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戰爭開始之前,被包圍的瑪麗喬亞

幸好宇智波佐助沒有失了智。

如果不是他攔住白鬍子海賊團的話,白鬍子海賊團可能不用去馬林梵多了,或許會直接被抓起來一起上處刑名單…

製造一場聲勢浩大的戰爭…

而在這場戰爭之中,將這個世界操控在手中,不論是力量還是勢力似乎這就是上原奈落的目的。

比如在忍界的時候,上原奈落一手主導了第四次忍界大戰,最終的結果是好的,但是整個忍界心態都崩了…

不過…

這個世界的人心態似乎強大點吧?

不論如何,這場戰爭走到現在已經不可避免了,除非上原奈落願意強勢插手製止這場戰爭。

整個白鬍子海賊團的本團,三艘莫比迪克號全部鍍膜完成以後,他們帶着冥王雷利匆匆下潛趕往了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除了他們以外…

還有兩個上世代的殘黨。

冥王西爾巴茲·雷利和金獅子史基。

至於所有的附屬海賊團,全部集體行動朝着馬林梵多行使而去,一路上監視白鬍子海賊團的軍艦盡皆被他們清掃…

七水之都。

正在白鬍子海賊團趕往馬林梵多的時候,停留在七水之都的新雷德·佛斯號也啓程趕往了海軍本部馬林梵多的方向,他們是紅髮海賊團的餘黨。

因佩爾頓監獄。

一艘軍艦停在了這裡,王下七武海馬歇爾·D·蒂奇在這個時間進入了因佩爾頓監獄,嘻嘻哈哈地闖入了這座大監獄的底層。

就在這個時候…

一支大船團趁着機會緩緩繞過了因佩爾頓大監獄,通過大監獄的正義之門進入了漩渦海流,爲首的是一艘龍頭大船。

這是革命軍的大部隊。

白鬍子海賊團,紅髮海賊團的餘黨,革命軍大軍,全部都在朝着馬林梵多的方向行駛而去。他們將會在今天抵達了海軍本部基地。

海軍本部。

馬林梵多。

這座島嶼前所未有地戒備,十萬海軍黑壓壓地積攢在馬林梵多的廣場上,一羣海軍本部中將站在裡面,指揮着自己的部下各自檢查武器,時刻準備參與戰鬥…

每一個海軍本部中將都如雷貫耳!

鬼蜘蛛中將…

道伯曼中將…

……

火燒山中將…

梅納德中將…

這些在偉大航路讓海賊們聞風喪膽的海軍中將,除了一個讓他們蒙羞的本部中將,全部聚集在了這裡…

“話說起來,上原中將呢?”

梅納德咬着自己的香菸,慢吞吞地開口道:“直到今天這個大日子,那傢伙還在香波地羣島那邊沒被調過來嗎?”

“應該是沒有吧?”

鬼蜘蛛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低聲道:“一個得罪了兜參謀的人,還能夠在香波地駐守,已經算是給了他一個不錯的安排吧!”

“這已經非常優厚了。”

鼯鼠搖了搖頭,輕聲開口解釋道:“他的實力明顯不能和本部中將的軍銜匹配,能讓他在一個支部基地做司令官,總感覺是對支部那些士兵的性命不夠負責…”

“不說那傢伙了,王下七武海都來了嗎?”

“還剩下一個馬歇爾·蒂奇沒有趕到,其他的王下七武海都已經在這裡了…”

“今天…希望能一切順利吧!”

“是啊…”

“希望能少一些士兵犧牲…”

“不用擔心這種問題,藥師兜中將佈置的戰鬥什麼時候會有太大犧牲,戰損率超過五成的話,一定是我們這些指揮官有問題吧!”

“那可是白鬍子啊…”

“還有革命軍那羣不安分的傢伙!”

一羣中將湊在這裡熱鬧地聊着天,每個人的臉上都沒什麼笑意,因爲他們不知道過了今天以後,還會不會有明天可言…

今天…

正是公開處刑的日子!

藉助着之前一個星期的緩衝時間,海軍不斷調兵遣將,建造馬林梵多的防禦陣線,從而最大程度地發揮他們的地利優勢。

一排長長的處刑臺坐落在馬林梵多廣場中央。

所有在公開處刑名單上的海賊、革命軍幹部等等全部都已經被押送到了馬林梵多的地牢裡,他們將會在今天被海軍處決。

而在處刑臺的下方…

那是海軍本部三大將的防守陣線。

赤犬,青雉,黃猿。

海軍本部最高戰力已經聚集在了這裡。

現在三位海軍大將坐在處刑臺的下方接受着十萬海軍矚目,他們三個人卻心情不一地還在閒聊着。

只是,他們聊得並不是白鬍子海賊團。

赤犬坐在中央的椅子上,扭頭看了一眼青雉,他的臉上帶着一抹揮之不去的暴躁:“哼,曉那邊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場戰爭是他們一手操控引起的,現在卻還不出面嗎?”

“你也是曉的一員,薩卡斯基…”

青雉搖了搖頭,他的神色間依舊平靜:“不過也不用擔心,今天應該就會收到消息了…”

“是啊。”

黃猿抿了抿嘴,笑嘻嘻地開口勸說着自己的同鄉:“薩卡斯基,根本不需要着急呢,曉沒有命令的時候,我們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至於他們下達了命令以後,那就去執行不就好了麼…”

即使海軍本部三大將全部加入了曉組織,他們終究還是走上了不同的路,只不過這一次明顯有些區別。

在海軍之中,赤犬明顯是一個手腕強硬的鷹派,向來主張不惜代價消滅一切海賊;然而在曉組織之中,赤犬又成了一個詭異的鴿派,主張曉組織不要過分干擾海軍…

相比較赤犬…

作爲赤犬老對手的青雉明顯就有些不同了。

在海軍之中,青雉是一個手腕稍微有些溫和的鴿派,對於任何事都有他的雙面做法;然而在曉組織之中,青雉又成了一個詭異的鷹派,希望曉組織取代世界政府接管海軍,終結大海賊時代…

因爲曉組織的實力很強。

或許正是因爲曉組織的實力太過強大,而且曉組織對待底層平明並不像世界政府一樣無情,甚至他們鼓勵更多平民變得越來越強,然後這些強者再加入曉組織…

真是離譜。

相比較赤犬和青雉的話…

黃猿的心態就比較溫和了。

如果曉組織接管海軍的話,憑藉着他的實力和地位,以後還可以繼續執行自己模棱兩可的正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如果曉組織不會過多幹涉海軍,憑藉他的大將身份,還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黃猿沒什麼優點,就是心態極好。

哪怕是當初得知了青雉和赤犬都是曉的成員,黃猿也能迅速擺正自己的心態,迅速融入海軍大將和曉的臥底雙重身份。

“哼!至少也要讓我們知道他們的目的吧!”

聽到了黃猿的話,赤犬抱着自己的手臂冷哼了一聲,沉聲道:“曉那羣傢伙…是想要利用海軍消滅白鬍子海賊團麼?”

“不可能。”

青雉一言打斷了赤犬,慢吞吞地開口道:“依照他們的力量,做到這種事沒什麼難度吧?”

“誰知道呢…”

黃猿笑嘻嘻地開口繼續道:“說不定是想要征服世界呢?七武海那邊似乎聊得不錯呢…”

“哼…”

赤犬冷冷地打量着那邊的王下七武海,甕聲道:“除了波雅·漢庫克那個女人,其他的都是他們自己人…”

“薩卡斯基,是我們自己人。”

青雉仰頭看了看天,糾正了一句赤犬。

馬林梵多防守陣線最前方。

那裡是王下七武海的所在地。

海軍顯然是想要把王下七武海當作衝鋒陷陣的角色,這些王下七武海也沒有什麼意見。

除了馬歇爾·D·蒂奇以外,其他的六個七武海就在馬林梵多防禦線的前方,他們一羣人在這裡隨口聊着天。

這些王下七武海之間似乎並不缺少聊天的話題,甚至連波雅·漢庫克這個局外人,都隱隱有種感覺…

其實王下七武海之間關係還不錯。

作爲整個馬林梵多戰場的中心,藥師兜作爲這場戰爭的總指揮,佛之戰國作爲海軍元帥,他們兩個人現在就站在處刑臺上。

除了他們,還有卡普中將。

因爲今天處刑的名單裡有着路飛三兄弟。

佛之戰國不希望卡普做什麼傻事,因此才讓卡普站在這裡,萬一卡普做了什麼傻事,自己能夠隨時制住這位老友。

“三個小時前,紅髮海賊團的殘黨本·貝克曼在七水之都進行了補給;兩個半小時前,革命軍的首領多拉格的身影出現在了因佩爾頓大監獄附近;一個小時前,白鬍子海賊團從我們的監視中消失了。”

藥師兜摸着手中的電話蟲,平靜地開口繼續道:“根據時間來推算的話,看起來他們馬上就會從香波地那邊趕到馬林梵多…”

“一切準備都做好了麼?”

佛之戰國皺了皺眉頭,俯視着馬林梵多廣場的海軍,沉聲道:“即使是有着十萬精銳,也未必能夠輕而易舉地解決掉白鬍子,何況還有宇智波佐助那個傢伙和多拉格…”

作爲曾經和白鬍子追亡逐北的對手,佛之戰國很瞭解白鬍子的力量,也清楚那傢伙真正憤怒起來能夠爆發出何等能量!

毀滅馬林梵多…

對於白鬍子來說不是什麼難題!

“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

藥師兜搖了搖頭,輕笑着開口道:“除了海軍以外,CP特工們也會全部參戰,解決他們綽綽有餘…”

馬林梵多的地牢裡。

一具具棺材在這裡擺放着。

一個個穢土轉生的忍者從棺材中走了出來。

站在這羣穢土忍者的前方,則是一羣身穿制服的特工,他們全部都是各個忍村的暗部上忍,此時此刻他們正面露敬畏的望着最前方的幾個身影!

無,二代土影。

鬼燈幻月,二代水影。

艾,三代雷影。

羅砂,四代風影。

猿飛日斬,三代火影。

至於初代火影、二代火影和四代火影以及宇智波斑,現在卻不在這裡。

除了這些CP特工們以外,還有一羣海軍科學部隊的和平主義者機器,它們將會成爲收割海賊的利器!

如今,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整個海軍本部的所有戰力都已經集合,直播電話蟲也已經打開。

“時間差不多了。”

佛之戰國打量了一眼周海軍的佈陣,拿着手中的一張紙走向了處刑臺中央的話筒邊,輕聲開口道:“先把人全部都帶…”

卟嚕卟嚕…

卟嚕卟嚕卟嚕…

電話蟲的聲音急促地響了起來。

佛之戰國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全世界都在矚目的時候,誰來給他打電話蟲了?

佛之戰國慢慢轉身走到了旁邊,接通了電話蟲,看着電話蟲上的模樣,他的表情頓時詭異了起來…

因爲給他打電話蟲的人是五老星。

佛之戰國的表情微妙,這是什麼情況?五老星爲什麼要給他電話蟲,直接找他們五個老傢伙的親信藥師兜不就夠了麼!

然而當戰國剛剛接通電話蟲以後…

五老星其中的一個老人急促地聲音落入了戰國的耳中:“戰國,瑪麗喬亞被包圍了,現在馬上派所有海軍趕來支援,速度一定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