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睡過算不算很熟

序——

午餐時分的醫院員工餐廳座無虛席。

岑歡端着盛滿飯菜的餐盤環視黑壓壓的人羣一週,精緻的遠山眉一挑,轉身欲離開。

“岑醫生。”

好幾道清朗的男聲同時揚起。

霎時,原本充滿用餐聲說話聲等各種聲音的餐廳頓時鴉雀無聲,無數道好奇的目光紛紛投向岑歡。

“洛洛,她是哪科的醫生?我怎麼不認識?”一個刻意壓低的女聲好奇問對面的同事。

“剛從英國回來的泌尿科醫生,已經上班快一個月了,你之前一直休病假今天才上班,當然不認識。”

“泌尿科?”驚訝到幾乎震驚的語氣,隨後是難以剋制的低笑聲。

泌尿科是專門研究男女泌尿道與男性生殖系統的一門醫學。這意味着泌尿科醫生每天都要和男女的泌尿生殖系統打交道,而其中又以男性爲主。

“不愧是國外留學回來喝過洋墨水的,連專業都那麼與衆不同。她可是我見到過的第一個泌尿科女醫生。”

“那個女人不簡單。聽說泌尿科現在每天病患爆滿,而且大多指名道姓要她看。”

“切,我看那些病患不是去看病,而是去看人吧?”酸溜溜蹦出一句,帶着敵意的目光打量過那抹即便是穿着白褂仍難掩婀娜的窈窕身影,眸底不自覺流露一絲震驚。

一頭秀美的栗色大波浪捲髮,高挑纖美的身形,淡妝下輪廓精緻到完美的五官——即使很不願意承認,但那個女人的確美得無懈可擊。

“岑醫生,過來我們這邊吧,這兒還有位。”

話落,譁啦聲響起,靠窗的角落處果然騰出一個空位。

岑歡挑了挑眉,端着餐盤如同女王般,在衆多目光的注目中走到空位前,微微一笑:“謝謝。”

“岑醫生別跟我們客氣,我們很榮幸能和你同坐一桌。”空位旁邊位置上長相略顯清秀的牙科醫生笑得格外燦爛。

岑歡坐下,掃了眼在座的其他兩人,只覺得有些面熟,卻不太記得他們到底是哪個科室的醫生。

不過這並不是她關心的內容。

她埋頭吃飯,一點也不在乎那幾道仍停留在她身上的視線。

“岑醫生,怎麼全吃素?”不知誰說了句,幾道視線整齊劃一落在岑歡的餐盤上——糖醋香藕、松仁玉米、白米飯。

“難怪岑醫生身材和皮膚都這麼好,原來一直素食。”

岑歡淡淡一笑,沒說什麼,卻加快了用餐的速度。一會後站起來:“我吃飽先走了,你們慢用。”

話落不待幾人回答,她已經離開座位。

“岑醫生,好羨慕你身材這麼好,能透露下有什麼瘦身訣竅麼?”經過幾個護士的餐桌時,其中一個喊住她問。

岑歡掃了眼對方圓滾滾的身形臉龐,目光落在她餐盤中那一大堆分量嚇人的紅燒排骨和糖醋裏脊上,說:“送你一句話,別吃肉了,都是屍體。”

圓滾滾的護士面色一僵,瞪着餐盤中色香誘`人的美味,突然間沒了食慾。

“岑醫生。”岑歡剛從醫生值班室午休出來,身後便傳來科室主任胡任海喚她的聲音。

她揚笑回轉身:“胡主任,我正要去找——”未完的話在瞥到胡任海身後那道挺拔的身影後瞬間失聲,同時臉上的笑容僵住。

歡歡,他是你小舅。

想不起是哪一年,她在自家的浴室看到出浴的美男心跳如雷時,母親這樣介紹。

也是眼前這張容顏,彷彿幾年來從未變過,鎮靜冷漠,清雋優雅,兩道冷厲的濃眉下那雙黑如潑墨的眼眸仿如鷹隼,銳利得讓人不敢直視。

她撇撇脣,心想誰又知道這個五官線條冷硬的男人其實笑起來頰邊有輕淺的小梨窩?

而她,也不過只看到過一次。

“岑醫生,這是藿氏的總裁藿先生。”胡任海似沒察覺岑歡的異樣,自顧自的給她介紹身邊的男人,接着道:“藿先生朋友的父親半個小時前來科室就診,恰好是你專精的病例,所以我向藿先生推薦你。具體情況你們細談。”

話落,胡任海衝身側的男人微笑點點頭後離開。

岑歡握拳,指甲陷入掌心裏,臉上卻恢復方纔的微笑,笑得風情萬種的望向蹙眉看着她目不轉瞬的男人,開口道:“藿先生,幸會。”

男人神色一冷,沉靜的目光落在她因用力而捏得關節泛白的拳頭上,低沉的嗓音出吐出:“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

她挑眉:“藿先生,我們很熟麼?”

男人沉吟了會,盯着她的目光忽地一轉,上半身驀然傾過去,脣貼近她的耳畔:“睡過算不算很熟?”

瞬間,過電如雷擊,岑歡僵住。男人的臉在她的視線漸漸模糊……

——————————

(《東岑西舅》終於開坑了!這章序字數可不少喲~好孩紙看文是要收藏推薦加留言的,這樣芥末才有動力粉努力的更新哇~耐你們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