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6章人人想得寶藏

唐原異動,驚動了百兵山一帶的許多修士強者,特別是在前不久,百兵山的祖峯異動,本就是引得劍洲不少的修士強者爲之注目,現在唐原又出現了異動,當然更是引得了不少的修士強者的注意了。

所以,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唐原就已經引來了不少的修士強者,百兵山所管轄範圍之內的一些大教疆國的弟子率先出現在唐原附近。

當有一些熟悉唐原的修士強者遠遠看到唐原的變化之時,也不由爲之吃驚。

在以前,唐原乃是一般的荒涼,一片的貧瘠,但是,今日的唐原卻變了一番的模樣。

只見唐原各處出現了一座座的小堡壘,同時,唐原之內,乃是一座座高塔高高聳起,整個唐原之內,乃是經緯線縱橫交錯。

這一座座小堡壘閃動着光芒,猶如是無窮無盡的力量源源不斷地通過縱橫交錯的經緯線傳送到了一座座的高塔之上。

整個唐原,遠遠看去,任何人都會覺得這是一個浩大無比的工程,這樣的一個龐大工程是不可能一天二天能建成的,但是,現在整個唐原看起來如此浩大無比的工程,它卻是在一夜之間冒出來的。

雖然說,眼前的唐原依然是野草乾枯,依然是一片荒涼,但是,對比起昔時來,今日的唐原又似乎是多了一份以前所沒有的活力,似乎,整個唐原就好像是甦醒過來一樣。

所以,遠遠看到這樣的一幕之時,也不少修士強者爲之奇怪,有不少修士強者低聲議論。

“以前是從未有過的。”有熟知百兵山一帶山河面貌的老修士看到唐原這番變化,也不由吃驚:“這些屹立的高塔怎麼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

“唐家這是要幹什麼?”一些百兵山附近的宗門弟子看到唐原這番的變化,也不由大吃一驚。

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修士搖頭,說道:“現在唐原已經不屬於唐家的了,聽說,是被那個人稱‘天下第一富豪’的李七夜所購買了。”

天下第一富豪,李七夜之名,也可謂是人人皆知,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是讓不少人爲之意外和吃驚。

“姓李想在這裏幹什麼?想大搞一場?”李七夜財富之巨,乃是天下人皆知,現在李七夜買下唐原,就讓不少人猜測了,難道說李七夜要在這唐原之上大展拳腳?

“聽說,有寶物出世?”也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說了這麼樣的一句話。

“唐原有什麼寶物?”一開始,一聽這樣的話,不少修士強者還不相信呢。

畢竟,唐原乃是一個破地方,貧瘠無比,一毛不拔,哪裏有什麼珍貴值錢的東西。

“是百兵山弟子說的。”傳出這個消息的修士說道:“不要忘記了,唐家的祖先是什麼樣的人?傳聞說,當年唐家的祖先,也是和李七夜一樣,乃是大富豪,不僅僅是在劍洲,就是整個八荒,那也都是大名顯赫,甚至有人說,是他創出了‘金錢落地法’。”

聽到這樣的話,一時之間,讓不少修士強者面面相覷,也覺得是有道理。

畢竟,唐家的祖先曾經闊過,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奇蹟,說不定唐家的祖先真的是在唐原之內藏有什麼舉世無雙的寶藏。

“走,進去看看。”一開始,大家對於唐原還是抱着觀望的態度,但是,一聽到說,唐原有寶藏,不論是百兵山所管轄的大教宗門,還是從外面來的修士強者,那都是按捺不住了,也都紛紛要進入唐原,一探究竟。

畢竟,如果真的是有什麼舉世無雙的寶藏出世,誰都不願意錯過。

只不過,一些修士強者想進唐原一探究竟的時候,剛踏入唐原的時候,卻被人攔住了。

“唐原乃是私人領域,未得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進入。”攔住這些修士強者的人沉聲說道。

“寧竹公主——”一看攔住去路的人,也有一些修士強者爲之吃驚,也有些修士強者爲之意外。

但是,有一些修士強者也都知道寧竹公主已經是李七夜的婢女了,所以,一時之間也有一些修士強者在低聲討論,交頭接耳。

“諸位,請回吧。”寧竹公主對想進入唐原的修士強者徐徐地說道。

但是,這些修士強者乃是爲寶藏而來,哪裏願意就這樣放棄呢,所以,有修士強者就探試地說道:“公主,聽說唐原有寶藏出世,此事是真是假?”

“未聽聞此事。”寧竹公主一口回絕了。

然而,眼前這些修士強者又焉會善罷甘休呢,有強者便說道:“聽百兵山所言,此處乃是由唐家祖先所埋藏無上寶藏之地,有着驚天的寶藏便是埋葬於在這地下……”

“未有此事。”寧竹公主打斷了他的話,一口否認了。

“公主,這話太武斷了,既然唐原沒有驚天寶藏,讓我們進去看看又有何妨呢?”大家都是衝着寶藏而來,又怎麼會被寧竹公主的一句話打發呢。

寧竹公主絲毫不讓步,徐徐地說道:“唐原乃是私人領域,不放便讓外人進來,請回吧。”

“話不能這樣說。”另有修士說道:“不管唐原是屬於誰的,但是,它依然是在百兵山管轄之下,百兵山都未曾言不準踏入唐原,公主殿下一口咬定不讓人進入唐原,這也未免說不過去吧。”

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驚天寶藏,雖然沒有任何人親眼見過什麼驚天寶藏,但是,消息傳出之後,就傳得有模有樣,對於如此的驚天寶藏,多少人寧信其有也不信其無,畢竟,任何修士強者都不願意錯過得到驚天寶藏的機會。

“我們公子,不在百兵山管轄之下。”寧竹公主態度也是很強硬,她當然不會被這樣的陣勢所嚇倒。

“公子殿下,這話過了。”其他人也都紛紛出言,有修士大聲地說道:“這億萬裏土地,都在百兵山管轄之內,誰都不例外,難道你們是想與百兵山爲敵嗎……”

“與百兵山爲敵又怎麼樣?”在這個時候,一個悠悠的聲音響起,淡定地說道:“難道,我還差那麼一個敵人嗎?”

“是李七夜。”大家順着這個聲音望去,只見一個青年出現在了那裏,不少修士強者也一眼認出來了。

“就是天下第一富豪。”第一次看到李七夜的人,都不由嘀咕一聲,甚至有人是羨慕嫉妒恨。

在他們看來,李七夜不過是普羅大衆罷了,憑什麼他就是踩了狗屎運,得到了天下第一盤的所有財富,這樣的世道未免太不公平了。

“李七夜,你這話未免也太囂張了吧。”在這個時候,終於有百兵山的弟子站出來,沉聲地說道:“你是衝着我們百兵山來的嗎?我百兵山雖然不是天下第一大派,但,也沒怕過誰……”

“難道我就怕過誰了?”李七夜揮了揮手,打斷了這個百兵山弟子的話,笑着說道:“好像我一定要給百兵山情面一樣?”

這樣的話,簡直就是狠狠抽了百兵山一個耳光,完全是一副不把百兵山放在眼裏。

百兵山好歹也是劍洲一流大教,實力是十分的強大,但,李七夜卻偏偏一副囂張的模樣。

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不少修士強者面面相覷了一眼,但,也有強者苦笑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不吭聲了。

因爲見過李七夜囂張的修士強者也都快習慣了,連天下最強大的海帝劍國,李七夜都不放眼裏,何況是百兵山呢?

試想一下,海帝劍國是何等的強大?李七夜還不是照樣把澹海劍皇的未婚妻寧竹公主搶過來當婢女。

連海帝劍國都敢得罪,只怕,他再得罪一個百兵山,那也算不了什麼吧。

“你——”百兵山的弟子頓時被李七夜的話氣得臉色漲紅。

有修士強者在這個時候大聲地說道:“唐原藏有驚天寶藏,此乃是唐家遺留的無上寶藏,現已經是無主之物,難道你想一個人獨吞?”

這話一叫出來,煽風點火的味道就很濃了,這話一口咬定唐原裏面有驚天寶藏,李七夜想否認都難了。

”誰說是無主之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唐原是我的產業,這裏的一切都歸我所有,不管是出土的寶藏,還是頑石。”

“果然是想獨吞驚天寶藏。”有人恨不得天下大亂,繼續煽風點火。

李七夜這樣一說,就立即有修士不願意了,大聲地說道:“你已經佔得天下第一盤的寶藏,還想佔奪唐原驚天寶藏,這未免是太貪心了罷。你已經是天下第一富豪,還想巧取豪奪,掠搶天下人的財富……”

“好了,這些堂皇冠冕的話我已經聽膩了,沒什麼事,滾一邊去吧,不要在這裏吵吵嚷嚷,壞我清修。”李七夜揮手,打斷了這個人的話。

“天下寶藏,人人有份,有德者居之,李七夜,你休想獨佔。”另有強者大聲叫道。

“對,我們進去搜一搜,看看天下寶藏在哪裏。”有修士就大聲慫恿。

財帛動人心,不少修士強者也都紛紛心動,他們成羣結隊,有人大聲叫道:“我們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