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殺光鄉紳

刑名師爺的莊子作爲密雲縣最好的莊子之一,同時他也是密雲縣最大的官紳之一,所能提供的吃穿用度可是最好的。

桂王世子不來他的莊子,還能來誰的莊子,難不成去一些小鄉紳的破爛宅子。

刑名師爺以前倒也接待過不少來自京城的權貴,其中地位最崇高的是一位伯爺家的公子。

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名宗藩世子居然也來到他的宅子,當真是祖墳冒青煙了。

刑名師爺在心裏亢奮的唸叨了一句祖墳冒青煙,他沒能想到的是,很快就一語成讖了。

桂王世子四處打量了幾眼,滿意的說道:“本世子想在密雲縣修個別苑,把你家的地契都拿來,讓本世子挑個好地方。”

刑名師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渾身一哆嗦,倒不是害怕的,而是準備過兩天去給寺廟裏的佛陀菩薩燒香了。

沒想到這麼眷顧他家,讓他走了這麼大的大運,堂堂一位大明的宗藩世子未來註定要繼承王位的長子。

居然要在他家的土地上建造一個別苑,簡直是上天賜給刑名師爺一個天大的虎皮。

藉助這麼一張虎皮別說是成爲密雲縣最大的鄉紳了,以後就是安排自己的子孫去京城做個京官也是有指望了。

刑名師爺還是沒有懷疑桂王世子的目的,二話不說,直接把家裏所有的田契地契全部都拿了過來。

包括那些藏起來的田契地契也拿了出來,前前後後折騰了小半天,這才拿到桂王世子面前。

桂王世子不知道太子朱慈烺要重新丈量密雲縣的土地,就算知道了也無妨,這些田契地契可是他用來爭奪大明軍火公司那些新式火器的憑證。

桂王世子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事情辦的不錯,把你的嫡系子孫都叫過來吧。”

刑名師爺聽到這句話,都忍不住要笑出聲了,桂王世子居然指名道姓的要見他是嫡系子孫,看來真的要發達了。

只用了半炷香時間,刑名師爺就把自己的兒子孫子們全都叫到了大堂內。

還沒等他喜笑顏開的說上兩句話。

桂王世子臉上突然變了,露出了讓安南人極度恐懼的獰笑:“全宰了。”

這些平日裏在鄉里橫行霸道的官僚鄉紳們,全都是像刑名師爺一樣,碰到了真正的剋星。

宗藩世子帶着惡僕衝進了官僚鄉紳們的宅子,前一刻還在好好的喝茶,下一息直接把官僚鄉紳們全家都全給綁了。

沒了主心骨,收拾其他的家丁僕役就輕鬆多了,有太多的手段收拾他們了。

只用了一句以後去王爺府當家丁,這些忠心耿耿的家丁們不僅沒幫老爺們報仇,反而成了宗藩世子們最忠實的狗腿子,一個比一個賣力的說出官僚鄉紳們的底細。

還親自把老爺一家的家人給綁了起來,那些藏起來的銀窖寶庫也爭着供了出來,老爺家裏所有的金銀綢緞當作了家丁們立功的籌碼。

太子朱慈烺在過來以前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根據他的估計最起碼也需要半年的時間。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解決了密雲縣所有的官僚鄉紳們,並且把他們手裏的土地全部變成了皇田。

直到這一刻,太子朱慈烺才體會到先生朱舜深謀遠慮是有多麼的令人畏懼,繞是以他堂堂太子之尊想想也是不寒而慄。

能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把密雲縣所有的土地掌握在了手裏,看似簡單,但這其中涉及到了很多鋪墊。

大明軍火公司、宗藩們可以去海外建立藩屬國,京師大學堂學子們對新式火器的不斷改進等等。

環環相扣,缺少任何一個環節,都不可能在短短半個月以內拿下了密雲縣。

讓密雲縣所有的土地實現了國有化,初步完成了土地改革。

真要拖到幾個月的時間,以東林黨的手段和權傾朝野,有的是辦法讓密雲縣的土改以失敗而告終。

接下來就是最爲關鍵的丈量土地了,只有真正清算出來密雲縣所有的田和地,才能進行土改的下一步。

土地分給窮苦的老百姓們。

縣衙。

後院的一頃波光粼粼小湖旁。

朱舜和太子朱慈烺坐在湖邊的四角方亭內,喝着廉價的茶葉,緊鑼密鼓的開始把接下的一切問題給敲定,真正的完成土改。

首先是丈量土地的人選,這個人選對於品性的要求很高,務必做到不能隱瞞一分一釐的土地。

但面對如此巨大的利益,又有幾個人能夠經得住考驗。

太子朱慈烺沉思了片刻說道:“先生,不如讓士慧擔起這個擔子。”

朱舜明白太子朱慈烺的意思,他這是有意扶持宋士慧入朝爲官,培植工業派在朝堂裏的勢力。

但朱舜怎麼捨得讓有希望成爲世界級科學家的大弟子,去參與勾心鬥角的黨爭,放棄科學研究。

再說了那也不適合宋士慧,這個大弟子從來不喜歡爭搶什麼,只是一門心思的埋頭鑽研他那座基因庫。

要是讓他去那座滿朝盡是虛僞笑臉的朝堂,真是比殺了他還難,他自己也不會願意。

這個人選朱舜早就想好了,舉薦道:“太子是否知道顧炎武這個人。”

關於顧炎武,太子朱慈烺有過一些瞭解,還是因爲他當初不願意和東林黨同流合污憤然離席。

從憤然離席這件事來看,顧炎武的品性能夠過關,只是丈量土地這件事不只是需要品性過關那麼簡單,才幹也有很高的要求。

太子朱慈烺把這一次的土改看得太重了,一是因爲密雲縣成爲了土改的發源地,接下來再進行土改就有辦法應對東林黨的阻攔了。

二是土改能否成功,涉及到太子朱慈烺能否建立一支新的軍隊,一支以毛概思想操練出來的軍隊。

人民的軍隊。

太子朱慈烺有些拿不定主意,在他內心深處,更傾向於孫元化這樣的自己人。

但孫元化已經是朝堂的中樞重臣了,怎麼可能去做一個小小的密雲知縣,一時之間犯了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