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支援

妙木山。

一個巨大的半球型坑洞,像是從大地上剜去了一塊似的,與天空遙遙對立。

白色的蛇軀橫倒在坑洞中,一動不動,宛如死屍。

從它那微微張開合起的嘴巴,可以看出白蛇仙人併爲死去,頑強的在生與死邊緣掙扎。

一部分軀體在寶玉爆炸之中消失,能夠看到其中森森沾染血肉的白骨,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兩道人影從白蛇仙人的口中走出,正是白石和琉璃。

他們的衣服和肌膚上沾染着白蛇仙人體內的黏液,除此之外,身上並無傷勢。

白石回頭掃了一眼身後的白蛇仙人,靈魂的火焰沒有熄滅,體內的生命力雖然在快速流逝,但並未死去,還吊着最後的一口氣,成功在死亡的邊緣將自己拉了回來。

“臭……臭小鬼,快幫老身治療……否則……吃了你……咳咳……”

白蛇仙人一邊咳嗽,一邊虛弱的對白石開口,語氣相當無禮。

白石並未在意,走到白蛇仙人身旁,伸出手掌按在白蛇仙人的蛇軀上,將自身的仙術查克拉轉化爲生命力,輸入白蛇仙人的體內,將它從死亡的邊緣徹底拉回。

他一邊施展醫療仙術,一邊感嘆着白蛇仙人的肉體強大。

身軀崩壞到這個地步,仍然吊着氣息沒有死去,不愧是修煉了千年的通靈生物。

其生命力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沒有理會白石和白蛇仙人,琉璃走到了坑洞的中心,只見一顆堪比成年人大小的藍色寶珠滴溜溜的躺在那裡,上面刻着一個‘油’字,正是大蛤蟆仙人生前身上佩戴的那顆寶珠。

在爆炸之後,這顆寶珠依然完好無損的保存了下來。

琉璃走到藍色寶珠的前面,只見上面光滑無污,清晰倒映着她的身影,感到不可思議。

以她的見識,竟然完全無法認出這顆寶珠到底是由什麼材質構成,又是以什麼方式打磨成寶珠的形態。

就連白蛇仙人在爆炸中都差點死去,而這顆寶珠卻能夠完好保存下來,足見寶珠的堅固程度。

光是肉眼可見,也知道這顆寶珠本身,便是忍界難尋的秘寶。

在寶珠的周圍,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凝固肉塊,不出意外,這些凝固起來,像是岩石堅硬的肉塊,應該是大蛤蟆仙人的殘留物質。

作爲與白蛇仙人同級的存在,它的肉體強度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即便是在恐怖的大爆炸中,亦是有所殘留,沒有完全在爆炸中消失。

雖然琉璃不懂研究上的事情,但把這些肉塊帶回鬼之國的研究所,必然會對鬼之國的科學事業,有着巨大的推動作用吧。

另一邊,白石松開了手掌,離開白蛇仙人的身體,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持續爲白蛇仙人輸送生命力,對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而且,即便耗盡他全部的生命力,也未必能將這個狀態下的白蛇仙人徹底恢復。

他所能做的,便是讓白蛇仙人脫離危險,讓它自己的治癒仙術能夠自行運轉,靠着自身的醫療能力,慢慢恢復過來。

白蛇仙人懂得這個道理,也不認爲一個人類,可以立即讓自己恢復傷勢。

它和大蛤蟆仙人的查克拉之所以能夠超越尾獸,是因爲它們本身的身軀,至少也是和尾獸同級,甚至更大。

在體內可以容納的查克拉,自然會更多。

也因此,一旦它們這種級別的存在受到重創,除了依靠自身強大的恢復力,外人很難對他們的傷勢,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白石來到琉璃的身旁,也看到了琉璃一直打量着的藍色寶珠。

他伸手觸摸着這顆藍色寶珠,將自身的感知能力開啓到最大狀態,仔細感應着這顆寶珠的情況。

“如何?”

琉璃感興趣問道。

“應該是用特殊的查克拉玉石,再以天地間純淨的自然能量孕育出來的物質。之前的爆炸,是寶珠中自然能量超出限制產生的特有現象,我過去也做過類似的實驗,只不過實驗暴走後的爆炸威力沒有這麼誇張。”

白石松開了手掌,確定這顆寶珠之前釋放出來的爆炸衝擊,並非是仙術,只是吸收了過多的自然能量,導致裡面的能量超載開始暴走了而已。

和查克拉這種靠自身肉體與精神力量錘鍊出來的能量不同,自然能量來自於大自然,是一種無處不在的能量。

這種能量,在未經馴服之前,會表現出無比狂暴的攻擊性。

這也是爲什麼,仙術的修煉者,必須要擁有強大的查克拉作爲基礎,才能夠修行的原因所在。

通常情況下,一名忍者擁有強大的查克拉,其肉體的能力必然出衆,有着極強的生命力。

因此融入了自然能量,也能依靠強大的體魄,承受住帶有狂暴性質的自然能量的反噬,去掌握大自然的力量。反之,則會在自然能量的侵蝕下,身體出現各種問題,最終死於吸收自然能量的過程中。

也正如此,將大量自然能量聚集之後,不加以疏導和控制,使其暴走產生的爆炸威力,比起尾獸玉這樣的攻擊,也絲毫不弱,甚至威力更加恐怖。

白蛇仙人這樣的存在都差點丟掉生命,要是人類忍者直面這種攻擊,直接會和周圍的大地,化爲一片虛無吧。

“原來如此,難怪周圍的大地全部都枯萎了,一點生機都沒有。這種運行方式,是形成了‘術’的概念嗎?”

琉璃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地面上的沙子,從指縫中隨風飛走。

她能夠感覺出來,大地中的生命力已然喪失,估計很多年之內,這裡都會成爲一塊不毛之地,人獸絕跡。

白石搖了搖頭回答:“不,雖然很接近,但嚴格來說,這其實無法歸納爲‘術’的行列之中。”

術是成型的概念,而這只是一種自然能量的實體應用,本質上就和查克拉實體化後匯聚成的能量團差不多。

只不過自然能量擁有狂暴性質,在匯聚起來之後,會產生摧毀大地的爆炸衝擊。

看似是‘術’,但距離‘術’還有着相當遠的距離。

仙術之所以是仙術,是把自然能量帶到了另外的領域中,與查克拉結合,形成了新的物質。

這種新物質和查克拉一樣,可以形成‘術’的概念。

不過……白石聯想到因陀羅給予他的‘術與印’的論證關係中,在古老的時代,並沒有術與印的概念,作爲大筒木一族的傳承者,他們一招一式便是術,也不需要結印。

白石看着眼前的巨大寶玉,陷入了沉思。

“怎麼了?”

“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在思考,是不是該給火精靈,重新換一個能量核了。”

白石饒有興致的笑了笑。

這顆寶珠雖然是珍寶,但是需要填充能量才能產生作用。

從寶珠的上限來看,起碼可以儲存媲美尾獸量級的仙術查克拉。

如果把這顆寶珠作爲火精靈新的‘心臟’,說不定會從衆兄弟姐妹中脫穎而出,成爲最強的分身吧。

不過,這只是一個猜想。

至於能不能成,還需要把寶珠帶回去研究才能知曉答案。

即使可以作爲火精靈新的‘心臟’,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完成的,需要時間。

白石越過了寶珠,沿着土坑向上跳躍。

片刻的功夫,白石跳出了這個土坑,琉璃緊隨其後。

二人站在土坑的邊緣,展望周圍的環境,周邊的一切都在爆炸產生的衝擊波下,夷爲平地,沙塵陣陣,不見一個活物。

妙木山幾乎一半的地界,都在自然能量的衝擊下遭到了摧毀。

沙塵與瓦礫堆砌起來的廢墟,比比皆是。

只有距離這裡比較遙遠的寺廟一帶,倒是保存的較爲完好,沒有遭到摧毀。

一開始便遠離這片核心戰場的鬼之國忍者們,受到的波及也並不嚴重。

天空中仍有鬼之國的空中部隊展開巡邏,從天空監視妙木山的大地。

“白石大人,琉璃大人。”

數位鬼之國的上忍灰頭土臉的飛奔過來,恭敬的來到白石和琉璃面前。

他們身上的查克拉鎧甲出現了裂痕,腰部、臂膀或是大腿位置出血,但受傷並不嚴重,休養一陣便可。

“情況如何?”

“殘存的妙木山蛤蟆開始向着東邊逃離。”

“九尾人柱力呢?發現他的蹤跡沒有?”

白石問道。

幾名上忍面面相覷,其中一人無奈道:“並未發現九尾人柱力的蹤跡。”

白石點了點頭,並未詢問下去,而是掃向灰濛濛的天空。

這片天地的自然能量十分紊亂,連天候都受到了影響,氣溫開始迅速降低。

這種現象十分反常。

“要繼續追擊嗎?”

鬼之國上忍繼續問道。

“不要太過深入,適可而止即可。至於九尾人柱力……”

白石皺着眉頭,然後放開感知能力,沒有感應到兩大仙人與鳴人的查克拉。

有兩種可能。

一是這三人死在了自然能量的爆炸衝擊中。

不過這個可能性很小,因爲寶珠蓄勢的時候,他們三人已經逃出了一段距離,並不處於爆炸的核心位置,即便被波及,也不會形成致命傷。

二是兩大仙人帶着鳴人逃走,利用了未知手段。

但是自己的感知忍術覆蓋範圍,即便是妙木山外的森林,都能一清二楚的感知。

兩大仙人的行動力,再怎麼迅速,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逃出他的感知範圍。

遠身水嗎?白石想到了妙木山這件特產的神秘道具。

一種可以大幅度縮短行程的趕路道具。

在木葉之中,也有遠身水的裝置,並且是在火影與暗部的親自看護下,完好保存了下來。

因爲這個道具的存在,導致木葉與妙木山聯繫異常緊密起來。

如果是利用遠身水逃走的話,的確可以在短時間內,避開他的感知忍術。

按照白石推測,遠身水的能力,說不定和空間忍術有關。

只有空間類的秘寶,才能縮短兩地行程,以最短時間抵達,這和帶土掌握的神威瞳術相似。

也就是說,一旦進入遠身水之中,就等於到了另一片空間。

白石雖然對自己的感知忍術自信,但對獨立的異時空感到無可奈何。

“算了……九尾人柱力,留給那羣傢伙去處理吧。”

相比起他,曉的傢伙對於尾獸更加看重。

倒是可以把九尾人柱力的情報出售給曉的人,讓他們派遣忍者去處理。

“將下面的那顆寶珠,還有附近的肉塊收集起來,之後搬運回紫苑城。”

白石命令了一句,隨後帶着琉璃前往妙木山的寺廟。

大蛤蟆仙人已死,妙木山殘餘的守衛,也是逃離了妙木山。

接下來,這裡已經成爲了鬼之國的後花園。

聖地千年的收藏,想來不會讓他感到失望。

“是。”

目送着二人離去,幾名鬼之國上忍沿着滑坡來到坑洞的底部,開始收集寶珠與散落到周邊的肉塊。

“志……村……團……藏!”

一姬艱難的從口中吐出這句話,終於明白這名木葉忍者,根本不是尋常的根部忍者,而是根部的領袖——志村團藏本人!

木葉之中,只有他擁有萬花筒寫輪眼!

一時間,一姬像是被緊箍住了一樣,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木葉……孤兒……根部……訓練……機密任務……潛入鬼之國……女兒……取代……殺死千葉白石!

種種早已規劃好的記憶,像是風暴一樣,撕開了她的精神空間,強制灌輸了進來。

企圖將她原本的記憶覆蓋,替換上他人描繪好的記憶藍本。

面對這樣的事情,一姬自然是調集全身的仙術查克拉,開始抵抗瞳術的入侵。

可是,越是反抗,異常的記憶,越是在擾亂她的大腦。

草薙劍從手中滑落,斜插在土裡。

一姬痛苦的皺起眉頭,這股覆蓋上來的記憶力量,讓她的大腦極爲混亂。

如果不是自身的瞳力也足夠優秀,早已經被外來的記憶攻佔大腦,成爲他人遙控的傀儡。

“沒用的,你越是抵抗,這種瞳術越是會深根在你的大腦中。這便是最強的幻術——別天神!”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如夢魘甩脫不掉。

“來吧,這裡纔是你的歸宿,成爲木葉的一份子,然後去殺死你的仇敵千葉白石!”

戴上面具的團藏,踏前一步,對着一姬循循善誘,右眼中的萬花筒寫輪眼,越顯邪異,以及狂熱。

他向一姬伸出枯槁的手掌,身上盡顯慈祥的氣息。

啪!

冰冷的五指覆蓋住團藏臉上的面具。

團藏面具下的雙眸微微瞪大,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咔!

在手掌用力的蹂躪下,團藏臉上的面具開始崩碎。

一姬的三勾玉寫輪眼顯現猙獰之色,毫不客氣抓住團藏的臉部,對準地面按去。

轟!

地面轟塌。

隨着岩石飛起的,還有從團藏身體上噴濺出去的鮮血。

抓住團藏臉部的五指,也是沾滿了鮮血。

那張臉面,已經血肉模糊,失去了呼吸。

然而,做完這一切的一姬,腦袋又開始劇痛起來。

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瘋狂擾亂她的意識。

木葉……木葉……木葉……木葉……無數關於木葉村的記憶,在她腦海中浮現。

儘管知道這些虛假的,是別人安插在她腦海中的虛僞記憶,可是,無法驅逐。

這樣的記憶,在她的大腦中紮根,並以此爲基石,朝着她的精神空間侵蝕,準備取代她原本的記憶。

“怎麼可能?”

看到在那裡臉色掙扎的一姬,知曉內情的根部忍者們,露出震驚之色。

連三代火影都無法反抗的究極瞳術,竟然有人可以做出抵抗,沒有在第一時間淪爲瞳術的傀儡。

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把她帶走!”

看着陷入混亂的一姬,一位根部的上忍當機立斷,選擇主動出擊。

身後的根部忍者,也隨之跟上。

無論如何,這件‘兵器’都要奪走,然後成爲木葉用來對付鬼之國的利器。

面對根部包圍的一姬,殘存的意識,做出反射性的動作,揮出一拳。

驚愕的根部上忍慌忙用雙手招架。

轟!

一個照面,根部上忍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雙臂的骨頭被震裂開來,在半空中發出悲痛的悶哼聲。

其餘的根部忍者俱是眼前一花,只見到兩隻手伸出,一手抓住一人的腦袋,相互撞擊。

砰。

血漿四散,濃郁的血腥味瞬間塞滿了空氣。

站在血泊中的一姬,一股懾人的氣息開始纏繞住她的身體,肉眼可見的藍色查克拉,化作洪流從體內噴薄出來,彷彿在空中形成了一頭猙獰的巨獸虛影,仰天吼叫。

空氣中的壓力陡增,讓準備上前接近一姬的木葉忍者,俱是身形一顫,止住了步伐。

尤其是負責感知的忍者,在一姬爆發出查克拉的一瞬間,眼淚和鼻涕都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前所未有的恐懼,毫無道理的侵佔了他們的瞳孔。

“怪、怪物!這種查克拉,怎麼可能——”

他們從未見過這麼離譜的查克拉。

無窮無盡,看不到底。

從體內噴涌出來,光是查克拉形成的實體衝擊,就讓周圍的木葉忍者無法近身。

與其說是人類,不如說是一頭披着人皮的尾獸。

“不要慌,她已經被幻術控制住了,全體——”

‘進攻’兩個字還未從口中高喊出來,一道身體凝實的熔岩武士,出現在一姬的身後。

原本在另一側戰場橫行肆虐的熔岩武士,在一姬的召喚下,無視了距離,出現在一姬這個主人的身後。

查克拉劍上迸發出火焰,把周圍的大地烘烤成地獄。

染血的雪地,化作紅色的溪流汩汩流淌。

熱浪灼燒皮膚,倒在周圍的屍體啪嗒啪嗒發出燒焦的聲音。

在高溫合攏,空氣都被扭曲的火焰領域中,一姬猛地擡起頭,長髮飛揚,以空洞幽鬼般的血紅眸光照射向前方。

在她身後的熔岩武士,眼中釋放出熾白的光焰,揮動手裡的查克拉劍,重重插入了地面之中。

一時間,大地震動,赤色的火柱毫無預兆從大地中爆發出來,衝向天空,將一姬與熔岩武士的身影全部吞沒,在火柱中失去蹤影。

於是,這道火柱一般的天地囚牢,成功將內外的世界分離開來,化作一片外人無法接近的火焰禁區。

土之國,西部。

這裡已經淪爲了激烈的戰區。

對於參戰的巖隱村忍者,尤其是參加的新人而言,覺得眼前的戰場是一個夢。

一個不願意醒來的噩夢。

頂着往來交錯的炮彈,聽着隊長們的衝鋒號令,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和鬼之國的鋼鐵怪物較量。

儘管不停的用忍術,用攜帶好的炸彈包,從正面,或是從側面去打擊鬼之國的鋼鐵部隊,但是這些奔跑起來就在不停咆哮的鋼鐵怪物,彷彿無窮無盡一樣。

毀掉了一輛,還會有新的一輛衝出來。

就好比工廠裡面的產品,可以流水線的不斷產出,然後源源不斷投入戰場。

而他們,一旦死去,卻沒辦法從‘工廠’裡再次出來了。

在炮彈轟擊得寸草不生的泥地之中,不少巖隱忍者爲了躲避炮擊,用土遁製造壕溝,一邊避開對方的強大火力,一邊以此來阻止敵人鋼鐵部隊的前進。

如果單純是一堆機械鋼鐵,那麼,以土遁忍術,並不怎麼畏懼。

但是鬼之國也深知這個道理,他們作爲製造者,十分清楚他們造出來的鋼鐵部隊,存在什麼樣的缺陷。

若是沒有隨軍負責牽制,那這羣笨重的鋼鐵,在忍者們眼裡便是笨重的活靶子。

因此,就成了眼前這副‘鋼鐵部隊若是出動,忍者部隊緊隨其後’的場景。

只要不把護衛的忍者部隊殲滅,那麼,這羣不知疲倦的鋼鐵怪物,就會無休無止的推進戰線。

幾百輛這樣的裝甲炮車,只要能衝出去十分之一,就可以讓巖隱的大後方,陷入恐怖的慌亂之中。

而想要破壞一輛裝甲炮車並不簡單,儘管上忍有破壞它們的能力,但也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時間。

中忍與下忍碰到這樣的,基本上要麼使用土遁潛行術躲到地底,要麼有多遠跑多遠,別出現在炮彈的射程之中。

儘管大多時候都是沒能跑出炮彈射程,就會被一發送上天。

即便待在用土遁製造出來的壕溝中,在如此密集的火力覆蓋下,也可能連同壕溝倒黴的一起被炮彈炸飛。

“繼續戰鬥,土影大人正在爲我們開路,勝利屬於我們!”

一處壕溝之中,巖隱上忍滿身泥污和鮮血,有敵人的,也有自己人的,他指揮着所屬小隊的人員,繼續向鬼之國的部隊發起進攻。

而壕溝的一些巖隱忍者,面色稍見恍惚。

這幾天耳邊總是迴盪着炮火的轟炸聲,導致精神上出現了一點問題。

每次聽到耳邊傳來這樣的炮彈吼叫聲,身體都下意識的開始顫抖,一種沒由來的恐懼在心底悄然生根發芽。

於是,新一輪的衝殺開始了。

天空密佈炮火轟炸後的黑雲,而即便是在天空中,亦是火力轟擊的範圍內。

接連不斷的爆炸,在天空中生生拉出一條綿延的戰線。

狂風,閃電,岩石,不停的轟擊敵方的空中部隊,想要搶佔制空權。

鬼之國的忍者也開始向前繼續推進。

每一輪巖隱忍者的衝殺,都會給他們帶來不輕的損失。

儘管他們裝備精良,有着相較於敵人先進的技術,也有機械化部隊這種具備遠程火力的戰爭兵器,可是戰爭是伴隨流動性的。

一旦敵我雙方的忍者展開難分難解的浴血混戰,那麼,機械化部隊的火力,必然會受到限制。不然稍有不慎,會把自己人也炸飛,與敵人一同送上天。

於是,鬼之國的忍者部隊,在上忍的率領下,與巖隱部隊展開新一輪的交手。

機械化部隊也隨之前進,向前推動,以威力較小的炮彈,開始掩護戰鬥。

即使威力較小的炮彈,也擁有輕易把人炸飛的威力。

轟!

一陣炮煙過後,人羣直接炸飛。

想要從後襲擊的巖隱小隊,被炮彈精準的直擊,在隊伍中間炸開。

來不及閃躲之下,隊長上忍只匆忙展開一道土牆,緊接着整個人和土牆都被炸飛,開始在地面上翻滾。

他從雪地上爬站起來,甩了甩頭,挖着耳朵,響在耳畔的炮擊聲,差點讓他的耳朵失鳴。

就在他準備再度上前偷襲時,嗡嗡嗡,嗡嗡嗡的震動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站立的地方是一個不怎麼陡峭的斜坡。

前方是雙方廝殺的戰場,後方是一塊空曠的平原地區。

他聽到這種熟悉到令人感到心顫的聲音,下意識轉身回頭,整個人呆住了。

數不清的黑色鋼鐵在平原的雪地上飛馳,每一輛裝甲炮車都會在雪地上留下兩條平行的軌道直線。

在每一輛裝甲炮車的周圍,都會隨上數名身穿制式服裝的戰鬥人員。

裝扮像是忍者,又不像是忍者。

跟隨在裝甲炮車身旁的他們,如同一匹匹黑色的野狼,混入漆黑的鋼鐵洪流中,朝着前方的戰場衝刺。

嗡嗡發顫的大地,彷彿在哀鳴。

“這……這是什麼啊……”

這支機械化部隊從哪裡來的?

鬼之國有那麼多忍者嗎?

爲什麼會在這種時候出現?

雖然有衆多疑問,但他的問題無人回答。

衝刺在最前方的裝甲炮車調整着炮架的角度,只看到一排密集的火光從炮筒中衝出,瞄準自己這邊飛來。

在劇烈的衝擊中,血肉與骨骼的撕扯聲,以及大地破碎的轟炸聲,清晰響在巖隱上忍的腦海中。

在恍如隔世的感覺中,巖隱上忍的眼前以無盡的漆黑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