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帝有孩子了

宇宙之中,寂靜與冰冷,是永恆的主題,太陽系邊緣,一頭巨大無比的生物飛來,遮天蔽日。

若是有人類在此,見到了這一幕,一定會震撼無比,因爲這頭生物竟然是一頭黃金聖龍,金色的鱗片,在陽光的反射之下,褶褶生輝,猶如被金水澆築而成的一般。

在這頭黃金聖龍的頭頂,坐着一位青年,看起來也就十八歲左右,他背靠一隻龍角,翹着二郎腿,伸了一個懶腰道:“二狗子,我們出來多久了。”

黃金聖龍尷尬道:“大帝啊,我現在已經化龍了,您這樣喊我二狗子,屬下表示很尷尬啊!”

“是麼?要不本帝再將你變回狗?保證你不尷尬!”黃金聖龍頭頂的青年戲謔的說道。

黃金聖龍大驚失色,渾身的鱗片炸起,宛如炸了毛的刺蝟一般,惶恐道:“二狗子在此!回大帝的話,我們出來一千三百零七年兩個月五天八個小時三十六分鐘七秒了,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仙界一千三百零七年兩個月五天八個小時三十六分鐘九秒了……”

“這麼久了,罷了罷了,本帝去前面那顆星球轉一圈,然後回仙界了,你就在這裏等我吧!”

青年擺了擺手,而後自黃金神龍的頭頂站了起來,一步踏出,竟然橫跨了億萬裏的範圍,來到了地球的上空,俯視下方的一切。

“咦?竟然是另外一種文明,有點意思。”青年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笑意,而後降臨在地球之上。

青年名爲林南,是仙界的凌天大帝,已經無敵於世,無敵久了,神仙也會寂寞,一旦寂寞了,就會很無聊,無聊了該怎麼辦?只好去遊歷宇宙萬界了!

……

江南市的一條大街上,此時已經是夜晚,林南按照地球人的習慣,幻化成了一個英俊的青年,剛剛走出幾步,就有不少美女上來搭訕。

“帥哥,你好帥啊,我想請你喝杯咖啡,可以嗎?”

這是一個妙齡少女,身材凹凸有致,對着林南不停的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走開,庸脂俗粉。”

林南看都不看這名少女,一把將她推開,朝着前方大步而去。

堂堂仙界的大帝,難道是一般女人可以親近的嗎?雖然林南遊歷宇宙萬界,閱女無數,處處留情,如聖地的聖女、宇宙各種族的神女,都與他有過一夜感情,但林南的心,從來都是只停留片刻,羣芳叢中過,只葉不沾身。

一般的女子,怎麼可能與他永世長伴?

就在此時,一輛頂級的跑車,突然急停在前方的馬路上,從上面下來了一名容貌傾城的女子,雖然不如仙界的那些仙子,但也是難得一見的頂級美女。

只是,這名女子似乎喝了酒,雙眼通紅的蹲在路邊,林南想了想之後,走了上去,今晚的獵物有了。

林南微笑道:“姑娘,我看你面有愁色,是否有心事呢?不如讓我替你占卜一掛如何?”

林南說着,女子身後的跑車車窗,忽然搖了下來,露出了一名中年男子陰沉的臉,他怒斥道:“小子,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女人,也是你能搭訕的?給我滾開!”

林南面色一沉,臉上殺意畢現,一個眼神閃過,跑車駕駛位上的男子,渾身一顫,接着雙目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竟然直接化爲了一道青煙,從人間蒸發了。

蹲在地上的女子,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她擡起了頭,雙眸如水一般,噗嗤一笑,令人驚豔。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叫人姑娘,有你這樣搭訕的嘛!”

林南微笑不語,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嫣然一笑,又問道:“你說你會占卜,那好,你替我占卜一掛,看看我現在的運勢如何?”

“姑娘面泛桃花,最近定要走桃花運,今日遇到了我,就更加說明,姑娘的桃花運旺盛了,來來來,我帶姑娘上雲霄一敘!”

林南笑道,上前一步挽住了女子的腰肢,而後腳尖輕輕一點,在四周路人的驚呼聲中,林南與女子衝宵而上,直接來到了數千米的高空。

“搞了半天,竟然是在做夢啊!不過今天的月色,還真的是很美啊!”

女子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身下的雲層,又擡頭看了看天空,此刻的她,正坐在一團潔白的雲彩上,擡頭便可看見一輪明月,而身邊竟然還有一名大帥哥作陪,這種奇景,太不真實,不是做夢又是什麼?

女子名爲柳如卿,是江南市柳氏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出身高貴,屬於名門世家之女!

“嗯?”

柳如卿一回頭,含情脈脈的看向林南,她聽父母的話,活了一輩子,今天好不容易做個好夢,難道還不讓她放肆一次嗎?想到此處,柳如卿朝着林南撲了過來,一張朱脣貼在了林南的嘴上。

“唔……姑娘,其實你不用這麼……主動……”

林南開口,想他堂堂仙界凌天大帝,竟然被人給反推了?劇本明明不是這樣寫的啊!

夢囈中,柳如卿有些疼,難道做夢也會感覺到疼嗎?

不過伴隨着淡淡的疼痛,後面的感覺確實很好,真的讓人宛如飛在雲端一般,柳如卿在‘夢中’盡情的放肆着,與平時高冷的形象,完全不符合。

……

第二天一早,柳如卿醒來了,她睜開雙目一看,發現自己睡在了跑車裏,而她的司機竟然消失不見了,柳如卿剛想動一下,突然感覺身體某個部位一陣疼痛,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裙子上,竟有淡淡的血跡。

“難道……”

柳如卿心中一驚,俏臉微微煞白,接着扯開了自己的衣襟,果然發現了雪白的領口,有幾隻‘草莓’。

“那不是夢……一切都是真的,我……”

柳如卿一愣,接着一行清淚從眼角涌出,想不到守了十幾年的處子之身,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丟了,連是誰拿走的,她都不知道。

哭了片刻之後,柳如卿逐漸平靜了下來,俏臉上的表情愈發的冰冷。

‘反正也要嫁給自己一個不喜歡的人,誰拿走了我的貞操,重要嗎?’

想到此處,柳如卿悽然的自嘲一笑,她剛想起身,突然又發現,在自己的身邊留了一張字條。

“姑娘,本帝還要在這個星球逗留一個月,昨夜姑娘的溫柔,實在是讓人回味,如果姑娘還想再見到我,請打這個電話!”

一句話後面,林南還留下了一串電話號碼。

“這個混蛋,什麼本帝,這顆星球的?胡言亂語!”

柳如卿銀牙緊咬,想將手裏的紙條撕掉,想了想之後,還是將紙條重新摺好,塞進了口袋裏。

而這時,林南已經在數千公裏之外某國,這一次他化身爲某財團的少董事,與一羣頂級女明星,在海上舉辦一個盛大的宴會,紙醉金迷。

三日後,林南降臨某沙漠酋國,化身爲王室皇子,盡享一切人慾之盡!

半個月後,林南化身爲某國總統,簽訂了一系列的協議,最後令該國癱瘓,違反了協議之後,不得不賠償了數千億的美金的違約金,導致了一場全世界範圍內的金融風暴。

這一切的一切,林南根本不顧後果,他是仙界大帝,下凡來遊戲人間!

一個月後,林南在地球的最後一天,他正在南美洲的某處海岸,盡享最後的陽光浴,突然手機響了。

“喂,誰啊?”林南接聽了電話。

“你……”

電話那頭,傳來了柳如卿的聲音,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開口了,幽幽的說道:“我懷孕了……”

“你懷孕了,管我什麼事,打錯了吧!”林南不屑的嗤了一聲。

他爲仙界大帝,一生閱女無數,諸天萬界留情,但還從沒有哪個女子,能替他誕下一男半女,主要還是因爲,林南的體內,全都是宇宙中最精純的能量,根本不存在延續後代的基因,也斷絕了擁有後代的可能。

“你混蛋!上個月二十一號,江南市大學城旁邊的第三條街道,你自己做的好事,忘記了嗎?你還想狡辯嗎?”柳如卿咬牙道。

林南一聽,渾身一個激靈,差點從躺椅上跳起來,他激動面紅耳赤,喘着粗氣,哪怕是仙界的凌天大帝,都不能淡定了。

林南雙目通紅,緊張的問道:“你確定這是我的孩子?”

“我……我就有過你這一個男人……不是你的,難道是上天給我的嗎!”柳如卿怒道,對於林南的懷疑,她顯得非常生氣。

“哈哈哈,對對對,就是上天給你的,哈哈哈!你先別動,我馬上就來!”

林南激動的掛了電話,神識宛如瀚海一般,朝着全球掃去。

這一瞬間,全世界的衛星、通訊全部失靈,所有的電子信號都被屏蔽了,林南在七十億人口中,瞬間搜尋到了柳如卿,而後他沖天而起,在海灘上無數人驚恐的目光中,直接穿越了大半個地球,降落在江南市第一醫院之外。

此時的柳如卿,剛好從醫院走出來,她正生氣呢,林南連她在哪裏都沒問,就說馬上來?看來他是一個找藉口,想不負責任的男人!

想到這裏,柳如卿準備找個時間,把孩子打掉,誰知道剛剛走出醫院,林南就迎面走來,上前激動抱住了她,笑道:“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孩子,真的是我的孩子,一模一樣的氣息,一模一樣的氣息啊,雖然是個女孩,但我不介意啊,女孩好,女孩好啊!老子有後了,老子有後了啊!”

柳如卿直接呆住了,任憑林南抱住她,過了半響之後,她才猛地推開林南,惡狠狠的瞪着他,怒道:“你就是那天晚上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