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歷史性的一刻

只是這麼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讓顧炎武的身體瞬間僵在了原地,眼眶溼潤。

顧炎武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副樣子十分的小女兒態,會讓太子朱慈烺誤認爲自己十分的扭捏做作,是個很會溜鬚拍馬的奸臣。

但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這兩個字給他所帶來的情緒,確實讓他幾乎流下淚來。

當今的大明官場是自從開國以來未有過的黑暗,以東林黨爲首的官員們從來沒想過怎麼治理大明,讓已經瀕臨崩潰邊緣的大明再次重現萬國來朝的盛世。

顧炎武已經不止一次在復社裏說過,大明最多還有二十年的氣數,甚至還不到二十年就會亡國了。

那些迫切性加入東林黨的復社學子們,全都是以看見瘋子的眼神看着他,譏諷他想加入東林黨想瘋了。

復社的學子們幾乎沒有人會認爲大明會亡國,大明統治這個天下已經幾百年了,怎麼可能有人會動搖大明的江山社稷。

顧炎武倒也不是空口無憑的瞎說,中原大地到處都是流寇,軍頭們擁兵自重,最嚴重的要說就是已經腐朽到腐爛的廟堂。

東林黨所幹的每一件事都在不斷的加劇大明滅亡的速度,整個廟堂,乃至整個天下都被東林黨搞得烏煙瘴氣。

顧炎武身處這個污濁的世道,已經看出了大明即將滅亡,卻沒有一個人相信他。

反而罵他是瘋子,是在耍小聰明想要用狂言引起東林黨官員的注意,方便他提前成爲動力黨的一員。

成爲東林黨的一員?顧炎武恨不得殺了那些攪得天下烏煙瘴氣的東林黨,可惜他地位卑微沒有那個能力。

只是一介書生的顧炎武,一腔熱血卻報國無門,只能眼睜睜看着大明一步步的走向滅亡。

這種世人皆醉他獨醒,眼睜睜看着國家滅亡卻無能爲力的痛苦,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折磨的他幾乎都快要上吊自盡了。

就在顧炎武感覺自己身處無盡的黑暗之中,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抹亮光,那便是毛概思想。

這是唯一能拯救大明的思想,也是顧炎武心裏唯一的精神寄託。

同志這兩字代表着什麼,都能把毛概思想倒着背下來的顧炎武太明白了,心裏也極度的渴望能夠有人對他喊出同志這兩個字。

喊出這兩個字的人,是個普通官員已經足夠讓顧炎武死而無憾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新詞。

居然是從太子朱慈烺的嘴裏說出來。

太子朱慈烺是誰,那可是大明的儲君,未來的皇帝陛下。

顧炎武不僅覺得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在無盡的黑暗之中行走,已經有了同道之人,這個同道之人竟然還是大明未來的皇帝陛下。

在太子朱慈烺的身份和認同感,兩種情感的交織下,顧炎武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涼亭內。

朱舜站在涼亭邊緣微笑看着顧炎武。

太子朱慈烺站在涼亭中間,說出兩個字以後,笑容燦爛。

涼亭外。

顧炎武突然擡起了手臂,用寬大的袖子遮住了臉龐,身體微微顫抖。

許久後。

太子朱慈烺突然伸出了右手。

透過衣服的破洞看到那只手的顧炎武,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下心裏的各種情緒。

同樣是伸出了右手。

兩隻手重重地握在了一起。

一瞬間,湖風都靜止了。

時辰似乎定格在了這一刻。

朱舜的呼吸忽然停頓了一下,看着這兩隻握在一起的手掌,即便是這裏有着大好的風景。

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了這兩隻手掌。

朱舜不知道的是,過去他一直都是在見證歷史,見證歷史上一個個精彩絕倫的人物。

今天,親自書寫了歷史。

大明東武帝和帝國首相的涼亭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