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磨死幾萬漢八旗

雷老五帶人請命的同時,攔住孔有德繼續進攻的尚可喜,立即建議孔有德發動了最猛烈的進攻。

以孔有德多年來行軍打仗的經驗,不可能看不出來朱舜莊子的防守重點,在於那些使用新式火器的家丁,反而不在於難以推倒的鐵絲網。

鐵絲網再是難以推倒,只要沒有那些手持新式火器的家丁射擊漢八旗士兵,早晚都能把這些鐵絲網全部推倒。

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有了那些手持新式火器的家丁就不同了,鐵絲網本來就難以推倒,漢八旗士兵只能像個活靶子一樣站在鐵絲網前方用刀慢慢的砍。

那些家丁手裏的火器也不知道怎麼穿透力這麼強,連那些厚實的木盾牌都能輕易的穿透,漢八旗士兵可不就成了一個個活靶子。

擺在那裏,讓人像砍瓜切菜一樣一片片的射殺。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尚可喜才攔住了孔有德讓漢八旗士兵送死的行爲,有着鐵絲網的阻攔衝過去再多的漢八旗士兵也只是一個個活靶子而已。

現在可就不同了,鐵絲網內部的坑道裏已經沒了手持火器的家丁,正是他們大舉進攻推倒這些鐵絲網的好時機。

“咚咚咚!”

在一陣響徹平川大地的戰鼓擂動聲音裏,孔有德把所有的漢八旗士兵全部壓了過去。

他也已經看出來了,朱舜的缺點在於使用火器的家丁人數不足,只能擋住一面。

只要他把所有的士兵壓上去,從四面進攻,很快就能破了那些鐵絲網。

更何況現在鐵絲網內部的坑道裏已經沒了家丁,簡直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現在不進攻還等到什麼時候。

可就在孔有德三人勝券在握的下達了攻克朱舜莊子的軍令,誰知道坑道裏突然又竄出來大批手持新式火器的家丁,數目比剛纔多了不知多少。

朱舜莊子的四面每一面都有幾百名手持新式火器的家丁,數量還不比剛纔少,接連不斷的開始噴發手裏的新式火器。

隨着‘砰砰’作響的火器噴發聲,坑道裏瀰漫起了大量的硝煙,大量的漢八旗士兵也在這些硝煙裏倒在了地上。

時間不停的過去,孔有德狠下心來進攻了一天一夜。

水米未進的孔有德的臉色本來就難看,看着死亡了出一半的漢八旗士兵才推進了不到一半的距離,臉色更爲難看了。

時間不等人,留給孔有德的時間只有一天,因爲他手裏的糧草沒有多少了,再加上各地的官兵應該正在快速的向京城趕來。

這個時候還不撤退的話,他們三人所依仗的兵力將會因爲朱舜的一座小小莊子消耗一空。

孔有德心裏哪裏肯撤退,朱舜可是殺了他的獨子,殺了他孔家的單傳獨苗。

孔有德現在恨不得自己親自上陣,死了算了,活着只會陷入沒有盡頭的痛苦裏,只要還喘氣就會被斷子絕孫的痛苦所折磨着。

尚可喜也看出來孔有德不願意撤退了,想要把所有的漢八旗士兵全部壓上去最後搏一把,但他們現在不得不撤退了。

先不說漢八旗士兵能不能攻克朱舜的莊子,別看只是一個莊子,此時在尚可喜心裏比那座山海關還要難以攻克。

就說漢八旗士兵的士氣,已經跌落到了最低的低谷,再強行讓他們去送死的話說不定就會發生譁變了。

以漢八旗士兵當前的情況,或者說以他們現在的精銳程度,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那是因爲漢八旗士兵們的父母妻兒在孔有德三人的手裏,要不然換了其他的官兵,早就在死亡了三四成左右就已經徹底喪失了戰鬥力。

就算不發生譁變的話,也不會上前進攻了。

尚可喜趕緊遞給了耿仲明一個眼神,耿仲明心領神會的駕着戰馬走到孔有德身邊,趁着他不注意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把他打暈了過去就好。

孔有德昏迷了,剩下早就沒了任何戰意的漢八旗士兵,在尚可喜的一聲令下迅速撤退了。

已經不能說是撤退了,而是逃離,逃離這個比十八層地獄還像十八層地獄的死亡之地。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以五千人馬擊敗二十萬闖賊大軍的孫傳庭,孫傳庭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

就在漢八旗士兵撤退的一瞬間,孫傳庭立即給周遇吉的火器營下達的軍令,命令周遇吉率領火器營立刻截斷漢八旗。

孫傳庭則是親自率領一千名精銳騎上快馬包抄了過去,擋在了所有漢八旗士兵的前方,準備把膽敢踏在中原土地上的所有漢八旗士兵留在這裏。

京城城頭上。

崇禎和一幫子重臣權貴們不禁有些看呆了,看呆的不是孫傳庭的果斷出擊。

在他們這些外行眼裏,不清楚孫傳庭的這個果斷出擊需要多大的決心。

看呆的是朱舜莊子的防御能力,一座小小的莊子,居然磨死了幾萬漢八旗士兵。

這樣的一幕在崇禎和一幫子重臣權貴眼裏,已經不是驚歎了,而是一種天方夜譚。

就算是京城也不可能磨死這麼多漢八旗士兵,關鍵還做到了一個人都不死。

要不是崇禎和一幫子重臣權貴們親眼看到了,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天兵天將下凡了,他們很清楚沒有任何的天兵天將,甚至都沒有幾名精銳的邊軍。

崇禎和一幫子重臣權貴們從千里鏡裏可是清晰的看到了,那些使用新式火器的士兵所穿的衣物,太熟悉了。

就是各個蒸汽工廠裏面的工人,連個官兵都算不上,更不要說媲美精銳的邊軍了。

但他們在朱舜莊子前所做的一切,別說是精銳邊軍了,就是大明最驍勇的關寧鐵騎也做不到。

以沒有死亡一人的代價,磨死了整整數萬漢八旗。

朱舜莊子的防御能力,讓崇禎萌生了一個念頭,而且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

等到滿清進攻京城這件事結束過後,一定要找朱舜要一塊地皮,在朱舜莊子裏修建一座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