:“對了,對了,帝后,那個楚恆公子,可是北斗城數一數二的紈絝子弟。他爺爺是北斗宮一位仙尊境太上長老的唯一弟子,她妻子則是另一位北斗宮仙尊境太上長老的後代。”

說到這,稍微停頓片刻,繼續說道:“那個楚長老雖然天賦異稟,在修道路上一路高歌猛進,但腦子不太正常,分明是個脾氣暴躁得很的老頭兒。卻偏偏喜歡讓別人說他是個爲人隨和,平易近人,喜歡講道理,以大局爲重的大好人。”

靈漫並沒有來過北斗城,飛昇上來後的兩千一百年裏,也沒有步入過北斗宮管轄的地界。

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爲在這次真仙大比與金仙大比前夕,就已經有消息傳出,北斗宮有大能要招從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爲弟子,但凡驚才絕豔者都能夠成爲親傳弟子。

所以,靈漫和其他從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一起,蒐羅了許多關於北斗宮和北斗城的消息。

楚恆公子身爲北斗城數一數二的紈絝子弟,背景深厚無比,且自身實力不俗,自然也就被她和那些同伴注意到了。

如果不是因爲突然聽說了林南的事情,她和那些夥伴花費大額仙晶,從臨近北斗宮地界的伏春樓的一座傳送陣,直接前往了接引城參加真仙大比,想要吸引林南的目光,拜在林南門下的話,她和那些夥伴早就已經在北斗城參加了真仙大比,而且一定會被仙尊境大能收爲弟子。

“這樣啊。”

柳如卿緩緩點頭,表示知道了。

“那個楚長老可是個暴脾氣,肯定已經殺到廣場上了,北斗宮那邊肯定也會有仙尊境大能前來,前輩一個人住在外界,很危險的!”

見柳如卿只是迴應了一聲,並沒有當回事的樣子,靈漫頓時急了。

在接引城打聽出來的消息,除了廣寒殿三位仙尊境大能追隨了林南,壓根就沒打聽出林南確切有多強。

而現在廣寒殿三位大能又都沒有一起跟來,林南又獨自外外界,她還真怕林南本身實力並沒有多強,只是因爲有三尊仙尊境大能當隨從,所以被傳得神乎其神了。

如果在北斗城陰溝裏翻船了,那可就是天大的大事了!

“你急什麼急,就算把你扔出去了,你也幫不上忙,安心在山河祕境內就是了。”

靈兒瞥一眼靈漫,小丫頭有些不太高興。

她覺得這個小啞巴實在是太沒眼力見了,她們都沒人急,小啞巴急個啥子嘛!

讓靈兒不高興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爲小丫頭覺得,小啞巴不相信林南能夠解決得了北斗宮。

她和姐姐林沫沫給小啞巴講的那些事蹟,好像都被小啞巴當故事給聽了,壓根就沒往心理去哎,實在是氣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