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冰雪世界中的追殺

……

曾易對於方向感,有些不擅長。

說直白一點,就是路癡。

但是,在這幽密的星斗大森林裏,曾易認爲這也是正常的事情。

畢竟,星斗大森林的面積很大,橫跨天鬥,星羅兩大帝國,面積如此寬廣的原始森林,裏面又是枝繁葉茂,曾易相信,無論是誰在這種地方,都會迷失方向感。

要是有誰敢說自己清楚星斗大森林裏的任何一個地方,知道每一條路線,曾易肯定不會相信,吹牛皮誰不會?

要是還繼續堅持的話,那曾易只想和他當場對線。

所以這不是路癡不路癡的問題,宛若迷宮一樣的原始森林,有時候甚至連自己走反了都不清楚。

而且,自己身處的地方,還是森林的深處地帶。

在森林悠悠轉蕩了足有一個月的時間,曾易也是感到很無奈。

但這並不會對曾易造成什麼困擾。

反正他也不急着出去,在這森林裏待久一些也沒有什麼問題。

以現在的實力,曾易並不懼怕星斗大森林裏的魂獸,因爲沒有幾隻魂獸能威脅到自己的性命安全。

當然,十萬年魂獸可能會有危險,但曾易沒事也不回去惹它們啊。

再說了,星斗大森林裏的十萬年魂獸就那幾只,它們的智慧也不下於人類,也不太可能會對曾易進行追殺。

一個能跑,跑的得還特別快速,精通各種躲藏的手段,這樣的目標,十萬年魂獸就算是遇到了,它們也會很頭疼。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在這幽密的森林裏,很容易讓人失去對時間流逝的感覺。

不知不覺中,曾易的魂力也提升到了五十四級的程度。

不過,曾易卻發現了一絲的不對勁。

他感覺到,自己前行的方向,周圍的溫度開始逐漸變冷起來。

一直朝着這個方向前進,到最後,附近的樹木上已是覆蓋上了一層白雪。

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紛紛揚揚的從天上飄落下來,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帳篷,大地似乎陷入的沉睡之中。

一切的生機,都被這冷冽的冰雪覆蓋。

曾易站在這雪白的空間中,擡頭望天,天空之上,有着無數細小的雪花飄落,就像是飛舞的雪精靈,這場景真是無比的美麗。

這是,真正的冰雪世界。

不過,這震感的雙眼中,卻流露出了一絲疑惑。

冬天到了?

曾易記得,自己初進星斗大森林的時候,是從星羅帝國進入的森林。

但是,星羅帝國所佔這個斗羅大陸的面積,是屬於南方,而天鬥帝國佔據着大陸板塊的北方。

曾易在星羅帝國轉悠了有一年的時間,似乎是因爲處於大陸版塊南部的原因,星羅帝國的大部分地區,即使是冬天,也很少下雪。

而眼前的場景,確實一副白雪皚皚,冰封雪飄的景色,很難想象這種場景會出現在星羅帝國。

那就是說,自己現在的位置,是天鬥帝國?

不過這種冰天雪地的模樣,應該是天鬥帝國的最北部吧。

曾易心中猜想着。

自己能出現在天鬥帝國的境內,曾易也不意外。

畢竟,星斗大森林橫跨兩大帝國,曾易又是亂走的,出現在那一個位置,都不會意外。

對於眼前的雪景,曾易也是非常的有興趣,自己在斗羅大陸生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壯觀的雪景。

而天鬥帝國的最北部,曾易也聽說過,那是一個神祕的冰雪世界,沒有人知道,這冰雪世界的深處,會有着什麼。

因爲,探索的人,幾乎沒有一個能活着回來。

也有人猜測,那冰雪世界的深處,有着十萬年魂獸棲息,類似於星斗大森林的最中心地帶。

曾易也有打算,要來着給地方探索。

畢竟自己的目標,除了修行之外,就是周遊世界。

可以說,曾易除了是一個魂師之外,還是一個周遊大陸的冒險者。

如此來帶這個地方,不正好隨了自己的心願。

站在這被冰雪覆蓋的冰封森林中,林中不斷有着寒風吹過,發出的聲音,更像是鬼嚎一般,聽着不由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刺骨的寒風幽幽吹襲而過,即使是曾易,也感覺到了寒冷。

雖然可以用魂力來做到禦寒,但是這樣也是極爲的消耗魂力。

而且,現在還是處於魂獸森林之中,隨時都有可能受到魂獸的襲擊。

屬於冰雪世界中的魂獸,應該多數都有着冰屬性,而且在這種環境惡劣的地方成長的魂獸,也更加的強大。

曾易也是不敢大意。

在風度和溫度之間,曾易還是很快的就做出了選擇。

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件毛皮大衣,穿在了身上。

曾易能從着冷冽,呼嘯而過的寒風中聽出,這裏已經裏出去,很近了。

向着寒風吹來的方向,曾易邁步,緩緩走去。

奇怪的是,在那覆蓋了厚厚一層的白雪的地面上,卻沒有留下一絲的腳步痕跡。

這讓人感覺,他就像是在這環境光線有些幽暗的冰封森林中,一個遊蕩的幽靈。

當然,這對於能夠精準控制力量和魂力的曾易來說,非常簡單,比在水面上行走還要簡單。

要知道,腳印,也是很多魂獸獵食的一個重要線索。

曾易這樣做,也能躲避過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這宛若鬼哭般的寒風呼嘯,這處幽暗的冰藍色空間中,冰雪飛舞,凌亂。

雪下得越來越大,地面都樹枝椏上的積雪,覆蓋了一層有一層。

這冷冽冰寒的風中,也傳來了一絲血腥的氣味。

急促的奔跑聲,離亂的呼吸聲,還參雜着血腥的氣味。

這漫天飛舞的大雪之下,銀裝素裹的大地之上,兩隊身影正在極速奔跑,追趕,在這幽暗的冰封森林中穿梭。

血腥的氣味逐漸濃郁,那白色的地毯之上,也染上了血色。

“張叔!把我放下來吧!他們的目標是爲我!不然大家都會死的!”

那位被一位身材壯碩,身穿這白銀鎧甲扛着的素衣少女,俏臉上已經是佈滿了淚痕,還有着悲傷。

一支百人的護衛隊,到現在,只剩下不到十人。

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死!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背叛。

不過,這位大叔彷彿卻沒有聽到少女的話一般,依舊全力奔跑着,一臉絡腮鬍的臉上,滿是堅毅之色。

只要進入了這冰封森林深處,那就有一線生機。

“公主殿下,您在說什麼傻話?作爲您的騎士,守護你的安全,這是我應盡的職責!”張叔看了肩膀上的公主一眼,眼眸中露出了慈祥之色。

“公主殿下,你一定要活下去!”

這時,他突然停了下來,把公主交給其他人。

“帶着公主快走!老夫來擋住那些背叛者!”

“團長!”其他人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團長,一副不可思議之色。

但是,他已經是做出了決心,雙眸瞪得如銅鈴一般,冷喝道:“快走!別忘了你們是一個騎士!更是一名軍人!”

見團長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他們也不在說些什麼,只能帶着悲痛,眼含淚水。

他們知道,不這樣,他們誰都跑不掉。

“我也要留下來!”

張叔看着這個年輕的騎士,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

“記住!一定要把公主帶回王都!這是我對你最後的請求!”

“快走!”

說完,他大吼一聲,身體迸發出強悍的魂力,強大的力量把他們甩飛!

他轉過身,一把寬大的重劍在手上顯現,澎湃洶涌的魂力瀰漫而出,瞬間震散了周圍的冰雪。

那漫天飛舞的凌亂雪花之下,那高大的身影周圍,閃亮着七個耀眼的魂環。

“父親!”

“張叔!”

聽着背後傳來的兩道悲切的呼喊,他那粗狂的臉上,展露出了決然的微笑。

而眼前,那些黑影,正在逐漸的接近。

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死,但這種時候,死亡的恐懼,他已經不在意了。

至少,作爲一名臣,他盡到了責任。

作爲,父親,也做到了最大的努力。

一定要活下去啊!

若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