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第十章 北海深處

人族的黑鐵天書不少,但稱得上‘帝君級絕學’的卻很少。甚至人族誕生過的一些帝君,都沒能自創出帝君級絕學。

孟川在暗歎艱難時,卻不知……

他的兒子‘孟安’,闖過輪迴試煉,得到了滄元祖師的傳承,也是整個人族最強傳承。在同層次可比秦五、李觀他們強多了。秦五、李觀都是擁有自己挑選的劫境祕寶。而孟安卻是有一系列滄元祖師的安排,造化境巔峯時,秦五他們擁有帝君門檻實力。孟安卻是能夠越階戰帝君,稱得上造化境無敵!

不過滄元祖師傳承,乃是人族核心機密。三位尊者也不好告知孟川。

“不必氣餒。”秦五看着孟川,微笑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若是不解決百萬妖王威脅,這場戰爭我們再撐百年也得崩潰,如今卻輕鬆太多,讓我們人族緩了口氣。”

洛棠也微笑道:“數百年時間,足以再涌現許多神魔,或許就有新的造化尊者出現。”

一般,要儘量在一百五十歲以內突破到造化境。

拖延到兩百歲往後,成功機率會急劇下降。

所以即便現在只是嬰兒,兩百年後或許都成爲造化尊者了。

“孟川,據我所知,滴血境,滴血即可重生。”李觀說道,“你需留‘一滴血’藏於元初山內,以防意外。”

“是。”孟川點頭。

“隨我來。”李觀說道,他、秦五、洛棠一同走向那掛着滄元祖師畫像的屋子。

那屋子內。

李觀他們又帶着孟川,走向滄元祖師的畫卷中,來到了那熟悉的殿廳。

“能滴血重生,你也別大意。”李觀說道,“茫茫時空長河,其他世界的衆多修行體系,有‘分身’的有不少。比如妖族的神通,就有擁有分身的。又比如帝君們,帝君便可分出一尊‘血肉分身’。元神分身不可離開本尊太遙遠。但是血肉分身不同。”

“帝君們分出一尊元神分身,進入血肉分身內,便是完整的生命。”李觀說道,“即便本尊被殺,分身一樣完好。”

“可是……在時光長河,敵人斬殺你分身,也可透過因果,斬殺你所有分身,也斬殺你一切保命手段。”李觀說道,“像‘血刃盤’的原主人,那還是一位帝君呢,就是被敵人藉助因果隔着無盡遙遠時空擊殺。”

孟川一驚。

“你別大意,一般修行到造化境巔峯,大多都開始接觸到因果。”秦五則是說道,“敵人殺你真身,透過因果再滅這你這一滴血,即便透過因果的攻擊大大削減,可你一滴血的抵抗力,是遠遠不如你真身的。”

“別仗着有這保命手段就大意。”李觀也囑託道。

“明白。”孟川點頭。

“在這件大殿內,能隔絕天機推演。劫境以下強者,若是殺你真身,藉助真身聯繫雖然能夠傳遞到這裏,但也能削減超過九成。”李觀說着,翻手取出一玉瓶,“你滴一滴血在這裏面。”

孟川點頭,手指指尖飛出一滴血液,落入那玉瓶內。

李觀將玉瓶一扔,飛入一旁殿壁,殿壁猶如水波般,將玉瓶吞沒。

“這裏能儘量削減因果殺招,但你這只是一滴血,抵抗力很弱,務必小心。”李觀說道,“我元初山歷史上的帝君們,去遨遊時空長河,真身都是在此閉關,血肉分身在外闖蕩。真身抵抗力……可比你一滴血抵抗強多了。那保命才算夠厲害。”

“真身在這閉關?”孟川說道,“一直躲着?”

“一直如此。”李觀說道,“尋常事派遣一尊元神分身即可處理,真身絕不擅動。因爲時空長河中有些敵人善於推算,知曉出手殺不死你,不會輕動。一旦你真身離開這裏……他算出,能成功殺死你。便會出手。所以別抱有僥幸心理。”

孟川暗暗咋舌。

“時空長河,雖然有着大機緣,可也太危險。”李觀笑道,“帝君去闖蕩,他們的敵人自然也可怕,你如今敵人還沒到那層次。”

隨着孟川實力提升,李觀他們也逐漸告知他許多訊息了。

片刻後。

孟川又回到洞天閣。

“尊者,師尊,那我出發了。”孟川向他們告辭。

“你實力雖然強了不少,但依舊得小心,畢竟這次是徹底解決百萬妖王威脅。”秦五囑託。

“是。”

孟川一笑,跟着便劃過流光離去。

來到一處蒼茫大地的上空,孟川腳踏血刃盤,戴着面具,鬢髮花白,他眺望着蒼茫大地,跟着瞬間俯衝而下鑽進地底。

“開始吧!”

咻!

地底六十裏深度,施展雷霆神眼,探查自身周圍十里,以超高速迅速朝南方飛去。

不斷向南。

穿過大周王朝疆域、大越王朝疆域,更進入茫茫海域,也依舊往南飛行,直至抵達世界的盡頭。那有無形的虛空阻礙,阻擋住了前行的道路,透過層層虛空便是世界膜壁了。

孟川這才掉頭又一路向北……在地底一直到北方盡頭!

海洋的海水大多僅僅是在十里深度,能到二三十裏深的算很罕見了。再往下也是泥土岩石。

從這一天開始,孟川開始了大規模的探查,橫掃天下地底每一處。

……

北海,大海深處。

一座龐大的海底山脈,任何魚兒都無法靠近,遊過時自然到了它處。

呼呼呼~~~

三頭水族妖王在海底前行,同樣看不見那龐大山脈,也無法接觸到。

“那位神魔,追殺到海底了。聽說不少妖王被屠戮了。”一名魚妖王說道。

“鐵沙湖剛進來的八百妖王彼此有聯繫之法,能知曉彼此生死,據它們說,最近半月,它們就死去了近兩百位妖王。八百個就死了兩百,整個天下藏匿的衆多妖王,得死去多少?”一頭龜妖王則是搖頭感慨。

“帝君妖聖們,至今都沒允許我們回妖界,逼急了我,我直接投靠人族去。”旁邊的蛇妖王惱怒道。

“聽說人族三大宗派,也在招降。”魚妖王說道,“只是不知詳細情形。”

“這場戰爭,人族最終會戰敗,不到絕境,真沒必要投靠人族。”龜妖王說道。

“帝君妖聖們,不給我們活路,我們能怎麼辦?”蛇妖王不滿怒道。

三位水族妖王邊聊邊趕路,雖也路過了那座神祕的海底山脈,但自然掠了過去,沒能碰觸到海洋山脈絲毫。

龐大海底山脈的一處隱約山門位置。

一道黑袍身影站在那,看着三名妖王路過。

“這北海深處,妖王越來越多。”這黑袍身影輕輕搖頭,“元初山真是廢物,當年和我滄海派爭鬥倒是厲害,元初祖師都能成爲帝君。而如今面對異族妖族,卻成了軟腳蝦。若是我滄海派統領天下……定比元初山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