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第五章 柳七月封王

柳七月也笑容燦爛點頭:“今早練箭術時突破的。”

“太好了。”孟川大喜,“我等會兒就去元初山,換些突破所需的寶物。你突破到封王神魔,必須小心,大意不得。”

妻子年齡比自己還小一歲。

然而因爲數次鳳凰涅槃的緣故,令她生命力已經開始從巔峯開始緩慢下降,當然才開始下降兩年多,生命力還保持在極高層次,成封王神魔的希望至少有‘九成八’。這種概率,幾乎每一個封侯神魔都會選擇去突破的。

“嗯。”柳七月感受着丈夫關心,點頭笑道,“好,先吃午飯。”

……

妻子成封王神魔的希望終究不是十成,孟川自然很用心,當天下午就來到元初山。

“尊者,我妻子柳七月準備三天之後突破到封王神魔境。”孟川先向李觀尊者稟報。

“柳七月也要突破了?”李觀大喜,“這可是我元初山的一件大喜事。”

鳳凰神體的‘封王神魔’,威懾力可比一般封王神魔強多了。

“弟子先去換些突破所需的寶物。”孟川說道。

“放心,三天之後,我元神分身去江州城鎮守,防止妖族來打擾。”李觀笑容燦爛。

“弟子告退。”

孟川拱手,便離去開始去準備合適寶物了。

嗖嗖。

秦五、洛棠的虛影很快也來到這。

“告訴你們倆一個好消息,柳七月三天後將突破到封王神魔境。”李觀笑着道。

“哦?”洛棠驚喜道,“她可是鳳凰神體,成封王神魔之後,若是鳳凰涅槃,實力將暴漲到造化尊者層次。若是將來達到‘巔峯封王層次’,一旦鳳凰涅槃,也將暴漲到造化境巔峯。造化境巔峯強者的弓箭……威懾力要比秦五你都強些吧。”

神箭手,是同層次攻擊性最強的。

“她境界越高,鳳凰涅槃下越加接近真正的‘鳳凰’,燃燒的壽命也越多。”秦五說道,“所以只能當做禁招,不可輕易動用。”

“這是當然。”洛棠點頭,“不過關鍵時,她就是一尊造化戰力,你將最後一根鳳凰羽毛用在她身上,如今看來,是真值得。”

秦五笑道:“是孟川,孟川積累的龐大功勞,用在自身的不多,反而爲柳七月花費甚多,將許多有利於鳳凰神體的寶物,都換了一遍,都換了有超過六億功勞了。”

“孟川的功勞都超過六十億了。”李觀則是笑道,“才用了一點而已。我們已經少算很多了。”

世界間隙的本源寶物,還有三絕陣等等,算的功勞都較少。

若是到了造化尊者,都沒必要談功勞了。

******

三天後。

李觀尊者的‘元神分身’來到孟川和柳七月住處,坐在那拉着孟川一同飲酒聊天,而孟川的心思卻都在閉關的妻子身上。

“柳七月的生命力也只是從最巔峯時下降了兩三年而已,以你給她突破所準備的寶物,也能彌補生命力上的些許缺陷,此次定能一舉功成。”李觀尊者元神分身勸慰道,從他自身角度,也很渴望一位‘鳳凰神體’的封王神魔出現。

“嗯。”孟川應了聲,目光經常落在遠處的屋門,那屋子內部便通往暗藏的靜室。

“突破和心靈意志也有關聯,心靈意志強,也能增加突破的成功率。我們這一時代的神魔,經歷着戰爭,心靈意志普遍超越過去的正常水準。”李觀尊者繼續道。

“嗯。”孟川再應一聲,只知道偶爾喝一口酒,注意着那屋子。

“就知道應聲。”

李觀尊者無奈,自己好心勸慰,這個孟川依舊魂不守舍,那就懶得多說了,喝酒!

夜色漸深。

到了半夜時分,忽然一股奇異的波動以靜室爲中心,朝四面八方盪漾開去,並且還有很神祕的領域開始籠罩周圍虛空。當到孟川、李觀尊者這時,李觀尊者輕易隔絕了這領域的靠近。而孟川卻任由這領域掃過自己,露出驚喜的笑容。

“無間領域?七月成功了。”孟川滿心狂喜。

他一直很擔心。

在戰爭中,封侯神魔實力不足以應對太多險境,妻子只能一次次鳳凰涅槃。如此消耗壽命,又能活多久?

而如今成了封王神魔,憑正常實力就能應對絕大多數麻煩。‘鳳凰涅槃’就很少要動用了,且如今壽命可是達到五百年。

“吱呀。”屋門開了,柳七月從中走了出來,笑盈盈看了丈夫一眼,跟着向李觀尊者行禮:“尊者。”

“很好。”

李觀尊者微笑點頭,“爲了應對戰爭,我們元初山商議決定。從你們夫婦開始,新晉封王神魔一律不公開。一來,妖族更加難探清我們的實力。二來,也更有利於你們對付妖族。”

“弟子明白。”柳七月恭敬道。

“將來,該公開時會公開的。”李觀尊者一翻手拿出一套火紅色的神弓和箭囊,神弓和箭囊都飛向柳七月,“每個封王神魔,元初山都會贈與適合的寶物。柳七月,這一套帝君級神兵,是一位擁有鳳凰血脈的域外強者使用過的,收下吧。”

“帝君級神兵?”柳七月吃驚,不過在李觀尊者的目光下,還是伸手接下。

“我撐不了太久。”李觀尊者笑看着孟川夫婦,“以後,元初山就要靠你們年輕一代了。”

說着他便離去。

柳七月看着這散發可怕氣息的弓箭,神弓彷彿是經過鮮血浸泡過,每一根箭矢更是充滿無盡毀滅氣息。每一個新晉封王神魔,都會得到寶物!而作爲施展鳳凰涅槃就能暴漲到‘造化尊者’戰力的柳七月,元初山自然更重視。

正常造化尊者,都可以挑選一件適合自己的劫境祕寶兵器。

劫境兵器,神弓倒是有一件,卻需元神五層才能用本命煉器法煉化。另一件就是這套域外鳳凰血脈強者用過的弓箭了。

“尊者說他撐不了多久,什麼意思?”柳七月低聲問道。

“尊者早接近壽命大限,只是靠祕術儘量拖延吧。”孟川說道,李觀尊者在元初山歷史上偶爾就消失數百年,從古老神魔甦醒來看,李觀尊者應該也是偶爾就去沉睡。而‘沉睡’應該是有極限的,因爲那些甦醒的古老神魔,單單孟川聽聞的,都是最近一兩千年的封王神魔。

……

第二天。

孟川依舊出去地底探查三個時辰,妖王們絕大多數逃到海洋疆域,可還有極少數妖王,自以爲聰明依舊在大周王朝、大越王朝、黑沙王朝境內地底。而實際上孟川探查,主要還是陸地地底,這也是爲了保證三大王朝的安寧。

等到滴血境,才準備大規模探查海域地底。

“我們好久沒出來散步了。”春日下午,孟川和柳七月並肩走在江州城內的一條河道旁。

桃紅柳綠,花香滿城。

孟川夫婦來到人煙稀少處,欣賞這春色。

“這裏好多桃花。”柳七月忽然看到前面一大片桃花,興奮跑去,聞着桃花香柳七月都覺得要醉了。

花不醉人,人自醉。

丈夫陪着,城內人們安居樂業,自己又剛突破到封王神魔,柳七月自然更沉醉在花香中。

孟川在一旁笑吟吟看着,妻子的臉龐和桃花彼此相映,這場景簡直就像一幅畫,那麼的美。

“回去,我把這場景給畫下來。”孟川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