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羣衆舉報

太子朱慈烺等到老百姓聚集過來,調整了自身的情緒,讓自己的聲音更有感染力:“本官這次過來,就是爲你們做主。”

“本官知道本縣的某些官紳,巧取豪奪了你們世世代代傳下來的田地,讓你們沒了飯吃,世世代代當官紳家的佃戶奴僕。”

“只要你們告發這些官紳,本官就幫你們把田地討要回來。”

朱舜聽到太子朱慈烺這段鼓舞人心的話,很想說一句小同志沒有鬥爭經驗啊。

這句話聽起來確實很鼓舞人心,但檢舉揭發這種事只能私底下進行,哪有明目張膽說出來的,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明目張膽的說出來。

在老百姓眼裏涼亭內的那個外鄉官,指不定哪天就走了,很有可能明天就走了。

本地的官紳可是把控地方不知多少代人,告發官紳?等到外鄉官走了,肯定會被官紳家裏的惡僕給活生生打死。

太子朱慈烺說完這番話,本以爲會有大批的老百姓羣情激奮的響應,這樣就有正當的理由把那些官僚鄉紳抄了家。

查抄的土地衝作國有,分給老百姓們耕種,只收取微薄的課稅。

打土豪,分田產,

可是都等了一炷香長時間了,老百姓只是嚇得往後縮的更厲害了,就是不見一個人站出來告發本地的官僚鄉紳。

太子朱慈烺不是沒有其他的手段抄了這些官僚鄉紳的家,讓曹鼎蛟率領一支衛所邊軍過來,裝成是流寇殺了這些官僚鄉紳。

請孫傳庭過來擔任密雲知縣,反正都殺了那麼多延綏鎮的官紳了,也不差密雲縣了。

但都不是解決根本的辦法,打土豪分田產只是一部分目的,真正的目的還是要激起老百姓的鬥爭精神。

培養老百姓敢於反抗貪官污吏,反抗各種欺壓的鬥爭精神。

兩河村的老百姓被欺壓了不知道多少代人,對官紳畏懼的程度比洪水猛獸還要更甚,就算百姓裏有不少的軍戶還是懦弱的不敢反抗。

太子朱慈烺這一次要做的,就是利用這些官紳的欺壓,徹底激起老百姓鬥爭精神。

爭取達到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的最終目的。

畢竟,一句反抗說起來簡單,但又能有幾個老百姓敢和官紳鬥爭。

太子朱慈烺的想法很好,但這需要強大的威望,老百姓連外鄉官是誰都不知道,上來要就喊着告發那些本地官紳,他們瘋了才會主動告發。

太子朱慈烺和老百姓就這麼堅持了大半天時間,始終見不到一名老百姓出來告發官紳,氣氛越來越是有些尷尬。

老是這麼僵持着也不是辦法,太子朱慈烺心裏不免就打了退堂鼓,看向了旁邊的朱舜:“先生,今天不如就到這裏,咱們回去從長計議。”

朱舜沒有沒贊同太子朱慈烺的想法,堅定的說道:“土改這種事就像打仗一樣,既然已經開始了就要一鼓作氣的徹底幹成。”

“要不然就會出現行軍打仗的再而衰,三而竭。”

“再者說了今天不把戶房掌案給處置了,等到這些老百姓回去,戶房掌案肯定就會知道有官員開始針對他了。”

“戶房掌案有了防備,可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了。”

朱舜給太子朱慈烺堅定信念的時候,同時還看向了兩河村的方向。

一百多步外,出現了幾名家丁,想必是戶房掌案聽說老百姓都集中過來了,派人過來查看情況。

太子朱慈烺在朱舜的勸解下,堅定了信念,準備繼續說些鼓舞人心的話,爭取讓這些老百姓站出來告發官紳。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就算說的口乾舌燥,也不可能有人出來舉報戶房掌案。

朱舜遞給幺弟朱玉一個眼神,對方立即心領神會,走出了涼亭。

當年,朱舜的大弟子宋士慧送給一名鄉間老者一杆菸袋,這位老者就是兩河村的百姓。

前兩年因爲一場大旱,全家基本上都死光了,就剩下一個孫子在曹鼎蛟麾下當兵。

據說已經成了一名把總,年紀輕輕能坐到那麼高的位子,有一部分是老者孫子確實有能力。

還有一部分是朱玉安排的,就是爲了收買這個老者,爲土改做準備。

就在太子朱慈烺一籌莫展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名佝僂的老者走了出來,哭喊道:“青天大老爺可要爲小老兒做主啊。”

終於有人出來了告發戶房掌案了,太子朱慈烺臉上的愁容一掃而空,精神大振的說道:“快把老人家請過來。”

陸軍講武堂的學員們立即把老者請到了涼亭前方,並且有意無意的把他和其他老百姓隔開。

誰也不能保證這裏面有沒有戶房掌案的奸細,萬一在關鍵的時候殺了老者,可就沒人帶頭了。

老者走到涼亭前方,哭喊的更厲害了:“小老兒的孫子在衛所當兵,每個月都會發放新糧給小老兒的孫子。”

“但都被這個戶口掌案換成了最好陳糧,還摻了大量的沙子石子,孫兒的門牙都被咯掉了一顆。”

老者看似是在爲孫子哭訴,但這裏面透露出來的罪行,足夠戶房掌案抄家了。

還是不用寫一份公文發給大理寺,等到秋後問斬,直接就能斬殺的大罪。

私販軍糧。

太子聽了老者這番話,都有些愣住了,本來以爲這名老者頂多會說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

沒想到一開口就是滿門抄斬的大罪,顯然不是老者能夠想到的,肯定是有人讓他這麼說的。

這個人應該就是先生朱舜了,就是先生朱舜的堅持,繼續等着老百姓出來告發,這才堅持到老者出來。

說出來的罪行還足夠滿門抄斬了,這要不是先生朱舜的安排,打死太子朱慈烺也不會相信的。

朱舜臉上沒有什麼任何表情,還是一臉的平靜:“太子殿下,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太子朱慈烺想起來還有更爲重要事情要辦,轉頭看向老者:“老人家告發有功,賞十兩白銀。”

兩河村的老百姓吃飯都吃不飽,更不要說見到過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