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靈漫的大道!

時間一天天過去,靈漫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中漸漸看淡了一切。

在靈漫看來,平日裏說不上隨和,也談不上冷漠,就是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阻隔感的林南,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當然,這個神字並非她所認知的那種神。

神在她所掌控的那方下界大世之中,只是一羣任由她拿捏的軟腳蝦。

她用來形容林南的那個神字,就猶如凡人見到了她,會說她是仙是神。

她見到了林南,尤其是漸漸瞭解了林南之後,她就發現,她在林南面前,就好像遇見了她的那些凡人一樣,林南完全就是她無法想象,無法比及,只能仰望的存在!

之所以有這種感覺,之所以能夠知曉林南的一些事蹟。

是因爲她這段時間在給小姐妹倆,講她在下界的故事的時候,小姐妹倆也會講述一些關於林南的事情。

聽過了之後,她的感覺就是,無論有多麼強大的存在出現,林南都永遠比對方強上一些,如果他願意,甚至永遠都可以一指就將前來挑釁的強者滅殺,無論前來挑釁的強者有多麼強大!

這是真正的無敵!

只是讓靈漫覺得有些可惜的是,林南這段時間並沒有指點過她,也沒有與她交談過,好像經常跟着小姐妹倆在林南眼前晃悠的她,只是空氣,只是個透明人一樣。

這讓靈漫第一次感受到了挫敗感。

她可是下界大世之中古來第一天才!

九百年飛昇成就真仙果位,如今纔在中大陸呆了兩千一百年而已,就已經成就了金仙果位,她也剛好三千歲。

她沒有去和上官冥比,壓根就沒法比。

上官冥雖然有一堆債務要去還,但自幼就有着能夠直達金仙境巔峯,乃至於是仙王境的修煉法門。

她卻不同,在下界她並非出身修煉世家,也並非出身門派,她只是在路邊撿到了一本築基法門而已,然後就一路坎坷的修煉了上來。

一切都是依仗自己,年齡滿了九百歲,修真歲月卻不滿九百年,就已經飛昇成功!

今天她終於是忍不住了,明天就要舉行金仙大比,小姐妹倆也硬要拉着她這個,纔拿到了真仙大比第五名的傢伙,前去參加金仙大比,說是能讓她拿到第十一名。

但她並沒有高興,因爲家裏會去參加金仙大比的,怎麼看都是她最弱,怎麼看她都是個拖油瓶,所以她想讓林南指點她一番,好讓自己的修爲有所增進,戰力有所增強。

“前輩,您……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但當走到了林南面前,靈漫就慫了。

這是在別人面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但在林南這,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就是莫名的忌憚林南。

尤其是隨着對林南的瞭解越深,心底對林南的莫名忌憚心思就越發強烈!

“你走出來的道路不錯,自己慢慢琢磨吧,等真到了瓶頸階段,或是走岔了路,我會提醒你的。”

林南正有些無聊的看着池塘裏的游魚,聽到靈漫的話語後,輕輕迴應了一聲。

當日的十三名從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林南將他們的一切跟腳都看得清楚,如果非要在十三人裏面選一個弟子,他也只會選擇靈漫。

原因無二,靈漫長着個小丫頭的模樣,內心也依舊如小丫頭一般,和林沫沫與靈兒這對小姐妹相差不多。

也就是活得久了些,經歷得多了些,殺伐氣重了些,纔會看着和小姐妹倆不是一個階段的人。

也正是因爲看清了靈漫的跟腳,林南纔沒有制止靈兒帶靈漫回家。

要不然,現在根本不缺隨從的他,再寵愛靈兒,也不會隨意就讓她帶一個自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在身邊,畢竟下界修士真不是好養的貨。

一個比一個桀驁不馴,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不知有多少人曾經欺師滅祖,曾經對有恩之人恩將仇報。

在修仙界見到什麼樣的事,什麼樣的人,都沒必要驚訝什麼,也沒必要因爲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就去否決別人,針對別人。

但可以選擇遠離和自己觀念不合之人。

“真的?前輩沒有騙我?”

靈漫愣了愣,隨即不太相信林南所說。

她自己修出的大道她門兒清,雖然不錯,但也沒有逆天到能讓林南這樣的存在認可。

“如果比根骨,你並不比上官冥強,但比才情,上官冥是比不上你的,你那十二個同伴也比不上你。在步入金仙境時,你那些同伴都已經放棄了自己的路,選擇了去走前人踏出來的道路,所以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頂多也就成爲仙王境巔峯的修士而已。”

林南轉過身來,緩緩說道。

“我雖然依舊在走自己修出的大道,但我這條大道並不強啊,並不比他們選擇老路後強!”

靈漫很是疑惑,也很是懊惱,她之前踏着自己的大道步入金仙境後,就已經有些後悔了。

因爲她自己的道,需要自己的探索摸尋,而那十二個同伴,卻直接走前人已經探明瞭的道路,可以一路順遂的修煉下去,修煉速度可謂是會一日千里,她則會成爲慢騰騰的烏龜。

“任何一條大道,在沒有達道極致的時候,都沒有多強。強弱也只是修士相互對比而已,實則並非大道本質,你靜心參悟完善自己的大道就是了,步入仙尊境之後,你會明白一切的。”

林南說道,說完就轉過身去,繼續觀看池塘裏的游魚。

靈漫見林南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也就沒有再問什麼。

但她那已經開始懷疑自己,致使道心都已經不再澄澈了的信念,卻再一次凝實起來,無敵信念再一次澎湃起來。

剛纔林南的話語,讓她意識到自從來到上界中大陸後,她的心性就已經開始浮躁了起來,對自己已經漸漸沒有了無敵信念。

林南剛纔的話點醒了她,尤其是那句任何一條大道,沒有達到極致之前,都沒有多強。

這讓她不禁感慨:“是啊!我不就是通過一本差到極致的築基法門,走到如今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