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上官博陽的愛情!

上官博陽現在的心情很好,剛纔他遇見了一隊修士,如今他也成了隊伍中的一員。

上官博陽對那個名爲阿蓉的姑娘很熱衷。

他並不覺得阿蓉有多美,連姐姐上官冥都比不上,更別說和靈筱等人相比。

但上官博陽就是熱衷着阿蓉,她的一顰一笑,都讓他着迷不已。

上官博陽覺得,這或許就是世人常說的一見鍾情,他確實是一見鍾情了,因爲他並不是因爲阿蓉的相貌而熱衷於她。

“阿蓉,那傻小子只不過是個真仙後期的螻蟻,我們帶他在身邊,怕是只能拖後腿,畢竟怎麼看他都是不太聰明的樣子。”

在一處山谷內停歇時,名爲白峯的領頭修士以神念傳音聯繫阿蓉。

倒不是他不想直接把上官博陽趕走或是擊殺,只是剛纔看到上官博陽的時候,阿蓉並沒有讓他動手,而是讓主動去招攬了上官博陽。

“白峯,我們八十九人一起參加大比,最終就我們八個被傳送到了相距不遠的地方,如今正是缺人的時候。畢竟接引城的修士就佔了二百多萬,他們之間幾乎都相互認識着,如果我們不多拉攏一些人的話,我們八個雖然都是真仙境後期的強者,但過不了多久就會被淘汰掉的。”

阿蓉以神念傳音迴應白峯。

“這……確實如此,只是……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拉攏一些路邊修士加入,而後讓那些修士當炮灰,我們兄弟姐妹八個在後面坐享其成?”

白峯糾結了一會,快說出來的時候才恍然大悟。

“沒錯,看那傻子對我挺有意思,待會要是出了狀況,我就先試探試探他,看他是不是對我一見鍾情了,如果是的話,指揮起來就不費吹灰之力了,而且還不用擔心他會對我們不利。”

阿蓉傳音道。

白峯向她豎起大拇指,心中則暗想,果然天下最毒婦人心,今後還是要多戒備着這個黑寡婦才成。

那邊,坐在一塊青石上,雙腿併攏,雙肘抵在膝蓋上,雙手託着下巴望着不遠處的阿蓉的上官博陽,怔怔出神。

他心裏明白阿蓉並沒有多美,哪怕刨除姐姐上官冥和靈筱等人,他見過的女修士裏面,單單只論真仙境女修,比阿蓉漂亮的也不是沒有。

但他就是莫名的覺得,阿蓉就是他的另一半,自從不久前第一眼看到阿蓉,他就已經淪陷了。

他甚至都已經想好了,大比結束之後,就和姐姐還有師傅說,然後請前輩和帝后幫忙證婚。

上官博陽知道阿蓉一定聽說過林南,聽說過姐姐上官冥,但他並不想直接告訴阿蓉,因爲他不想讓阿蓉覺得,他是個一會依靠姐姐和前輩的廢物。

他覺得自己很不錯,哪怕離開了姐姐和前輩,應該也是不會餓死的,尤其是當遇見阿蓉的那一刻,他覺得脫離了姐姐的庇護,他的運氣也就轉變了。

要不然,怎麼可能遇得到阿蓉呢?

怎麼可能遇見讓他傾心的女子呢?

上官冥如果知道自己的傻弟弟現在是什麼處境,怕是直接就要暴走了,知道弟弟有些傻,但她從未想過會傻到這種程度。

當然,現在的上官冥也並不知道這些。

只不過,上官博陽一行人前行的方向,正好與上官冥行走的方向對衝,且是在一條直線上,只要不偏離太多,雙方兩天後就可以會面。

“上官博陽,你該不會是上官冥的弟弟吧?你……和接引城那位神祕存在,是不是住在一起?”

阿蓉來到上官博陽身邊,有些謹慎地問道。

她也是剛纔和白峯神念傳音交談過後,才突然想起上官冥,而且聽說上官冥還有個弟弟,只是上官冥的弟弟並沒有做出過什麼震撼人心的事,也沒有顯露出什麼天分,所以也就沒多少人知道上官冥的弟弟的名字。

阿蓉等人來接引城,是爲了參加真仙大比的,雖然對那名神祕存在極其好奇,但也僅限於那位存在,與那位存在交集比較多的似乎也就只有個,算得上是接引城修士認可的天才上官冥。

至於上官冥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弟弟,阿蓉等人並沒有心思去留意。

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眼前這個傻子就是上官冥的弟弟,她就不敢招惹了。

不是怕上官冥,而是怕那位神祕存在,那可是個極其狠辣,連接引城第二世家都差點給平了的猛人,而且聽說還送給大名鼎鼎的清玉仙子一件尊品仙寶。

那樣的猛人,她一個真仙境修士可得罪不起,哪怕只是動一動那位存在身邊的人,她也不敢胡來,畢竟要是真觸及到了那位存在的底線,那她可就沒地方哭去了。

“啊?阿蓉,你說什麼?什麼冥?什麼神祕存在?我是和你們一樣從外邊來的,並不是接引城原住民,還差點趕不上山河祕境開啓,所以你說的那些我都不知道呀!”

上官博陽微微思索後,開始裝傻充愣起來。

看剛纔阿蓉問話的時候,那種謹慎且忌憚的神態,原本就不想提前將家世告訴阿蓉的他,認爲一旦說出來,那肯定會嚇到阿蓉,而且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了,也沒法再和阿蓉一起同行。

“真的?”

阿蓉狐疑不定。

但當認真看幾眼上官博陽,覺得應該也不會有錯,這個傢伙怎麼看都是個傻子,完全沒有可能會是天才上官冥的弟弟。

畢竟,她也聽說了,上官冥的弟弟雖然沒辦法和上官冥比,但也是只用了一千三百年就成就了真仙果位的小天才。

眼前這個傻子顯然是不會是的。

所以,阿蓉也就放下心來。

“好好休息啊,待會得繼續上路,看能不能再召一些同道中人,要不然,我們很可能會被淘汰掉。”

心中不再擔憂,重石落地之後,阿蓉向上官博陽露出一抹微笑。

“啊?哦,好!好!我知道了,謝謝阿蓉你這麼關心我!”

上官博陽癡了。

心裏則是美滋滋的,覺得阿蓉這是對他也有想法的,要不然又怎麼會這麼關心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