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權貴們的反應

多爾袞率領正白旗八旗兵奇襲工業之城的兵禍,最終是以一個可笑的方式收場,可笑到讓所有人都沒能想到。

那可是八旗兵,斬殺遼東邊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八旗兵,還是八旗兵裏最能打的正白旗八旗兵。

還是由滿清最是驍勇善戰和足智多謀的多爾袞統帥,這五千八旗兵在一馬平川的中原大地上,足以橫掃一支數目多達十萬的官兵。

就是這麼強大的一支正白旗八旗兵,接連鑿穿了盧象升的天行軍,洪承疇的洪兵,孫傳庭也說過就算他的秦兵在這裏也不是對手。

居然沒能撐過工業之城的一場炮擊。

只是一場炮擊,五千八旗兵死亡過半,還有那支攜帶各種精良紅夷大炮的火器營也全部死傷殆盡了。

京城城頭。

崇禎、內閣首輔溫體仁、老督師孫承宗等天底下最煊赫的一撮人,拿着千里鏡親眼目睹了工業之城前方的慘烈一幕。

崇禎拿着千里鏡望着那些正白旗八旗兵,全被朱舜的火炮一股腦的轟成了碎肉,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但還是轉頭看向了東廠督公王承恩,詢問道:“確定那是八旗兵?”

在城樓上觀望了那慘烈一幕的重臣權貴們,心裏都有這麼一個疑問,尤其是老督師孫承宗和孫傳庭兩人。

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滿清八旗兵的實力,那可是縱橫沙場多年,斬殺驍勇善戰的遼東邊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八旗兵。

還是八旗兵裏最是驍勇善戰的正白旗八旗兵。

咋的,怎麼變得比京營的那些少爺兵還要不堪一擊。

崇禎會有這樣的疑問,也是在理所當然的事情,站在城頭上的所有重臣權貴全有這樣的疑問。

老督師孫承宗最是清楚滿清八旗兵的沙場征戰能力,他在遼東多年,親眼看到過幾百八旗兵追着幾千甚至上萬大明軍隊打。

大明軍隊不僅毫無還手之力,還像是碰見了什麼洪水猛獸一般玩了命的向後跑。

但在今天,就是那些基本能夠追着上萬大明軍隊打的滿清八旗兵,卻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在工業侯莊子面前就像一堆豆腐,輕而易舉的被打爛了,還爛成了豆腐渣。

老督師孫承宗突然想吃一大盆摻了酒水的麪條了。

鎮遠侯在崇禎二年的那場兵禍裏,負責駐守一處城門,可謂是親眼見識了滿清八旗兵的驍勇善戰,感慨道:“沒想到工業派積累這麼多年的爆發,居然是這麼的驚人。”

“倘若是在山海關城頭擺了上千門這種08型野戰炮,大明的國門從此便會永遠永固了。”

這些年,大明的國門就像是形同虛設一般,以前蒙古韃子突破過大明的國門,襲擊過京城。

滿清八旗兵也是突破過大明的國門,襲擊京城,算上這一次已經是被第二次突破國門了。

這樣的國門還能算是國門?

朝野上下已經對所謂的大明國門極度的失望,這些年已經消減的裁撤山海關,撤掉那些只會消耗銀子的山海關邊軍的聲音,越發的有影響力了。

要不是暗中投靠了東林黨的洪承疇擔任了遼東總督,還是袁崇煥擔任遼東總督的話,這個時候早就吵翻天了。

東林黨肯定又在吵着要撤銷山海關的遼東邊軍,讓他們解甲歸田,畢竟留着這些遼東邊軍也沒什麼用只會消耗銀子。

此時,聽了鎮遠侯的這番話,就算是對山海關的防守再怎麼失望也會贊同那一句。

大明的國門永固。

孫傳庭站在旁邊,贊同鎮遠侯說法的同時,更明白08型野戰炮能夠發揮這麼強大的火炮齊射威力,應該和工業侯莊子前的那些鐵絲網有關。

要想真的讓山海關這座國門永固的話,還要像工業侯莊子前方那樣修築長達五里的鐵絲網,這樣才能實現真正的永固。

孫傳庭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饒是以他在僻靜處手書的安靜心態,莫名的呼吸有些粗重了。

如果大明北方邊關所有的墩堡和城池,全部修築這種鐵絲網的話,防禦力不知道能強大到何種地步了。

就算是一個只有幾十人的小墩堡,也能消耗上百甚至幾百八旗兵。

如果真是那樣就太可怕了,要知道遼東邊軍與八旗兵的互換是十換一。

只是修築了一片簡單的鐵絲網,這個互換瞬間就扭轉了,遼東邊軍與八旗兵的互換變成了一換五,甚至一換十了。

不過想到鋼鐵高昂的價銀,孫傳庭在心裏只能把這件事擱置了,不管怎麼說,大明的邊關總算是有了一個出路和希望。

再者說了,作爲支持工業革命的一員,孫傳庭可是很清楚朱舜已經在研究怎樣讓鋼鐵大批量出產,實現量產化廉價化的方法了。

孫傳庭看出了鐵絲網的價值,對於大明邊關防禦的無價之寶,老督師孫承宗也看出了鐵絲網的價值。

不太喜歡說話的老督師孫承宗,忍不住說了一句:“十朋,當真是上天賜給大明的一塊瑰寶。”

何止是瑰寶,此時此刻,在老督師孫承宗和孫傳庭的心裏,唯有朱舜才能拯救這個破破爛爛快要航行不下去的大明了。

如果沒有朱舜和他的工業派,老督師孫承宗和水孫傳庭都不敢想象現在的大明是怎樣的一番光景,這一次的滿清第二次入寇中原,不知道又會給大明帶來怎樣的一場災難。

可惜滿清八旗兵碰見了朱舜,接連突破左良玉精銳大軍,盧象升天雄軍,洪承疇洪兵等大明最是精銳的邊軍,卻在一個小小的莊子面前折戟沉沙了。

還讓多爾袞的正白旗八旗兵死亡了足足十個牛錄,那可是十個牛錄,遼東邊軍多少年也殺不了那麼多的滿清八旗兵。

孫傳庭曾經立下過一個志向,就是在有生之年斬殺十個牛錄的滿清八旗兵,以他的滿腹韜略也只是敢說立下十個牛錄的志向。

但是誰能想到,就在今天,十個牛錄的滿清八旗兵,還是滿清八旗兵裏最是驍勇的正白旗八騎兵。

就這麼慘死了在朱舜的莊子前,連朱舜的衣角還沒摸到,便被火炮轟成了碎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