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監國乃繼統,非繼嗣

給老子爭地位來了。

正所謂兒子出息爹有光,陸四不可能搞革命把老子搞沒了的,而這事又關係釐清李順和陸順承繼關係的頭等大事,馬虎不得。

前幾天陸四已經表明自己的態度,可顧君恩他們卻磨磨蹭蹭的沒個準信,沒辦法,陸四隻能親自過來催了。

這事再不定下,他爹有文到了京城豈不尷尬?

是皇帝他老子,還是皇帝他舅舅,又或者是皇帝他二大爺?

嘉靖當年還是毛頭小子時都知道爲了爹得把大臣們拉攏住,不僅優撫楊廷和這個首輔,還特意向禮部尚書毛澄厚贈黃金。

陸四做人還能不及嘉靖那毛頭小子。

所以,很自然的從兜裡摸出一包煙來,然後給在場的官員們一人發了一根,甚至連負責在邊上抄錄的兩個書辦也丟了一枝,直叫那兩從九品的抄寫員受寵若驚,打定主意這煙不能抽,得小心翼翼珍藏起來帶回家與妻兒共享。

散煙,有個講究。

要麼別散,要散就得全部到位,哪怕其中有個大夥都看不起的傻子,也得散。

這叫厚道,叫人情,叫世故。

陸四現在可是即將要做天子的人,闊的很,可不像前世那般摳摳縮縮的。人多時,自個偷偷從褲袋中的煙盒摸一根菸悄悄的點上。或者左兜裝包二十的,右兜裝包五塊的。

顧君恩、賈漢復幾人對監國散煙行爲已是習慣,並在監國的帶動下都愛抽幾口。寧紹先、馮銓、黨崇雅等人卻是頭一回見監國,不知監國性格,拿了那捲煙一時不知道是抽好,還是不抽好。

陸四這邊已是很熟練的摸出火摺子給邊上的顧君恩點菸,對這位當年岳父身邊的三大軍師之一,爾今大順朝的丞相,陸四是給予足夠尊重的。

人家顧君恩也着實是辛苦,爲了大順中央政府的組建及各項章程,當真是吃住都在政務院,頭髮都白了幾根。要不是人老顧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中央政府的架子哪能這麼快搭建起來。

於大事,於戰略,於宏觀,陸四在行。

或者說他陸四有作弊的外掛,知道敵人的弱點在哪。

但於具體,於戰術,於微觀,陸四就不那麼在行,喜歡當甩手掌櫃,美其名曰放權。

大概也就是打仗我不行,打麻將你們不行的意思。

就是定下決策後,讓下面人執行就是,千萬別腦袋發熱要自個表現。

這邊賈漢復自個摸出火摺子點上,發現邊上的寧尚書和黨侍郎面面相噓着,忙將火折遞給二人。

所謂聖意難卻,隆恩難謝,儘管從前從來不抽菸,寧紹先和黨崇雅還是學着顧左輔、賈侍郎的模樣把煙給點了。

要不然似乎就有點和監國、同僚們疏遠了,鶴立雞羣,哪裡能行?

倒是那馮銓在看了幾個呼吸之後,忽的從黨崇雅手中接過賈漢復的火摺子,恭敬的走到監國身邊,彎腰要給監國點上。

值房裡明明沒風,這馮侍郎偏將一隻手呈扇形遮着點火摺子。

其他人見了,不約而同的念頭就是這馮銓馬屁拍的太過份。

陸四正要點菸,見馮銓過來“打火”,也習慣性的將腦袋往前微傾,湊着馮銓手中的火摺子把煙點了,然後隨意的輕拍下馮銓的右手,說了句:“老馮客氣了。”

倒沒覺得馮銓在拍馬屁,只覺得這馮銓頗是尊重領導,本事也有,前番不說,就最近在灤州帶領大順鐵血少年團“逼宮”就很亮眼,讓陸四又高看一分。

再回味先前布木布泰的溼滑滋味,更是覺得馮銓不僅人長得帥,也着實是個幹事的。

這一聲“老馮”讓馮侍郎當場“咯噔”一下,然後整個人感覺年輕許多,發誓一定要爲大順新朝貢獻青春三十年。

往自個位置回的時候,都有些挪不動步。

陸四吸了口煙,目光只落在顧君恩臉上。顧是左輔丞相,領着政務院,太上皇的事情必須老顧首先表個態才行。

“監國,”

顧君恩也知監國心中所想,斟酌後便欲將心中想法說出,卻見那禮部侍郎馮銓在抽了一口監國御煙後,由衷說了一句:“這煙真好,抽着不咳嗽,人間不可多得。”

“老馮要說這煙好,回頭送你幾條,”

陸四回頭問侄孫陸義良,“大順捲菸廠的事弄得怎麼樣了。”

陸義良說地址已經選好,相關制煙匠人也招募了一批,就等原材料送來就能開工。

陸四點了點頭,沒再細問,捲菸廠這門生意他是要留給老陸家專營的,至少五十年不變,以確保老陸宗親及皇室收入。

這叫生意,叫投資,跟國庫沒關係,他陸天子家也沒內庫,銀子是憑本事掙的,憑什麼要借給你外朝。

回過頭繼續追問顧君恩怎麼安排他爹。

顧君恩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意見說了,其意按禮制必須追封永昌皇帝李自成爲大順太祖,但太祖無後,所以禮法上監國可爲嗣皇帝,將來過繼一子爲太祖直系後人。

過繼之事,當初在商洛陸四同高太后有過共識,因爲李自成無後,其侄李過也無後,李來亨乃是養子,除李翠微這個女兒外,李自成一族再無第三代血緣之人。

因此,高太后希望陸四同翠微將來的孩子中過繼一男丁爲李過嫡子,以使李家不絕後。

陸四對此是同意的,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老岳父沒兒子,大舅子李過也沒兒子,真是稀奇。

大順成立後,陸四也是要封李過爲親王的,所以其子過繼給李過將來就是繼承李過這支親王,於他陸家並不虧。

至於李來亨這個小老虎,同他養父李過一樣忠厚仁義,於公於私陸四都要好生培養,將來或可國公,或可郡王,絕不使這位大陸堅持抗清的最後一位漢家英雄沒個好結局的。

但照顧君恩的說法,李自成爲太祖,因無後由陸四這個女婿繼嗣皇帝,那陸四的親爹陸有文還是沒法受封太上皇。

“先生的意思難道是要我尊先帝爲皇考?”

陸四不滿意顧君恩的“迂腐”,當然也能理解這位的心思,畢竟這位是他岳父生前重用的謀士。

看向其他人:“你們如何看此事?”

“這...”

寧紹先猶豫了下,還是決定不要亂開口的話。其他人也是如此,因爲這件事既涉及禮法,又涉及皇位傳承,要是冒然開口說的不對,極易引來後患。

衆人沉默時,馮銓的屁股挪了挪,忽的站出來道:“若遵永昌爲太祖,那將來太祖這一支是大宗,還是監國這一支是大宗?若太祖是大宗,監國爲小宗,則監國登基是爲小宗入繼大宗,置監國百戰創業於何處?若太祖是小宗,監國是大宗,萬一將來小宗窺伺大宗,社稷豈不顛覆?”

說到這裡,馮銓很是鄭重的向陸四一躬身,擲地有聲:“臣以爲左輔所言荒謬,只因監國之江山非繼承於永昌,乃是監國獨力開創,故而臣以爲當爲繼統,而非繼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