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土改發源地

即便是戶房掌案已經被綁起來了,但因爲多年來的積威甚重,以及老百姓對於官僚的畏懼,老百姓還是不敢對綁在戲臺中間的戶房掌案有半點不敬。

戶房掌案掌控地方多年,不知道打死了多少不聽話的佃戶老百姓,積攢出來的威望比那個遠在天邊的皇帝還要深重的多。

有些老百姓都不敢直視戶房掌案,更不要說破口大罵官紳欺壓了他們這麼多年,把他們當成畜生一樣使喚了。

老百姓來的時候,手裏都撿了一些土疙瘩,但真正要用石塊砸戶房掌案了卻又不敢了。

來的路上信誓旦旦,自己肯定敢把土疙瘩扔出去,但當他們真正面對戶房掌案了,卻成了另一種情況了。

這種事還是需要一個帶頭的百姓,只要有一個百姓當了出頭鳥,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百姓站出來。

再加上罪不責衆的心理,這樣一來所有的老百姓都會對這個欺壓他們多年的官紳進行批判了,揭發官紳的惡毒。

菸袋老者已經帶了一次頭了,他沒讀過什麼書一個字也不認識,但他活了這麼大的一把年紀了很多道理還是明白的。

只要他按照這幾名官老爺的安排,把內心的想法說的越多,說出官紳是怎麼欺壓他們這些老百姓的,以後孫子在衛所裏也就會得到更多的照顧。

老者已經這麼大一把年紀了,能活一天是一天,只要能給孫兒掙來更多的照顧,就是讓他殺了戶房掌案,也會毫不猶豫的拿把刀子衝過去。

菸袋老者從人羣裏走了出去,手裏拿着一塊土疙瘩,走到戲臺上訴苦道:“前些年,咱們密雲縣發生了大旱災。”

“小老兒家裏田地收上來的糧食,還沒有一斗多,已經快要餓死人了,這個驢操的玩意居然要加租子。”

說到這裏,菸袋老者忍不住流出了眼淚,帶着極大的仇恨看向了戶房掌案:“結果,小老兒一家七八口,就小老兒和孫兒活了下來。”

“其他家人全都因爲他,餓死了!”

這句話落下,坐在戲臺下面的老百姓全都是感同身受的流出了眼淚,他們的情況不比菸袋老者好哪去,看向戲臺上的目光全都充斥着憤怒和仇恨。

要是不加租子的話,他們的家人還能活下來不少,要是執行朝廷的政令進行減租子,他們的家人幾乎不會死人了。

畢竟,以兩河村的土地肥沃程度,靠近河邊的那些田地勉強還是能夠收上來不少的糧食,再去挖些樹根野菜,足夠養活全家了。

戶房掌案綁着雙手跪在戲臺上,活動了一下發酸的雙腿,聽見老者的訴苦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囤積居奇,本來就是官僚鄉紳慣用的手段,也是一代代傳下來的慣例。

在豐年降低糧價,從老百姓手裏收上來廉價的糧食,囤積起來。

等到遭遇了旱災蝗災糧食歉收了,再擡高糧價,把囤積的糧食以高價賣出去。

這麼一來一回其中能夠賺到的銀子,可不是老百姓所能想象的,至於老百姓會死多少人,官僚鄉紳根本不會去在意。

只要他們手上有土地,控制着土地,就永遠會有用不完的老百姓給他們當牛做馬。

朝廷的課稅就要仰仗官僚鄉紳們了,因爲大部分百姓都在官紳們手裏,朝堂也就得受官僚鄉紳的制約。

這樣的行爲在工業派眼裏,那是何等的罪行,簡直不把老百姓當人了,根本就是在當成畜生一樣使喚。

官僚鄉紳們爲了銀子,爲了賺來根本用不完的銀子,已經到了漠視老百姓性命的地步。

朱舜看着同樣是憤怒的太子朱慈烺,輕聲道:“這就是資本的本質,老百姓只不過是他們用來生產金錢的工具,爲了利益隨時可以捨棄這些工具。”

“只有把毛概當做信仰的工業派,才會把百姓的生命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因爲自己有倆錢就高人一等了,覺得自己是高等生物。”

太子朱慈烺重重點頭,先生的這番話他是深有體會,也親眼見識了不止一次了。

國難當頭了,信奉毛概的工業派不惜冒着破落的危險,也要傾盡家財籌措糧食先給缺糧的大明軍隊。

官僚鄉紳們在做什麼?

倒賣軍糧,還在朝堂上說養着邊軍沒用,不如辦文社。

太子朱慈烺正是看透了官僚鄉紳的本質,看出了工業派的一心爲國,也想讓大明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他才不管不顧的成爲了工業革命領頭人之一。

甚至不惜冒着失去皇位的危險。

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句話,用在戶房掌案這些官僚鄉紳身上體現的可謂是淋漓盡致。

菸袋老者哭訴完戶房掌案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手裏的土疙瘩直接砸在了戶房掌案的臉上,大喊了一聲還我兒子命來,瘋魔了一樣衝了過去。

一邊嚎啕大哭,一邊毆打戶房掌案。

“打死他!”

這時,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在空曠的關公廟前顯得十分的響亮而又歇斯底里。

“打死他!”

“打死他!”

關公廟前很快就響起了一陣陣的怒吼聲,憤怒的老百姓們全都衝上了戲臺,瘋狂的毆打綁在戲臺中間的戶房掌案。

朱舜和太子朱慈郎看着徹底瘋狂的老百姓們,感覺就像一堆幹了很多年的乾柴,終於是被一把火點燃了。

這要是換成其他的權貴們看到這一幕,看到已經徹底瘋狂了的老百姓們,一定會皺着眉頭說上一句亂民。

用最快的速度叫來大批的官兵,對老百姓進行血腥的鎮壓,全部殺了才好。

太子朱慈烺算是天底下最煊赫的權貴了,除了他老爹崇禎再也沒有誰比他更爲煊赫了,可就是這麼一個天底下最煊赫的權貴。

不僅沒有半點要鎮壓老百姓的意思,反而是激動的臉色脹紅,努力壓制內心的情緒說了一句:“先生,咱們成功了。”

朱舜笑了,笑的是極度暢快,輕聲說了一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