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如癡如醉的上官博陽!

“辣眼睛!辣耳朵!這上官博陽實在蠢得不能再蠢了!”

“父親,快……快撤去神通,我和靈兒不想再聽了!”

“對呀,對呀,父親快撤去神通,靈兒快被上官博陽給傻暈了呢!”

坐在林南兩側的小姐妹倆紛紛哀嚎着。

心中不禁悔恨,剛纔爲什麼要賤兮兮地,讓父親查探上官博陽和那幾隻螻蟻的心神。

現在可倒好了,被尷尬得連好吃的都吃不下去了!

林南聞言便收起了神通。

“老六,你這弟子着實需要好好教導,這心境太差了,危機意識更是連正常的凡人都比不上!”

清月看向身旁的六長老。

同時心中也是慶幸不已,還好當初林南沒有讓她收上官博陽爲弟子,而是扔給了六長老。

“這……確實得好好磨磨性子才成!”

六長老也是嫉妒尷尬。

雖然林南探查上官博陽等人的心念,只有他們五個人聽得見。

但……她在乎的也就只有身邊這四個人的看法,壓根就不介意其餘修士怎麼看待自己。

偏偏,還就只有自家人聽見了,看清楚了上官博陽現在在做什麼蠢事,在想些什麼愚蠢的想法。

那心智……簡直就像十二三歲思春期的孩子啊!

而且還是那種腦瓜不太靈光的孩子!

——————

一方山水,上官冥又來到了一座湖畔,又遇見了一羣隱藏着人形的人。

但那些人顯然都認出了她,並沒有對她起什麼心思,甚至還將藏身之地挪動了一下,避免她誤會。

“我都未曾說能夠看到你們,你們挪動位置作甚?”

上官冥覺得很有趣,這一天來已經殺了百餘個修士了,但現在遇見的這夥人,分明都是真仙境巔峯層次的存在,卻都對她如此的忌憚。

當然,上官冥清楚,這隊修士之所以忌憚自己,倒不是因爲她的實力,而是因爲她背後有個神祕莫測的前輩。

接引城的修士不像才從外地趕來的那些修士,對她和林南之間的關係一清二楚,同時也知曉林南是個眼裏容不得沙子的狠人。

“我們……罷了,你是要我們淘汰,還是想讓我們給你當下手?”

那一隊修士撤去隱匿手段,一同現身。

總共六人,盡皆都是真仙境巔峯層次的存在,而且看氣機流散,比上官冥之前解決的那個漢子都強上不少。

至於他們問上官冥的問題,他們自然是希望能爲上官冥打下手的,那樣的話至少能將名次向上擡一些,不至於現在就被淘汰,只能拿個排在幾百萬的名次。

“我爲什麼要讓你們打下手?我憑什麼信任你們?”

上官冥平靜地注視着那六個修士。

她倒是不急。

她也清楚那六個修士要是和她組隊後,不會對她怎樣。

原因很簡單,接引城內的修士不敢招惹林南。

林南讓她拿下接引城第一名,但並沒有限定不能利用別人,不能利用其他修士對林南的忌憚心思。

上官冥也確定,林南並不會介意她狐假虎威,畢竟她能認識林南,能讓林帶着修煉一陣,也是她的運氣,也是她的實力的一部分。

“就憑我們不敢招惹你家那位前輩,所以你大可以信任我們。我們跟在你身邊的話,能爲你省不少力,而且要是在召集一些同城修士的話,我們指不定能把前三百六十名包攬。”

一名修士開口道。

“哦?”

上官冥微微一怔。

微做思索後,上官冥笑了,將前三百六十名全部包攬,這似乎比她獨自拿個第一名更有意義。

而且,從這件事上,倒是可以讓她更輕鬆的拿到第一名。

當然,上官冥知道林南其實是個挺講理的人,所以在聚攏接引城修士後,在最後只剩下他們之後,她不介意讓不服氣她自身戰力的修士,和她來一場公平對決。

“好,那我們便去一路前行吧,看路上能遇見多少接引城內的修士。”

想明白之後,上官冥點頭,而後帶着六人向自己原本就要去的方向走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往那個方向去,但她心裏莫名覺得有一道聲音在呼喚着她。

其實她又哪裏知道,她一天前在解決那個漢子不久之後,她的那個傻弟弟就折騰出了那麼一齣戲,使得林南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這才施展了小術法,讓她認爲是冥冥之中有什麼在指引着她。

確實也是指引,只不過,並不是冥冥之中,而是實實在在的被她家的前輩指引着。

只是她不知道罷了。

——————

“博陽,方纔可真是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我們也採摘不到那幾株九轉仙草。”

阿蓉悉心地爲上官博陽擦拭着,根本就沒有汗漬的額頭。

“是啊,如果不是上官兄弟的話,那幾頭妖獸可真不好對付,怎麼說也得有兩三名兄弟受傷。”

白峯也在一旁搭話道。

嘴上這麼說,心裏也確實這麼想。

之前看上官博陽傻兮兮的,而且只是真仙境後期的修士,卻沒想到,上官博陽的戰力居然比他都還要強上一些。

這一路走來,如果不是上官博陽打頭陣,將攔路妖獸或是挑釁的修士打發掉,他們免不了會有一場惡戰。

“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怎麼能把功勞都按在我一個人身上呢?還有,阿蓉,我還想聽你唱歌,你唱的歌實在是太好聽了。我以前偶然聽過清玉仙子撫奏的琴曲,如果你能和清玉仙子搭檔的話,一定會驚豔整座中大陸。”

上官博陽很滿足。

尤其是他第一次打發走挑釁的修士後,在歇息調整路線的時候,阿蓉給他唱了一首歌,聽得他那是如癡如醉。

“好,我這就給你唱。”

阿蓉露出燦爛笑容。

心中卻覺噁心無比,哪怕戰力強,天資卓絕,但終究只是個傻子。

她阿蓉怎麼可能喜歡上一個傻子呢?

同時,也就只有這個傻子,才會傻呵呵的說她能夠和清玉仙子搭檔,才會說她的歌聲配得上清玉仙子的琴曲。

她自己幾斤幾兩她還是一清二楚的,和清玉仙子的琴曲比起來,她的歌聲真不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