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撿漏

有這個想法的可不是只有崇禎一個人,城頭上的其他重臣權貴們也有相同的想法,但是能不能得到朱舜的同意就難說了。

東廠督公王承恩、內閣首輔溫體仁、鎮遠侯三人的心情明顯是最好的,因爲他們三人要是提要求,以他們與朱舜的關係肯定是會同意的。

其他人可就不好說了,畢竟沒有像他們和朱舜那般的感情深重,能不能進入工業之城還是個難題更別說在裏面要一座別院了。

六萬漢八旗士兵撤退了,重臣權貴們也就沒有心思繼續看下去了,紛紛走下城頭叫上三兩名好友去查樓便宜坊喝酒慶祝了。

至於剩下的幾萬漢八旗士兵,毫無意外的沒能逃走,全被孫傳庭給截了下來。

同時被抓住的還有這次帶頭過來的孔有德,耿仲明和尚可喜兩人卻是在親兵們的拼死護衛下,淒涼的帶着十幾個人逃離了這裏。

聲勢浩大的六萬漢八旗,結果只剩下了十幾人。

周遇吉把所有的漢八旗士兵用繩子捆綁起來,分批看押,走到孫傳庭旁邊詢問道:“孫總督,這些漢八旗和孔有德怎麼處置。”

按照大明的一貫做法,孔有德肯定是送到大理寺進行定罪,然後根據罪名決定是殺還是關押。

孫傳庭斯文的笑了笑:“全部殺了。”

全部殺了?

饒是周遇吉已經覺得自己夠鐵石心腸了,但是聽到孫傳庭這麼斯斯文文的一句全部殺了,也是不由得膽寒起來。

這可是幾萬條人命,說殺就殺了,這股子殺氣未免也太重了一些。

幾萬漢八旗殺了也就算了,按照孫傳庭的意思把孔有德也一起給殺了,也就是說不用給朝廷上報是活捉的,上報就是一具屍體。

周遇吉看着孫傳庭離開的背影,大致琢磨出來一點味道了,孔有德要是真的進了大理寺是生是死就不好說了。

以東林黨那幫人的貪婪,說不定真的會把孔有德救下來,去找滿清換銀子,這麼一來他們費了這麼大功夫才抓到的孔有德不就是白抓了。

朱舜磨死幾萬漢八旗士兵的影響,遠遠不止是這一點,消息都傳到了山海關。

滿清聲勢浩浩的第二次入寇中原,還沒有進入中原甚至說還沒有正式開始攻打山海關,皇太極得知這個消息悲嘆了一聲率領所有的八旗兵又回去了。

耗費了大量的錢糧,最終只換來一個無功而返,甚至可以說是不戰自潰。

滿清八旗兵撤退的同時,崇禎也在暖閣內想着對朱舜的封賞,這一次朱舜可謂是立了大功了。

但朱舜現在已經是工業喉了,功勳爵位再往上提升了,賞錢吧朝廷又沒有銀子。

思來想去,崇禎只能派人去詢問朱舜的意思,想要什麼封賞。

朱舜索要的賞賜十分的奇怪,要了一大片靠海的鹽鹼地。

索要土地很正常,當官不就是爲了求田問舍四個字,有了土地才有可能實現耕讀傳家,藉助這些土地種出的糧食一代代的傳承下去,一代代的培養家裏的讀書人。

但是朱舜要的可是什麼也種不出來的鹽鹼地,這可就讓東林黨人看不出朱舜到底有什麼目的了。

琢磨來琢磨去只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那片靠海的大片荒蕪鹽鹼地地盤夠大。

朱舜要真是要一些上田中田,能賞賜個一千畝兩千畝就不錯了,但那些鹽鹼地就不一樣了,直接賞了幾十萬畝給朱舜。

以至於大沽口北方的大片鹽鹼地,幾乎都成了朱舜的私人莊田。

這些鹽鹼地早在朱舜的計劃之內,聽說東林黨人因爲這件事恥笑他見識淺薄,肯定是窮慣了只要求數目,不要求這些土地能出產多少糧食。

出產不了糧食的土地,就算是有再多,也沒有任何用處。

朱舜只是當做了泥腿子議論皇帝用金扁擔,到底是誰才是真正的見識淺薄,要不了多久就知道了。

那片荒蕪的鹽鹼地看似沒有任何的用處,東林黨人哪裏清楚那快土地未來會成爲大明北方最大的一個市舶司,也是整個北洋吞吐貨物最多的市舶司。

朱舜得知崇禎把大沽口北面的大片鹽鹼地基本上都賞賜給了他,覆蓋了整個天然深水港,心裏那叫一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