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第十一章 五重天‘千蛐’

人族三大王朝,無數老百姓們在歡喜過年,炮竹聲聲,煙花綻放,妖王爲禍越來越罕見,人們日子也越加安寧。

然而在海底的小型洞天內,隱祕密室內。

九淵妖聖站在密室內,妖力催發密室雕刻着的密密麻麻符紋,符紋綻放銀白光芒,密室中央的水池漸漸浮現畫面,顯現出了星訶帝君的影像。

“帝君,形勢越發糟了。”九淵妖聖有些焦急說道,“這才三個多月,神祕神魔在天下處處探查妖王,甚至我們都推算不出他探查的規律。僅僅三個月,我們就已經損失十餘萬妖王,雖然我們儘量隱瞞消息,可妖王們還是慌了起來,它們畢竟很多都是相互結識的,發現如今戰死妖王極多,自然恐慌。”

“甚至我們打聽到,普通妖王們如今怨氣很大。”

“逃又逃不掉,人族神魔不斷屠戮。我們又不允許它們回妖界,這些普通妖王們已經開始有極少數投靠人族宗派的了。如果再這麼強逼下去,無路可走,投靠人族的妖王恐怕會更多。”

九淵妖聖稟報說道。

“投靠人族?”星訶帝君皺眉。

“是,人族那邊挺友好,甚至開放洞天讓妖王自由居住。”九淵妖聖輕聲道,“我們是不是,讓妖王們透過衆多世界入口先回妖界?”

“如今在人族世界,只剩下不足五十萬妖王。”星訶帝君平靜道,“它們不能回去,回去了,消息便難以控制住。整個妖界無數妖王都會知道……有神魔在人族世界天下處處屠戮妖王。下次想要再調動百萬妖王,就難了。”

派遣到人族世界,躲藏着和人族鬥。妖王們還能接受。

若是知曉,派遣去幾乎是送死。

妖王們自然會牴觸。

“僅僅數十萬妖王,損失了都是小事。”星訶帝君淡然道,“只要能擊殺那位神祕神魔。”

“是。”九淵妖聖乖乖應道,“可是恐慌會逐漸發酵,投靠人族的妖王會越來越多,我們怎麼辦?”

“千蛐來到人族世界,也有近一年了,它什麼時候能恢復到五重天?”星訶帝君問道。

“千蛐老弟一直用心修煉,在稟報帝君前,我剛詢問過,它說最快還要半年。”九淵妖聖說道,“那神祕神魔按照速度,或許要一年時間才能掃清所有妖王。但是恐慌下,怕是半年時間,妖王們就徹底崩潰了。到時候妖王們大多投靠人族……都很難安排足夠多的‘誘餌’引誘那位神祕神魔繼續探查追殺。”

“命令千蛐,一個月內必須成五重天。”星訶帝君冰冷道。

“這會損傷肉身根基,本就是奪舍,再傷了根基。”九淵妖聖猶豫道,“將來成妖聖會很艱難,甚至可能恢復不到妖聖層次,千蛐定不會願意。”

“我會送來一枚‘聖體靈丹’給它。”星訶帝君停頓了下,又道,“《聖體天心卷》也會一同帶給它。”

……

“聖體靈丹?《聖體天心卷》?”

千蛐妖聖微微皺眉。

“寶物今天就能到,帝君嚴令,你必須一個月內成五重天。”九淵妖聖嘆息道,“千蛐老弟你是吃了虧,短時間強行提升到五重天會損傷根基,但有聖體靈丹,至少能轉修聖體,也可以修行《聖體天心卷》,修聖體,體天心。你或許能更快達到天地境呢。”

“說得好聽。”千蛐妖聖轉身就走。

“千蛐老弟……”九淵妖聖開口。

“一個月內我必定突破。惹怒帝君,九淵你恐怕會直接殺掉我吧。”千蛐妖聖聲音傳來。

九淵妖聖神情一鬆。

黑袍北覺在旁邊凝聚出現。

“我說了,它會乖乖答應的。”黑袍北覺輕聲道。

“你一力推動此事,可把它害苦了。”九淵妖聖搖頭道。

“可帝君還是仁慈的,賜下聖體靈丹和《聖體天心卷》。”黑袍北覺平靜道。

“逼急了千蛐,或許就不會用心做事了。”九淵妖聖說道。

……

奪舍妖聖,若是不顧損傷肉身提升到五重天妖王,自然不是難事。可既然奪舍,本就該百般呵護這新的肉身,提升元神和肉身契合度。哪能肆意壓榨?

千蛐妖聖沒得選,也卡在一月期限的最後一天,終於突破到了五重天。

“轟隆隆~~~”

千蛐妖聖從閉關靜室內出來,氣息也強大許多。

靜室外站着九淵妖聖、重玄妖聖、火龍妖聖、黑袍北覺這四位。

“我已經突破到五重天,可以施展因果血咒祕術了。”千蛐妖聖平靜道。

“麻煩千蛐老弟了。”九淵妖聖笑着將一塊令牌遞給千蛐妖聖,“藉此令牌,能感應到所有妖王位置,你用完後可得還我。”

“我會在許多妖王身上,下了因果血咒。”千蛐妖聖點頭道,“一旦那神祕神魔大規模擊殺,也會殺到這些被下了血咒的妖王。我的‘血咒’便會附在他的因果上!除非他在因果一道上達到極高境界,否則都察覺不到。就算能察覺……也剝除不了血咒。”

“因果玄妙,封王神魔對因果瞭解都很少。”九淵妖聖笑道,“那位神魔,也定察覺不了。”

千蛐妖聖點頭。

它很自信。

一般修行到‘洞天境’巔峯階段,才會逐漸參悟因果。

甚至整個妖界,妖聖層次能施展‘因果血咒’的也只有它一個千蛐妖聖。如果目標僅僅只是封王神魔,幾乎不可能察覺到。

“這次辛苦千蛐老弟了。”

“千蛐老弟,功勞極大。”重玄妖聖、火龍妖聖也都說着。

黑袍北覺則是看着千蛐妖聖,露出笑容:“千蛐妖聖,相信帝君定會記得你的付出。”

千蛐妖聖看了眼黑袍北覺,卻沒說話,轉頭就走。

於是……

千蛐妖聖持着令牌,在茫茫天下,開始悄然接近一位位妖王,在妖王身上下因果血咒。

“契。”

千蛐妖聖施法結印,以自身元神和血氣爲根本,以妖力爲工具,施展出‘因果血咒印’,悄然滲透進妖王巢**一名普通妖王體內。

雖然這妖王巢穴有八位妖王,它僅僅在其中兩位身上留下因果血咒。

……

僅僅一天時間,千蛐妖聖便在足足三千名妖王身上留下因果血咒,這也是它能施展的極致。

這三千名妖王分散在天下處處,包括海洋和陸地。

“大功告成。”千蛐妖聖返回小型洞天,面對九淵妖聖,它平靜而自信,“誘餌已經佈下,就等魚上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