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第十七章 妖族的暗手

這是第十五集,第十九章

————

“薛峯在我這些年教的弟子中,天資悟性都算是頂尖,本前途無量,卻死在這妖聖手裏。”秦五尊者站在那,卻有些哀傷,“每次想到都讓我痛心。”

孟川點頭,他也同樣痛心憤怒。

“師尊,之前妖族埋伏我的地方,佈置了一座大陣,還留在原地。”孟川立即說道。

“哦?”秦五尊者眼睛一亮,“趕緊帶我過去。”

“是。”

孟川帶着師尊秦五尊者,直接在地底飛行,瞬間便抵達了陣法所在處。

“還在原地。”孟川的雷磁領域掃過,發現了部分陣法。

秦五尊者站在原地,一縷縷劍氣溫柔的掃過處處,泥土岩石開始悄無聲息粉碎,漸漸露出了佈置的一座大陣,陣法符紋玄妙無雙,單單佈置和拆卸……尋常妖聖都需要鑽研些時間。

“厲害,好厲害的陣法。隔絕內外天地,隔絕時空,似乎還隔絕天機因果探查?”秦五尊者觀看着說道。

“師尊厲害。”孟川說道,他雷磁領域探查下,只覺得很多符紋太玄妙,牽扯到時空,其他就看不太懂了。

“我修煉十三劍煞魔體,陣法也是關鍵。”秦五尊者笑着介紹道,“所以天機、陣法……我都算略通一二。”

最頂尖的十三劍煞魔體強者,定是陣法大師。

不但每一道劍煞凌厲無比,還得組成陣法,令威力質變。

“如果不懂陣法,造化尊者怕也拆卸不了這陣法。強行拆卸只會損壞陣法。”秦五尊者說着,無數劍氣開始溫柔的拆卸一處處,論陣法他可比長遊妖王高明多了,單論陣法方面就達到了‘洞天境’,以劍煞操縱劫境祕寶‘裂天劍陣’佈下殺陣,實力強的匪夷所思,九淵妖聖膽敢來,也得在劍陣下化作齏粉。

僅僅數息時間,無數陣法部件就被拆卸完畢,被秦五尊者收了起來。他若是要佈陣,也能在十息之內佈置成功。

“這陣法價值極高,你還拖住了妖聖黃搖,我方纔有機會殺它。”秦五尊者笑看着孟川,“都不知該算你多少功勞了。”

“師尊殺敵,宗派也給師尊算功勞嗎?”孟川詢問。

秦五尊者一愣。

他們是管理宗派資源的。

“等你成造化尊者,也可以不算。”秦五尊者笑道,“至於現在,還是要算的!規矩就是規矩,不得亂來。”

“是。”孟川點頭。

自己功勞多的嚇人,地底探查妖王,平均每日都近千萬功勞。

當然自己也不會肆意兌換,因爲到了如今實力,普通寶物已經沒用了。

其實宗派給予自己的已經很多了,劫境祕寶‘血刃盤’,還有‘青雲天’‘護身石符’等等,可都是直接贈與的。

在戰爭時期,元初山還是努力庇護着每一個門派弟子的。

當然弟子們也在用命在拼,一個個接連戰死。

“這次至少有三位妖族來埋伏你,以這陣法威力,你怎麼撐下來的?”秦五尊者好奇問道。

“弟子自創的《雲霧龍蛇身法》也達到了法域境。”孟川解釋道,“這門身法,在《天地遊龍刀》基礎上,並且生出更多變化。所以達到法域境後,也能真身進入深層次虛空。弟子躲在深層次虛空,又有血刃盤護體,這才擋住對方的襲殺。先反殺了一位普通的五重天妖王,以及黑袍妖王‘摩南’。”

黑袍北覺,曾經化身萬千,自稱‘妖王摩南’去說服各方神魔,也曾去見過孟川夫婦。

“自創絕學?改進《天地遊龍刀》?”秦五吃驚看着這個徒弟。

後輩們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真武王也是以陰陽老人絕學爲基礎,才創出他的《真武七絕》。否則憑空讓他創,他也沒這麼快。

但能在前人基礎上,更進一步,已經代表了能力。

天地遊龍刀,可是號稱人族第一身法。孟川還改進了?

並且這個年齡,先後自創兩門絕學,都達到法域境層次?

“我這徒弟的天賦,是真厲害。或許他身上真能出現奇蹟。”秦五看着這徒弟,心中浮現諸多念頭。

“師尊,那黑袍妖王摩南很奇怪。”孟川卻疑惑道,“它應該有巔峯五重天妖王實力,但沒任何護身逃命手段,我放出血刃很快就殺了它。”

一位巔峯五重天妖王,按理說,會花費心思在保命逃命上。

“那不是它真身。”

秦五笑道,“黑袍妖王摩南,化身萬千,在天下各處出現,元初山也早就盯上它。我們原本懷疑,它是新晉五重天妖王,擅長化身之術。既然你說它擁有巔峯五重天妖王實力,那就不是新晉五重天。而應該是一位妖聖。最符合的就是妖聖北覺!妖族衆妖聖中最擅長分身化身的。”

“北覺?”孟川也早得到妖族情報,瞭解妖族最頂尖一羣強者的情報,知曉北覺妖聖。

一個很神祕的妖聖。

永遠找不到它真身。

“接下來,你繼續地底探查,無需擔心妖族埋伏你。”秦五尊者說道,“我說過,在人族世界內,護身石符定能保你性命。”

“妖族佈下的那座陣法,也沒用?”孟川驚詫道。

“嗯。”

秦五尊者點頭,“絕對能保你性命,但用了也就沒了。就這最後一枚。”

孟川微微點頭。

絕對?

師尊這話說的不留餘地,顯然充滿信心。

“哈哈,隨着你實力變強,這護身石符用掉可能性就越低。等你成造化,這護身石符就可以還給元初山了。”秦五尊者笑道,“你這才成封王神魔多久,妖族埋伏你,反而被你反殺。連妖聖黃搖都因此喪了命。”

秦五尊者很欣慰。

弟子成長了,成長得越來越不需要他擔心了。

只可惜薛峯了,若是薛峯去黑沙洞天再成長些年,黃搖也殺不死他吧。

……

海底深處,小型洞天。

“失敗了?”

“黃搖也死了?”

九淵妖聖、重玄妖聖、火龍妖聖、黑袍北覺都坐在那,沉默許久。

長遊妖王死就死了,也只是一位新晉五重天而已。

黑袍北覺也只是損失一分身罷了,可以再修煉回來。

黃搖妖聖,死了。

這是第一位在人族世界死去的妖聖,令這些妖聖們心中泛起諸多滋味。

“怎麼會這樣?”九淵妖聖低沉道。

“誰都沒想到,那位神魔能潛藏在深層次虛空,護身手段也很厲害。”黑袍北覺說道,“殺敵手段雖然粗陋,比安海王要弱些。但護身本領真的很強,連我的幻術他都能抵擋。”

“沒想到這次三絕陣丟了,連黃搖也死了。”九淵妖聖看向黑袍北覺,“那就只有動用最後的暗手了,北覺,告訴我,他的名字。到底是哪一位封王神魔?我會上稟帝君,帝君也會不惜代價隔着世界咒殺了他!”

隔着世界殺敵。

即便是星訶帝君擅長因果方面,即便是以帝君殺封王神魔,隔着世界也非常難,代價也很大。

“我不知道他名字。”黑袍北覺搖頭。

“那些古老神魔,都是最近一兩千年誕生的神魔,我們和人族鬥了八百多年,這些古老神魔的情報雖然很少,但絕大多數能認得出吧。”九淵妖聖皺眉道。

“他戴着面具。”黑袍北覺道。

“戴着面具又怎樣?”重玄妖聖追問道,“你們和他廝殺過交手過,從擅長的招數,推測不出身份?”

“沒有符合的。”黑袍北覺說道。

“所以殺了一場,都不知道他是誰?”九淵妖聖忍不住道,“帝君要咒殺,都沒目標?”

“真的認不出。”黑袍北覺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