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第三章 逃向海洋

孟川看着自己腰間的刀鞘,無間領域感應下,看得很清楚,斬妖刀吞吸了這次的怨氣煞氣後,刀身在不停震顫着,內部正在劇烈發生變化。

“斬妖刀,本是一柄魔刀,容易反噬主人。”孟川思忖着,“自從吞吸了那頭造化境異族屍體,斬妖刀提高到造化神兵層次,吞吸怨氣煞氣一直很輕鬆,如今終於要發生變化了?”

上次的提升,是吞吸造化異族屍體的血肉產生的提升。

因爲那異族死的很久了,並無多少怨氣罪孽。論‘煞氣衝擊’,斬妖刀也只是達到過去歷史上最巔峯層次。

“鐺鐺~~~”

隨着最後的刀鞘的撞擊聲音,斬妖刀恢復了平靜,可它原本暗紅的刀身都變得一片漆黑,彷彿要吞吸一切光線,吞吸一切精神感知。

孟川莫名受到吸引,伸手想要握住刀柄拔刀。

“竟然能誘惑我?”孟川倒也不懼,伸手握住刀柄一拔刀,刀出鞘的剎那,孟川身體卻僵了下。

無盡血海籠罩孟川意識,將孟川意識拖拽進去。

殺!殺!殺!

整個人意識中,充斥了殺戮,要永遠沉浸在這殺戮當中。

孟川此刻腳下的血刃盤也微微放出光芒,削弱着這心靈衝擊,孟川的元神也庇護着意識。孟川雖然感受着這樣的衝擊,但完全保持着清醒。

“好厲害的心靈衝擊。”孟川暗道,“血刃盤大大削弱了這衝擊,可依舊比過去斬妖刀的衝擊強了上許多。若無血刃盤……我元神四層怕也要全力以赴了。”

自從遭到黑袍北覺的幻術襲殺,孟川就發現血刃盤對‘元神攻擊’能大大削弱,所以明知斬妖刀蛻變,他依舊有信心去拔刀!當然也有他達到元神四層很久的緣故。畢竟之前斬妖刀的心靈衝擊,元神三層即可抗下。

“若無血刃盤,元神四層,也需心靈意志夠強才能抗住。對我這個主人,本能的反噬都如此強。我若是主動用來對敵,威力還要強上數倍。”孟川暗道,“對元神五層的強者,應該都有影響。”

“如今的斬妖刀,似乎越加詭異了?”孟川觀看着漆黑的刀身,這刀身充滿詭異的魅惑力,“這刀真實位置和顯現的位置,完全不同。無間領域都探查不出刀的真實位置,彷彿這一柄刀,就是一個小型的幻界?”

一揮刀。

黑色的刀光模糊。

很奇特。

刀,彷彿罪孽的化身,孟川這個握刀的主人能透過真元感知它的真實位置。其他手段包括元神領域、雷磁領域、無間領域都探查不出。

“回去後再慢慢研究斬妖刀。”孟川反而期待,“若是它繼續吞吸罪孽,繼續成長,或許就會成爲一件極強大兵器。”

有劫境祕寶血刃盤,斬妖刀的幫助就有限了,如今就是用來吞吸怨氣和罪孽的。

孟川更期待它的未來。

……

斬妖刀從來沒這麼盡情的屠戮過強者生命。

一位妖王,生命層次是和一位神魔等同的。

像人族世界,一個時代才多少神魔?孟川如今都屠戮數十萬妖王了,所有罪孽怨氣都被斬妖刀吞吸。每個妖王的罪孽怨氣,都是凡俗的成千上萬倍。自然將斬妖刀推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而且隨着戰爭的繼續,孟川屠戮妖王的增加,斬妖刀還會繼續積累。

當年,孟川在元初山神兵洞窟,選擇斬妖刀,更起名爲‘斬妖’。就是要讓它飲妖族血、吃妖族肉,吞盡妖族的怨氣罪孽。

不過至今屠戮數十萬妖王,也是孟川當初不敢想的。

“走走走,那位神魔,正在地底大肆屠戮妖王,我們趕緊逃吧。”

“唉,當初被逼着來人族世界,如今又只能逃。”

一頭頭妖王在地底逃着。

“帝君妖聖們,讓我們逃到海洋疆域,卻依舊不允許我們回妖界。”

“膽敢違令回到妖界,必死無疑,還是在這人族世界好好活吧。”

“不知道哪天,才能殺光人族,徹底在這大地上生存。”

這些普通妖王們一羣羣在逃跑着,逃離大越王朝,逃離黑沙王朝。

……

“嗖。”

傍晚時分,孟川回到了江州城。

“阿川。”柳七月迎了出來,笑道,“最近你不是說,在地底探查到的妖王越來越少了麼?”

“對,我在大越王朝、黑沙王朝地底才探查了三個多月,如今每天探查到的妖王越來越少,今天才探查到三十多名,我之前可是一填能探查到上千名妖王的。”孟川搖頭。

“元初山的信。”

柳七月遞給孟川,笑道,“看完你就明白了。”

孟川接過信,展開一看,點頭道:“和我猜的差不多,妖族無法容忍我這般肆意屠戮。終於讓妖王們都躲到海洋疆域了。我說呢,我在大越王朝、黑沙王朝才探查三個多月而已,殺戮妖王不算多。妖王們彼此也沒多大聯繫。就算遁逃,也不至於絕大多數都逃掉。果真是妖族高層統一的命令。”

“逃進海洋疆域,調遣妖王們襲擊城池,就沒那麼容易了。”柳七月笑道,“估計襲擊城池的數量、次數都會大大減少。”

“嗯。”孟川點頭,“海洋距離內陸一些城池,足有數萬裏。若是都從陸地上飛奔……我人族的巡守神魔,加上飛禽妖僕巡視。那些妖王們容易暴露。而若是從地底趕路……數萬裏地底趕路,就好比陸地上飛奔數十萬裏。對妖王們也無比辛苦。”

“攻擊數量、次數會有所減少。但依舊會持續。”孟川說道,“若是真在意這些妖王性命,應該就下令,讓它們都逃回妖界了。世界入口遍佈天下各地,要逃回妖界不是難事。可沒逃?爲何?就是要經常攻城,逼迫封王神魔鎮守城池。”

“那怎麼辦?”柳七月問道。

“海洋疆域,比陸地大上數倍。”孟川輕輕搖頭,“我要將海洋地底深處探查個遍,需要十餘年。不過現在陸地上發現的妖王會越來越少,對人族的威脅也大大降低了。”

的確。

大量妖王都逃到海洋疆域,大越王朝、黑沙王朝地表狩獵的妖王自然稀少得多,巡守神魔壓力大大減輕。

此刻兩界島、黑沙王朝高層已經在慶賀了!他們能夠從各方情報清晰判斷,地面上妖王狩獵凡俗已經很少見,陸地上漸漸‘太平’了。

這讓他們頗爲欽佩這位神祕神魔。

剛動手數月,就影響了局面。

“那麼多年,妖族都沒將大量妖王撤到海洋區域,而是一直讓潛伏在陸地地底,殺戮處處。”柳七月笑道,“如今卻撤了,都是因爲阿川你。”

“現在只是緩解,要除根,我得儘快達到滴血境。”孟川卻道,“如此,我的神通才能大增,探查才能更快。它們藏在海洋區域,我也能短時間內掃光。妖族不想大批妖王回妖界?那我就逼它們回去,不回去,就將它們殺光。”

……

妖界。

千蛐妖聖的幽暗洞府內,忽然一股強大意志降臨,在洞府內顯現出虛幻的身影,正是星訶帝君。

“帝君。”千蛐妖聖恭敬道。

“一年之期將到,你怎麼還沒去人族世界?”星訶帝君冰冷看着千蛐妖聖,千蛐妖聖如今已經奪舍,成爲一名臉上有黑色鱗片,頭上長着兩根紅色觸角的三重天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