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要去前線的工人們

孔有德三人從來沒見過這麼詭異的一幕,三千漢八旗士兵,還是他們親手操練出來的漢八旗精銳。

居然被幾個破木樁子,以及纏繞在上面的鐵絲,硬生生的擋在了外面不能前進一步。

孔有德一直都是手握着琉璃佛珠,端坐在後方運籌帷幄,此時的他卻是親手提着一口腰刀走到兩名參領身邊。

擡手兩刀,劈死了這兩名正在求饒的參領:“你們還有臉回來,下去陪漢八旗士兵們吧。”

心裏卻在想,下去陪他兒子吧。

砍死這兩名當了逃兵的參領,孔有德繼續下達了命令,命令漢八旗士兵繼續進攻朱舜的莊子。

接到了孔有德軍令,又是兩個參領的漢八旗士兵衝向了鐵絲網,不過這一次他們學的聰明了很多。

手裏的長槍全部換成了佩刀,最前面的漢八旗士兵握着盾牌,擋住鳥銃的射擊,後面握着佩刀的漢八旗士兵對那些鐵絲網進行劈砍。

漢八旗士兵哪裏知道,這種使用錐形鉛彈的鬥米式步槍在一百步之內都能射穿西洋人的全身板甲,何況是這些木頭做的盾牌。

三千名漢八旗士兵在兩個參領的率領下衝到鐵絲網前方,結局和上一波漢八旗士兵一樣悲慘。

“砰!”“砰!”“砰!”

在一陣鬥米式步槍發射過後,漢八旗士兵手裏的盾牌全部變成了千瘡百孔,比鐵絲網還像個破洞爛網。

這些就站在鐵絲網前方的活靶子,再一次毫無例外的被射殺了大部分。

孔有德似乎喪失了理智,再次砍死了兩名參領,命令第三波漢八旗士兵繼續進攻朱舜的“莊子。

但這樣毫無用處,三波進攻只是換來了將近五六千漢八旗士兵的慘死,勉強把鐵絲網向前推進了一兩百步的距離。

那些站在坑道裏的步槍兵,一個都沒有死,只不過因爲噴射的太過頻繁了,雙手和手臂被震得發麻使不出力氣了。

這也沒有什麼影響,又不是在平川地帶的戰場上,一般的老百姓見了這麼龐大的一隻軍隊早就嚇的到處亂竄了。

有着鐵絲網的阻擋,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支大軍的數目再多那也只不過是一羣活靶子罷了。

工業之城內可是有多達六七千的工人,雖說紡婦佔了大部分,但是抽調出來兩千名身強力壯的男工人還是不成問題。

這件事都沒等朱舜開口,那些工人們就主動要求要接替步槍兵,扛着鬥米式步槍站在鐵絲網內的坑道裏保衛工業之城。

這一點,朱舜早就預料到了,這些工人在鄉里不僅有着人人羨慕的好日子,地位也是一天比一天的高。

給他們帶來這一切的就是工業之城,如果工業之城要是覆滅了,他們又要過上以前那種吃了上頓沒下頓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再者說了就是不爲了他們自己,父母妻兒也要吃飯,沒了這個飯碗,一家人都得餓死。

只要工業之城一直存在,有了他們在工廠裏幫襯一二,以後自己的孩子進入蒸汽工廠的機會也會大很多。

只要能進入蒸汽工廠,自家孩子以後就能有一個吃喝不愁的鐵飯碗。

誰要是敢對工業之城不利,就是斷了他們的命根子,這些工人們怎能不去和漢八旗士兵拼命。

雷老五就是這些工人裏的一員,因爲兒子考進了京師大學堂,在工人裏面的地位比較高。

就算是工廠裏的管事見了他也是笑臉相迎,給幾分薄面,就連他所在的蒸汽紡紗廠的工廠主也是會點頭示意。

因爲雷老五的兒子不僅考進了京師大學堂,還是在化工實驗室裏面做研究,讓人由衷的敬佩。

誰都知道,只要進了化工實驗室,註定就要成爲工業革命道路上的先驅。

早在第一波漢八旗士兵進攻工業之城的時候,雷老五心裏就有了一個念頭,只不過因爲種種原因不敢說出來罷了。

其他原因倒還都好說,主要就是擔心自己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莊稼漢子,給工業侯添麻煩。

畢竟他只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莊稼漢子,現在頂多有了點地位,那也是工業侯朱舜賞給他的。

守衛工業之城的步槍兵們因爲太過頻繁的操縱鬥米式步槍,連手臂都擡不起來了,更別說繼續操縱鬥米式步槍了。

只能躺在廠門口附近的酒樓茶館裏歇着,希望能夠盡快恢復過來,再一次進入鐵絲網前方的坑道裏進行射擊。

但哪裏是那麼好恢復的,沒有兩三天的修養,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

還兩三天,只要坑道裏沒有人,還剩下五萬多的漢八旗士兵只需要用半天的時間,就能徹底拔除鐵絲網殺向工業之城。

雷老五的性情比較開朗,整天都是笑呵呵的,當他從城門口附近的酒樓茶館裏回來,突然變得沉默了很多。

雷老五的家裏門口聚集了不少工人,少說也有三四十人,全都是平時比較要好的工人。

工人們瞧見雷老五突然變得這麼沉默了,還以爲發生了什麼大事,本來因爲幾萬漢八旗士兵的進攻心情就十分焦急的他們,變得更加急躁了。

一名同宗兄弟焦急問道:“五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倒是說啊。”

同宗兄弟剛說完,其他工人們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老五,有什麼事趕緊說給大家聽,大家一起商量着拿個主意。”

“五叔,是不是侯爺說的那些漢奸殺到城下了,我雖然不像三弟那樣可以考進師大學堂,但我有一把子力氣和那些漢奸拼命!”

“就是就是,大不了和那些漢奸們拼了,這些忘了自己祖宗是誰的狗東西居然給賤奴賣命,殺咱們大明的自己人。”

雷老虎看着羣情激奮的工人們,臉上再次出現了笑呵呵。

本來以爲只有他是這樣的想法,沒想到全都是這樣的想法,這樣就好辦多了。

他們這麼多人一起要求要和那些驢操的漢奸拼命,人多力量大,這還是侯爺自己說的。

雷老五就不信了,他們這麼多工人一起請命,侯爺還會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