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打倒反動派

陸軍講武堂學員又拿來一杆藥鋪小秤,交給了老者,讓他稱量銀子是不是足斤足兩。

老百姓看着高高擡起的秤桿,空洞的眼睛終於有了一絲亮光。

但也只是有了一絲亮光,還是沒有人敢跟着老者一起告發本縣的官僚鄉紳,只是直勾勾的看着。

十兩白銀在老百姓眼裏,確實是一筆想也想象不到的銀山,更別說親手那拿着了。

但他們這些平頭百姓有再多的銀子也沒用,轉頭就會被官僚鄉紳家裏的惡僕隨便找個理由給搶了去,還不如不拿。

太子朱慈烺接下來的一句話,很多老百姓從眼睛發亮,變成了蠢蠢欲動。

等到老者拿藥鋪小秤仔細的把銀子稱了三遍,確定是十兩,又咬了幾口確定是銀子。

太子朱慈烺繼續說道:“另外,賞十畝水澆田,三天後去縣衙辦理田契。”

“本官身邊的這位官員是誰,你們應該是認識的,就是清廉的朱玉朱千石,田契由他一手操辦。”

朱舜對於提到了幺弟朱玉,滿意的輕輕點頭,太子終於是知道借勢了。

種出千斤糧食那件事,就是在爲土改做準備,幺弟朱玉在密雲縣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也就變的不是一般的高,幾乎相當於一位活着的田神。

太子朱慈烺藉助朱玉的名望,對於兩河村老百姓的調動工作,瞬間從毫無進展變成了深入人心。

兩河村的老百姓立即是開始告發。

“官老爺,小的要告發戶房掌案。”

“官老爺,小的也要告發。”

“官老爺,小的告發其他官紳惡霸。”

太子朱慈烺看着老百姓們終於有了鬥爭精神,心裏難以遏制的激動起來。

土改的開端,正式開始了。

告發一直持續到黃昏,老百姓們的鬥爭精神已經被徹底調動起來。

太子朱慈烺突然整臂一呼。

“打官紳,分田產!”

那些在白天的時候還一臉麻木如同行屍走肉的老百姓們,聽到分田產,激動的滿臉漲紅,用盡這輩子最大的力氣吼叫了起來。

“打官紳,分田產!”

“打官紳,分田產!”

“打官紳,分田產!”

太子朱慈郎看到羣衆的鬥爭情緒已經被徹底調動起來了,高喊一聲:“一切官僚鄉村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緊接着,手臂高舉着伸向天空,大喊起來:“羣衆們,隨我打倒官僚鄉紳!”

老百姓看見外鄉官把手臂伸向了天空,有模有樣的學了起來,一邊把手臂伸向天空,一邊喊出了說到他們心坎裏的一句話。

“打倒官僚鄉紳!”

“打倒官僚鄉紳!”

“打倒官僚鄉紳!”

等到老百姓們的情緒達到最高點,太子朱慈烺帶着百姓們衝向了兩河村,衝向了戶房掌案在兩河村修建的宅子。

戶房掌案的宅子位於兩河村的中間位置,說是宅子不如說是一座小型的墩堡。

密雲縣屬於邊關州縣,可不比江南的那些太平地方,官僚鄉紳一般都是修建有山有水帶着苑林的宅子。

邊關的官僚鄉紳們都是以安全爲重,都會把自家宅子修建成一個小型墩堡,抵禦流寇的同時,也用來抵禦有可能從邊關殺過來的滿清八旗兵和蒙古韃子。

雖說官僚鄉紳一般都會見風使舵的送上大量的錢糧,滿清的貝勒貝子也會按照慣例放過他們。

但保不齊會碰上一兩個腦子犯抽的牛錄額真,破壞他們和滿清之間的不成文規定。

戶房掌案安排過來的那幾名家丁,早在老百姓們羣情激奮衝過去的時候,慌張的回去給戶房掌案報信了。

等待太子朱慈烺帶着老百姓們衝過來,包裹着鐵皮的厚實大門早就已經關上了,小城牆一般牆頭上也站滿手持鳥銃的家丁。

大管家站在小城頭上,看着烏泱泱一片的老百姓,臉色陰沉的說道:“我家老爺大發慈悲給你們一次機會,趕緊離開。”

“一盞茶以後還留在這裏,你們就別想租到田地了,全家就得等着餓死!”

太子朱慈烺好不容易把羣衆們的鬥爭精神調動起來,哪裏會輕易錯過,一旦錯過就再難調動了。

下一步也早就想好了,那幾名家丁的離開也是故意放走的,要不然早就被陸軍講武堂學員們拿下了。

這些老百姓敢跟着過來,絕大部分原因就是沒有田,已經沒有活路了,還不如拼一把說不定能夠搏來十畝良田。

就算是被戶房掌案秋後算賬,自己被打死了,好歹給孩子留下了一份家業。

太子朱慈烺很清楚老百姓此時的心情,接下來怎麼做就很好安排了,那就是展現自己的強大。

只有比這些本地官紳更加強大,甚至是能夠輕易掃平了本地官紳,兩河村的老百姓才會徹底成爲土改的擁護者。

密雲縣真正成爲土改的發源地。

太子朱慈烺擺了擺手,一名陸軍講武堂特戰科的學員取下加了倍鏡的鬥米式步槍,對準了小城頭上的大管家。

只聽‘砰’的一聲,還想繼續呵斥老百姓的大管家,腦門上出現了一個血洞,從小城頭栽了下來。

正好是向外栽倒,又是‘嘭’’的一聲,從小城頭摔倒在老百姓們的面前。

太子朱慈烺突然回過身子,繼續用自己富有感染力的聲音大喊道:“羣衆們,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切官僚鄉紳反動派怎麼成爲紙老虎的。”

話音落下,接下來就是陸軍講武堂學員們的展現時間了,給老百姓們好好的展現怎麼輕易掃平這座滿清八旗兵都難能啃下來的堅固墩堡。

陸軍講武堂學員們這次過來沒有攜帶沉重的火炮,不過他們攜帶了另一樣東西,一樣攻城最好用的火器。

東風火箭。

隨着太子朱慈烺的一聲號令,陸軍講武堂的學員們走到附近的騾馬車旁邊,卸下來一隻只黑得鋥亮的東風火箭。

擺放在射架上,調整射角,全部對準了,這座堅固的墩堡。

由於大管家的突然死亡,家丁們陷入了慌亂,不過很快就被掌案長子平息了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