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鐵絲網開始發揮威力

雖然崇禎沒有開口要,但以朱舜做事的習慣,從來不會給人留下任何的把柄。

早就在大明軍火公司留下了一大批05型野戰炮,給崇禎送去了100多門,大明軍火公司的軍火庫裏還剩下少說幾百門的05型野戰炮,等到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繼續運送到京城。

就說是大明軍火公司內貯存的火炮,消滅了敵人以後,這些火炮自然不適合繼續留在朱舜的莊子裏了。

不過有備無患的05型野戰炮沒用上,只是把繳獲的幾百門紅夷大炮送到了京城,算是廢物利用了。

這一次朱舜沒有在莊子城頭擺放08型野戰炮,倒不是怕被崇禎發現,發現了也無妨大不了就說火炮還沒有運完罷了。

再運給京城一批淘汰的05型野戰炮就可以了,這一次朱舜要試一試鐵絲網的真正威力,不準備用火炮直接轟擊敵人了。

幾百名步槍兵早就端着鬥米式步槍,以及充足的火藥,順着坑道走到了鐵絲網的最前沿戰線。

準備用鐵絲網的絞肉能力,一點一點的磨死數目多了不知多少的大軍,讓他們見識見識鐵絲網的真正威力。

孔有德三人不清楚這種一戰絞肉機的可怕威力,只是當成了一般的絆馬索,大手一揮輝,立即下令:“殺,凡是能第一個登上朱舜莊子的漢八旗,賞白銀千兩。”

“朱舜的莊子被攻破以後,一天不封刀。”

大明工業侯的莊子有多富庶,他們在遼東也是早有耳聞的。

一座小小的莊子可是壟斷了整個順天府的布匹、炭火、瓷器等許多生意,裏面的銀子還不得堆成小山一樣。

一天不封刀,也就是說孔有德三人讓漢八旗在一天內隨便的燒殺搶掠,能搶多少多少東西都是他們的。

漢八旗士兵聽到各自的佐領參領傳遞過來的消息,一個個全都是興奮的瘋狂了。

狂叫着衝了過去,衝向了那片在他們眼裏只是一些絆馬索的鐵絲網。

可就在他們衝到距離鐵絲網二百步的位置,‘砰砰砰’平川大地上響起了一陣密集的鳥銃噴發的聲音。

這要是在平時聲音想必是很響的,只可惜現在有三千名漢八旗在兩名參領的率領下,殺向了朱舜的莊子。

在平川大地上鬧出的動靜更大,掩蓋了幾百支鬥米式步槍噴發的聲音。

戰鼓聲、奔跑聲、大吼聲……漢八旗發出的聲音交織匯聚在一起,如同一道道聲浪衝向了朱舜的莊子。

十幾裏外的京城都聽得很清楚。

崇禎和內閣首輔溫體仁、老督師孫承宗中的重臣權貴,得知又有一支人數更多的大軍殺向了朱舜的莊子,全都來到了京城的城頭。

孫傳庭只是拿着千里鏡掃了一圈,準確的判斷出了這只大軍的人數,也判斷出了這支大軍到底是來自哪裏。

不是烏合之衆的流寇,而是來自山海關以外的漢八旗。

六萬漢八旗大軍進攻朱舜的莊子,崇禎得知這個噩耗,身體踉蹌一下,臉色徹底變了。

心裏大爲自責,前幾天朱舜運來的那一批火炮,就應該拒絕讓他繼續留在莊子裏面。

崇禎當時也沒料到還會有大軍進攻,只是覺得火炮繼續留在朱舜的手裏,肯定又會被東林黨以各種藉口彈劾,對朱舜的名聲不利。

但誰能想到這才短短幾天,又有一支大軍繞過山海關殺了進來,還是人數多達六萬的漢八旗。

孫傳庭等人的臉色也是不怎麼好看,那可是整整六萬漢八旗,朱舜縱是有五百門火炮,火炮全部轟廢了也殺不死全部的六萬漢八旗大軍。

能夠轟炸死一萬人的漢八旗,已經很了不得了,但漢八旗足足有六萬人。

就在崇禎和內閣首輔溫體仁、鎮遠侯等重臣權貴,忍不住讓孫傳庭率領一萬京營守軍去救援朱舜的時候,再次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兩個參領的漢八旗士兵衝到鐵絲網前方,先是在一陣密集的鳥銃齊射裏倒下了一片,鐵絲網內瀰漫起了一股硝煙。

緊接着這兩個參領漢八旗士兵,面對簡陋的鐵絲網,就像是陷入了泥沼一樣,被死死地擋住了。

漢八旗士兵手裏只有長槍長刀,沒有專門用來掘土的工具,根本無法輕易的破開鐵絲網。

在孔有德三人眼裏,纖細的鐵絲網,一碰就能推倒。

他們不知道的是,鐵絲網看似只是埋在土裏,其實那只不過是做的一種掩飾罷了。

鐵絲網的下面澆築了一層水泥,死死地固定地下,上面只是覆蓋了一層泥土罷了。

兩個參領的漢八旗士兵沒有辦法,只能抽出長刀費力的去劈開鐵絲網,鐵絲網可是熟鐵做成的不是木頭更不是人肉,哪裏是那麼輕鬆的就能劈斷的。

他們在劈砍的同時,耗費了大量的時間,一道道鐵絲網後面的步槍兵可不是趴在坑道裏幹看着。

手裏的鬥米式步槍發揮了難以想象的作用,隨着‘砰砰砰’的鳥銃噴發聲音,鐵絲網內的坑道裏瀰漫起了一陣又一陣的硝煙。

隨着硝煙的瀰漫,錐形鉛彈透鐵絲網,射穿了漢八旗士兵身上的正紅色鑲紅色棉甲。

這些鐵絲網全都是經過大量參數珠算,最終才敲定了鐵絲網的形狀,尤其是鐵絲網孔洞的大小,經過了大量的珠算。

鐵絲網的孔洞很大,能夠擋住漢八旗士兵的同時,還能讓錐形鉛彈輕易的透過鐵絲網。

隨着坑道內硝煙的瀰漫,漢八旗士兵一排接着一排的倒在了地上,他們身上的棉甲在錐形鉛彈面前,防護能力比一張紙好不到哪去。

漢八旗士兵全部擋在了鐵絲網前方,簡直就是一個個的活靶子,就算是一名工人拿着鬥米式步槍也能射中,更不要說銃法精準的步槍兵了。

在孔有德三人預料裏足夠攻克這個小小莊子的三千漢八旗士兵,還沒能撐過一炷香的時間,就被裝填速度很快的鬥米式步槍,射殺了一半以上。

還剩下幾百人,在兩名參領的率領下落荒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