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斬盡接引城修士!

接下來的半年多的時間裏,上官冥一行人馳騁山河祕境之中,隊伍人數也已經超過了五萬人之數,實則應該有六萬多人的,只是因爲各種原因隕落了將近一萬多人。

但隕落掉的那一萬多人,都只是被淘汰出局而已,沒有誰是被敵人搶奪了令牌,而後直接鎮殺在山河祕境之中的。

上官博陽也已經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對他兩說,遇見阿蓉的那兩天,是他最爲幸福的兩天,也是在那兩天力裏他明白什麼是愛,也明白了什麼是恨,更懂得了抉擇取捨。

那兩天的時間,使得上官博陽領悟到了太多道理,經歷了太多正常修士幾千年,都未必能夠經歷一遍的感情波折。

如今的上官博陽已經步入了真仙境巔峯層次,成爲了隊伍中僅弱於上官冥的強者。

“阿冥,這次因爲我們的原因,我們接引城的山河祕境好像縮減得很快,僅僅半年時間而已,外界才過去三天,就已經縮減到了這個程度,要知道以往可都是到了第六年才會縮減到這個程度的,該不會是前輩授意的吧?”

葉陽雲走到上官冥身旁,神色凝重。

因爲從剛纔打出局的一支百人小隊的口中,他們得知前方五百多裏處,就已經又到了盡頭,再也走不過去。

而根據地圖所記,這裏可是已經距離山河祕境的中心區域不遠了,祕境界壁現在就收縮到了這裏,簡直是太過出乎意料,讓人不敢相信。

“前輩理應不會在這種事上干預,如果不錯的話,應該是因爲我們結界的隊伍過多,而後淘汰的人數過快,比歷屆真仙大比都快得多,僅僅半年,就已經抵得上歷屆五六年時間的淘汰數量,所以才會縮減到這個程度。”

上官冥搖頭,而後分析道。

他們人數衆多,其中擅長速度的便有五六千人,目力奇絕的也不在少數,一路走來並非是圍聚在一團,而是成地毯式搜捕的,但凡遇見外鄉修士盡皆將對方淘汰出局。

要不然,他們也不至於會隕落一萬人。

只是被他們淘汰出局的修士,在這半年來就有六七十萬之句巨,更何況其餘修士也會在爭鬥。

“上官姑娘,後方有一堆修士衝過來了,好像分成了一百多個陣容,但每個陣容都有二三百人,應該是聯合起來想對我們造成打擊的。”

有目力極佳,都不比她遜色多少的修士前來稟報。

上官冥聞言直接下令列陣戒備,而後才來到大部隊後方,當即便見到了已經距離他們不足二百裏遠的那羣修士。

一百多個隊伍,大多數都有一兩萬人的數量,就算少的也有一百多人。

看那氣勢洶洶的模樣,顯然是來和他們決一死戰的。

上官冥卻並不擔憂,如果早一些集結大隊修士來遏制他們,他們現在也不會發展到這等規模,但事到如今才跑來阻攔,已經是太遲了。

儘管能活到現在的,都是有些手段有些底牌的修士,但他們這邊也不是吃素的。

況且,對方加起來也就兩三萬人,於五萬多人的他們鏖戰,完全只有敗的結果。

上官冥清楚這一點,對方一定也清楚,那麼也就只剩下一種可能,如今山河祕境內剩下的修士已經不多了,加上他們這一夥,怕是連十五萬都不一定有了。

數百萬修士,在短短半年時間殺到這個數量,這又破了自從真仙大比舉辦以來的記錄!

“老規矩,各就各位,把他們統統滅殺。”

上官冥觀察清楚後,淡然地下了命令。

一年多來,哪怕時常有新人加入,但大家都是真仙境修士,稍微一磨合,甚至都不用經過實戰演練,就已經能夠極其默契的配合。

而他們這一方又都不必擔心隊友反戈一擊,完全不像那些向他們衝來,想要和他們決一死戰,卻沒能擰成一股繩的修士們。

人數上,他們佔據明顯優勢,隊伍協作能力上更是碾壓對方,所以倒是沒有誰擔心什麼。

雖然知道這一次會有不少被淘汰出局,但也都不太在乎,畢竟就算被淘汰出局是不會死的,而名次也已經極其靠前了,到時候一看,名次榜單前列全是密密麻麻的接引城修士,那等壯觀場景,想想都讓他們覺得激動。

“殺!”

“上官冥,拿命來!”

“殺啊!殺掉上官冥,斬盡接引城修士!”

差不多三萬左右的修士,嗷嗷叫着衝刺過來,二百裏的距離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很遠。

“轟!轟!轟!”

但還沒等他們衝到近前,展開攻擊,上官冥一方就已經有數千攻擊距離極其遠,而且威力並不會打折扣噁心修士,接連催發攻擊,打在正在衝刺的修士羣中。

“啊!完了……我完了啊!這……好不容易熬到了現在,居然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淘汰出局了!”

“我……嗷……我不甘心啊!”

“接引城修士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太無恥,太下作了啊!”

“快逃,快逃,照這樣下去還沒到近前,就得死傷近半了,就算我們都被淘汰出局了,接引城那邊怕是也只有兩三千人會被淘汰出局,太……太不值了啊!”

“嗷嗚……逃……嗷……”

隨着無數攻擊砸落,原本氣勢洶洶,嗷嗷叫着要斬殺上官冥,殺盡接引城修士的那些修士們,頓時嗷嗷叫着落荒而逃。

倒不是所有人都在逃跑,但也瞬間有五六千人停下腳步,遲疑片刻便撒腿就跑,不再停留在這個是非之地。

加上剛纔那一輪攻擊之中,被我直接鎮殺的一千多人,如今繼續向前衝去的修士,只剩下兩萬多人,直接減員六分之一!

更爲致命之處,他們已經沒了士氣,之前洶洶的氣勢,已經在那一輪攻擊砸下,那五六千人逃亡之後,盡皆蕩然無存。

繼續衝殺向接引城陣營的修士,是因爲實在看不下去接引城羣修的所作所爲了,反正早晚都要被淘汰出局,還不如給接引城羣修來一記重創,而後在外界觀看接引城羣修與另外一支隊伍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