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第四章 千蛐

如今戰爭形勢對妖族越加不利,若是千蛐妖聖依舊沒奪舍,星訶帝君怕是直接將其碾碎成齏粉了,也就瞧它已經奪舍成‘三重天蜈蚣妖王’,方纔壓下怒火。

“稟帝君。”千蛐妖聖恭敬萬分,“因果血咒,除了需在因果一脈有極深造詣,還需要至少五重天的妖力才能施展。我如今剛奪舍成三重天妖王,盲目進入人族世界,發揮不了任何用處。反而從世界入口潛入,容易暴露,可能會被人族截殺。所以我想着,先修煉到臨近‘四重天妖王’的門檻,再潛入人族世界,一進去即可立即恢復成四重天妖王之身。仗着四重天妖王之身……以及我自身境界,也能發揮出封王神魔的實力,如此潛入也更安全。”

星訶帝君微微點頭。

千蛐妖聖雖然是怕死,但這說法,星訶帝君也能認同。

“什麼時候能去人族世界?”星訶帝君追問。

“屬下一年之內,即可修煉到四重天妖王。在臨近門檻時就會立即進入人族世界。之後,相信五年之內,就能恢復到五重天。”千蛐妖聖說道。

“太慢。”

星訶帝君皺眉。

“這畢竟是奪舍新的肉身,元神需逐漸適應。”千蛐妖聖低聲解釋,欲速則不達,雖然想要明天就達到五重天才好,可飯也得一口口吃。

“這一瓶‘元靈血氣’交給你。”星訶帝君一翻手拿出一黑色玉瓶,玉瓶飛出,飛到千蛐妖聖身邊。

千蛐妖聖大喜。

元靈血氣?

奪舍後,實力恢復的過程,其實也是元神和肉身契合的過程。

不斷修煉肉身,令肉身和元神越加契合,實力也會不斷提升,能恢復到妖聖層次,一般契合度都超過九成九了,可要做到絕對契合的‘十成’,比成劫境大能的希望都要低得多。像人族世界,歷史上誕生的劫境大能都屈指可數。

從未有一人,奪舍後,能做到元神肉身完美契合的。

元靈血氣,是奪舍後輔助修行的寶物,能促進肉身和元神的契合,至少在契合度達到‘九成五’之前,幫助是非常明顯的。有利於奪舍後,迅速的度過‘弱小期’。

“謝帝君,屬下半年之內,定能成四重天。兩年之內,定能成五重天。”千蛐妖聖說道。

“儘快去人族世界,查出那神祕神魔身份。”星訶帝君冷然道,“只要查出他身份,要殺他就有法子了。”

他們早準備好一重重手段。

定要斬殺了那神魔。

那位神祕神魔,是百萬妖王肆虐人族世界的最大阻礙。

“只要屬下達到五重天,施展因果血咒在一位位妖王身上。”千蛐妖聖自信道,“那位神祕神魔,除非不動手,只要他繼續殺戮妖王。我就能循着因果血咒……輕易探知他的身份。”

“好。”星訶帝君點頭,“除了之前賜下的《妖星卷》和護身祕寶,若是你能成功完成任務,我等還會有重賞,我妖族寶庫的帝君級兵器任你挑選一件。”

“是。”千蛐妖聖大喜。

星訶帝君的身影這才消散離去。

千蛐妖聖臉上喜色消失,平靜看着手中裝着‘元靈血氣’的玉瓶,默默道:“我壽命本長的很,因果一脈更修行到洞天境巔峯地步。此生成帝君也是有望。卻被你們逼着奪舍,斷絕修行路。哼哼,我知道,你們爲的就是人族那位肉身七劫境大能‘滄元祖師’的寶藏。”

千蛐妖聖心裏有再多想法,也得忍着。

星訶帝君們也明白,千蛐妖聖在很長一段時間,是翻不出它們的手掌心的。

……

在孟川遭到埋伏刺殺的近一年半後,在一個深夜,千蛐妖聖也悄然潛入了人族世界。

那是茫茫海域之中,一個不起眼的世界入口。

距離人族陸地太遙遠!人族三大宗派只是派遣一名飛禽妖僕暗中盯着,都難以安排足夠力量截殺。除非大規模妖王進入,否則零星妖王進入……人族只能當沒看見。

“嗖。”

千蛐妖聖從世界入口飛入,站在茫茫大海的上方,呼吸着人族世界氣息。

“在人族世界,推演天機,卜算未來。最終的贏家未嘗不會是我。”千蛐妖聖瞬間進入茫茫海水中,在進入的剎那,肉身便在發生着變化,迅速朝四重天妖王層次轉化。

突破到四重天,對尋常妖王而言,需要閉關全力以赴,不容任何打擾。

可若是境界高的離譜……

像孟川成封侯神魔,就是在生死搏殺時緊急突破。

千蛐妖聖本是妖聖,這突破對它而言猶如呼吸般簡單。

******

千蛐妖聖潛入人族世界的一個月後,正是陽春三月,中午時分,陽光明媚的很。

孟川飛行在高空,也結束了今天的地底探查。

如今每天他只探查三個時辰,三大王朝疆域的地底、海洋區域的地底他都會簡單逛逛,實在是如今效率太低了,即便全力襲殺,一年殺的妖王都及不上妖族每年送進來的。妖王們又都躲得遠離陸地,除非兩個月一次的‘妖王襲城’,平常時,人族世界的妖王幾乎難得一見。孟川自然將更多時間放在修行上。

磨刀不誤砍柴工。

達到滴血境,才能徹底解決百萬妖王威脅。

“我爹的日子,如今也悠閒了。”孟川在高空路過父親所在的巡守區域。

那是無名山峯上,在樹木間有不起眼的木屋。

孟大江便居住在這,有一頭樹妖妖僕爲伴。如今妖王狩獵凡俗很稀少,每個區域每月才發現兩三個妖王,妖王實力弱,飛禽妖僕就直接解決了。輪到孟大江出手的,一兩個月才一次。的確稱得上悠閒了。

“嗖。”

孟川沒打擾父親,又一路飛行,返回江州城。

妻子柳七月正在開心準備着午飯,孟川每天只探查三個時辰,中午就趕回來,夫妻相處時間也多多了。

“嗯?”孟川降落在院子內,看着在廚房內親手忙活的妻子,眨巴下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柳七月端着木盤走出廚房,木盤上放着一盤盤菜餚,她笑看着孟川,主動釋放着元神波動。

“元神三層?”孟川激動看着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