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下界修士!

一場大戰下來,那些修士逃走一萬多,其餘人盡皆在與接引城修士鏖戰至死。

接引城一方倒是損失不多,畢竟早就已經總結出了適合他們運用的戰術,遠程有遠程修士負責攻擊,中程有中程修士負責攻擊,近戰有擅長近戰的修士擋在前面,其餘修士幫忙補刀。

一番亂戰下來,倒是只被淘汰了一千來號人,與衆人料想中的三四千人有差距。

“向回返程吧,到山河平原上,看有多少修士聚集在那裏。”

輕點好那些修士遺落下來的天材地寶,上官冥便帶着隊伍向山河祕境的中心,山河平原進發。

之前那些衝來的修士,曾叫囂着有人能夠制裁他們,他們也是被追趕着跑到這邊來的,要不然也不至於聯合起來衝擊接引城隊伍,實在是快被逼瘋了。

而另一支隊伍很有意思,居然是一支由散修組成的隊伍,按理說散修沒有可能組織得起來才對,但那羣散修的頭領,居然是十幾個自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且都是驚才絕豔之輩。

上官冥常聽人提起,由下界飛昇上來的那些修士,當初林南揶揄她的時候也用下界飛昇的修士與她對比過,所以她心裏對那些下界飛昇的修士,是極其不服氣的。

如今終於是來了機會,可以和下界飛昇上來的那些修士鬥一斗了。

“那是……”

噹噹了山河平原中心區域,看到前方一支隊伍,就連上官冥都有些驚訝。

那支隊伍的人數比他們少了多少,估摸着得有四萬多,比他們少上五六千人而已。

最爲重要的是,那羣修士完全就像是土匪集結在一起一樣,殺氣和煞氣都濃郁到化成了實質,天穹之上陰雲密布,如果不知道那羣傢伙是散修,上官冥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傳說中的魔族,或是一羣跑出了煞域的煞靈。

有人從那羣散修讓出的道路中走出,是十三個人,或是少年模樣,或是中年模樣,亦有老人模樣,其中亦有一名貌美女子和可人的女孩兒。

但那十三個人,無一例外的都散發着旺盛無比的氣機,王霸之氣無形流溢,就連大多數仙王境強者都沒有他們這等氣勢。

“聽說從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個個天賦異稟,乃是蓋代奇才。於下界更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而且都是經歷過諸多磨難才成就真仙果位的,所以道心極其堅毅,王霸之氣亦都蘊養得極深,都有着一種睥睨世間,唯他無敵的無敵信念,這是我們中大陸修士難以比及得了的地方!”

“不錯,我雖不待見自貧瘠之地走出的下界修士,卻也不得不承認,那十三人確實都有捨我其誰的無敵氣勢,今後境界若是提升上來,或是有人成就了仙尊果位,怕是中大陸的格局就要變一變了!”

“那不可能,想在中大陸成就仙尊果位就是癡人說夢,無盡歲月以來,也就一個自下界飛昇上來的月詩老祖,在中大陸成就了仙尊果位,還不是被十二仙門排擠到了東大陸!”

“對,下界修士只要不完全歸附哪一座仙門,完全沒有可能成就得了仙尊果位,也就三百萬年前的廣寒殿老祖,月詩大能驚才絕豔,造就了千古未有的壯舉!”

“不對啊,我聽說自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都跑去北斗城那邊了,說是北斗宮有仙尊境大能要招收弟子,名額不限,只要足夠驚才絕豔就好,這十三人怎麼留在了這裏?”

“這……莫非……我的天啊!這十三個人的心太大了吧!”

說着說着,接引城羣修盡皆目瞪口呆,因爲他們已經想到了那十三人的想法。

在無數自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打破了頭想在北斗城的真仙大比上顯露鋒芒,嶄露頭角的時候,這十三個哪怕在那些飛昇修士之中,也都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傢伙,居然跑到了接引城這邊,還聚攏了一堆散修要和他們比拼。

都是真仙境仙人,都不是傻子,他們已經知道了那十三個飛昇上來的修士的心思。

這是……要引起林南的注意,然後想讓林南將他們收入門下啊!

“姐姐,你覺得前輩會看中他們嗎?”

聽及身邊修士的討論,上官博陽湊到了上官冥身旁,他自己是不確定的,因爲林南做什麼事情好像都只是看心情,完全琢磨不透林南的心思。

“我記得侍奉師尊與帝后品茶的時候,帝后曾提過一句,說前輩他們一家是從下界來的,那十三人也是自下界來的,且看樣子都是天資卓絕之輩,不在你我之下,前輩或許會賞識的吧!”

上官冥也說不清,畢竟她對林南也沒什麼瞭解,在等候真仙大比到來的時候,也就偶爾幫柳如卿做些小事,偶爾會聽柳如卿感慨一兩句,從中估摸出林南曾經做過的一些事罷了。

“你們當中誰是上官冥?出來談談。”

十三人中,女孩子模樣的那名修士走出來,面對接引城羣修平淡地說道。

“說。”

上官冥走出幾步,語氣平淡。

“嗯?倒是不是不弱,如果單打獨鬥,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似乎都會被你稍微壓制一些。”

那名女孩子模樣的修士打量上官冥片刻,而後自顧自說道。

“嗯?”

上官冥只覺得毛骨悚然,自己都沒有流溢出氣機,那女孩子模樣的飛昇修士,是如何看出的深淺的?

從那十三人流溢出的氣機上,上官冥早已經看出,如果真打起來,只要對方不像林沫沫和靈兒那樣,擁有太逆天的法寶,她都是可以稍微壓制那十三人一些的。

但,她可沒有流溢出絲毫氣機,那女孩子模樣的修士就已經看穿了她的深淺,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並非是那個女孩子模樣的修士比她強大,而是她比那個女孩子模樣的修士強大,卻直接被對方看出了深淺,這讓她有種不安的感覺!

“哦,無需多心,自下界飛昇上來的修士總是會些稀奇古怪的神通,我是因有一門神通才可感覺出你比我強一些,他們幾個是感應不出來的。”

那名女孩子模樣的修士,燦爛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