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潛入、據點

雖然緬國地處熱帶,但是夜晚在郊外,還是很涼的。

靠坐在一棵大樹背後,蘇七月一直保持着十二分的警覺。

他的周圍,9名組員休憩的位置遙相呼應,幾乎能觀察到整片河流區域的動靜。

蘇七月之所以如此小心謹慎地安排,原因只有一個:他認出了那個女人的身份。

雖然馬琪彤的相貌,和前世的記憶中有些許不同。

但是蘇七月還是一眼就確認了她的身份。

讓他有些疑惑的是,現在這個時候,對方應該是在遠山鎮那邊,和莊焱有交集。

可馬琪彤人卻出現在了緬國境內。

而且,似乎根本沒有去過華夏的樣子。

這確實讓人很是詫異。

當然,蘇七月也知道,前世自己的記憶未必都是一成不變。

在自己這隻蝴蝶扇動了翅膀之後,這一世很多事都已經改變了。

馬琪彤沒有去華夏,甚至沒有認識莊焱,也是有可能的。

至於這個女孩子是否潔身自好,有沒有參與到父兄的生意之中,蘇七月不敢妄下判斷。

也因爲如此,他纔會倍加小心,不給對方留下任何機會。

看看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蘇七月就悄無聲息地從地上坐了起來。

遠處車上的情況,現在已經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個頌帕監視了自己這些人一夜,已經累得不行,正在打盹呢。

確認了這一點,蘇七月目光轉向側後方,對正看着自己的王江川招了招手。

“蘇組長~有什麼指示?”

走到近前,王江川遠遠看了一眼正在車上酣睡的頌帕,低聲詢問道。

頌帕不可信,很可能是敏登或是馬氏父子的眼線。

這一點,蘇組長之前就點過自己了。

王江川有這個動作,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兒。

蘇七月看向湍急的河水,開門見山道:“江川,我們的目標太大,可能已經被對方瞭解到了。”

“現在趁這個頌帕不注意,我要採取一些行動了……”

“組長,您是要單獨行動?”

王江川有些錯愕地問道。

蘇七月應了一聲,接着說:“沒錯。察卡督查那邊,我已經將情況說明了,他也同意我甩開頌帕展開行動。”

“那我們怎麼辦?”

王江川六神無主地問道。

“很簡單,拖住頌帕,讓他沒辦法將消息傳出去。”

蘇七月淡淡說道,“這個人既然能做到克欽邦警察局的隊長,肯定不是單槍匹馬行事。”

“你們幾個既要保護好自己,還要想辦法將他的人給一個個挖出來。”

“只要能將販毒分子在緬國警方的內線都挖出來,察卡督查那邊的行動就再也不會有桎梏了。”

聽到這裏,王江川就釋然地點了點頭。

不過,他還是很擔心蘇七月的安全問題,神情有些猶豫。

蘇七月知道他的想法,直接安慰道:“我一個人潛入過去,目標很小,不容易發現。”

“只要你們能穩住頌帕,我的安全不會有什麼問題。”

“可是~”

王江川還想在說什麼,蘇七月就揮手阻止道:“行了,機會稍縱即逝,不能再等下去了。”

深深瞥了一眼車上的頌帕,蘇七月也不禁對這傢伙有些佩服。

這一路行來,頌帕這傢伙愣是將無法過河的理由說得天花亂墜。

甚至連河水中有瘴氣的故事都講出來了。

他的這些小動作,蘇七月當然能猜出其用意。

毫無疑問,他是想將自己這羣人儘可能長久地拖在這邊。

雖然猜到了這傢伙內鬼的身份,但是沒有真憑實據,無論是自己還是察卡都奈何不了他。

既然如此,蘇七月索性用了一個激進的辦法。

他決定自己一個人渡河,留着王江川他們和頌帕對耗。

只要自己離開一事“木已成舟”,頌帕別無選擇,只能繼續看好王江川等九人。

而在大家有了準備的情況下,他也很難再向外傳遞消息。

將所有事情都考慮得差不多之後,蘇七月毅然而然地決定獨自行動。

雖然前面那處據點未必有什麼重要的線索,但是蘇七月相信,頌帕千方百計將自己這個小組拖在這裏,必然有他的道理。

只要自己能在河對岸有所發現,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就好展開了。

拍了拍王江川的肩膀以示鼓勵,蘇七月很快動了起來。

從樹林到河邊,二十多米的距離,他只用了數秒鐘就到了。

將早已準備好防水衣換上之後,蘇七月悄無聲息趟入了河流之中。

……

“老闆,對不起,事情搞砸了!”

莊園內,匆匆趕到的老貓一臉鬱悶地向敏登作着解釋。

敏登似乎早料到了這個結局。

他淡定地表示道:“不要放在心上,這不算什麼!”

“畢竟,那個女人不過是次要目標而已。現在,我們的主要目標已經出現了……”

聽了這話,老貓頓時來了精神。

“是那小子?”

敏登嗯了一聲,點頭道:“雖然還沒親眼看到,但十有八九錯不了。”

“太好了!”

老貓用力握了握拳頭,手背上頓時青筋畢露。

敏登掃了他一眼,提醒道:“不要大意,對方這次來我們緬國,同樣是有充分準備的。”

“據我所知,這個蘇上校可是帶了一個十人小隊出來執行任務。”

“老貓你雖然有卡爾、恩佐他們幫手,但也不是穩操勝券啊!”

老貓對老闆的話還是能聽進去的。

他嗯了一聲道:“我明白!”

確實,無論從個人戰力,還是和自己配合的默契程度來說,卡爾、恩佐他們都比不上狂牛、刺客他們這些老人。

但是緬國這邊地形、環境,自己太熟悉了。

而且老闆手下也同樣養着一支類似馬家父子的打手,已經從緬國南部趕過來支援了。

這些人雖然實力不濟,但是數量還是很可觀的。

那個年輕的上校要是輕敵的話,說不定都不用自己動手。

沉默了一會兒,看看老貓摩拳擦掌的樣子,敏登就知道了他的心思。

“那個蘇七月的大概位置,馬雲飛的人已經確認了。回頭送完我之後,你就可以帶着卡爾、恩佐他們找過去。”

看了一眼莊園外圍不遠處的河流,敏登淡淡說道:“放心吧,在緬國境內,那小子逃不過我們的追蹤。”

對老闆在緬國國內強橫的實力,老貓一向是清楚的。

他重重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

“阿達,你說少爺是不是太心善了?明明一個大好的機會,可以坐視那個敏登被警方抓捕,幹嘛要去救他啊?”

莊園外圍,看着六輛飛馳而出的車子,一個拿着武器的乾瘦年輕人忍不住向同伴吐槽道。

剛剛出了莊園的幾輛車子,就是來接敏登的。

現在敏登的人已經集齊,緬國警方想再抓住他,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對於自家少爺的做法,手下人都有些不解。

此時聽了同伴的埋怨,另一名微胖的打手就應聲道:“誰說不是呢?”

“明明警方是衝着這老小子來的,咱們少爺卻充英雄去救人。這搞不好,是要引火燒身的。”

閒錢說話乾瘦年輕人連連點頭道:“誰說不是呢。這下說不定警方要將主要注意力放到咱們身上了。”

“你們倆就別在那兒胡說八道測了。”

一個威嚴的聲音在二人身後響起。

兩個打手心中一驚,忍不住向後看去。

看清了來人之後,二人總算是鬆了口氣。

“老葛,你憑什麼說我們是胡說八道?難道我們說的沒道理嗎?”

被叫做老葛的人冷哼一聲道:“當然沒道理!”

“少東家不去救敏登,那誰給咱們分擔壓力?”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克欽邦可是我們的據點更多。”

聽到這裏,先前對話的兩個傢伙就都愣住了。

細細想來,這個同伴說的確實有點道理。

老葛看着呆若木雞的二人,用嫌棄的語氣說道:“行了你們倆,好好幹活去吧,別考慮這些事兒了。”

“話說你們將小姐送到之後,就這樣回來了?也沒幫她守護一晚上?”

被質問的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茫然。

“這個沒必要吧?小姐又不沾這些……”

“就是,人家可是名牌大學生。就算咱們這裏真出事了,警察過去向她問話,都得客客氣氣的。”

聽着二人不着調的話,老葛就無奈地搖了搖頭。

三人說話之間,都沒有注意到莊園外圍的情況。

在灌木林的掩護下,一個人影正快速地向這邊逼近。

不大一會兒,人影已經接近到了莊園外圍一百米的地方。

不用說,這個自然是蘇七月無疑。

接近了莊園之後,蘇七月不再繼續前行,而是開始有條不紊地檢查自己的通訊設備。

確認了所有通訊設備都能正常運行之後,蘇七月這才重新看向了前方的莊園。

“這裏,應該就是頌帕極力掩飾,不想讓我們接近的據點吧?”

看着前方這座氣勢恢宏的建築,蘇七月心裏就暗暗唸叨了一句。

潛水過了河之後,他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終於找到了這裏。

雖然還沒看到莊園裏到底有多少人馬,但是直覺告訴他,這裏可能就是察卡督查心心念念要搗毀的主要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