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第十八章 黃搖老祖之死

“嗖。”

黃搖老祖鑽進地底,九柄血刃依舊瘋狂圍攻,一眨眼就圍攻數十次,連綿密集的圍攻雖然威脅不了黃搖老祖性命,卻也讓它速度大減。

“逃進地底也沒用。”孟川腳踏血刃盤,一直近距離跟着,“我元初山尊者應該也在趕來吧。”

在三絕陣破開的時候,傳訊令牌就能聯繫到元初山,那時候孟川就發出了求援……並且明確是‘妖聖層次威脅’。因爲黃搖老祖這層次的對手,派遣封王神魔來是沒用的,就算是真武王或許能壓黃搖老祖一頭,卻也奈何不了它。

必須是尊者到來。

……

施展裂天劍遁術的秦五尊者,卻露出一絲喜色。

“孟川發出了求援,他沒有嘗試再催發青雲天,應該處於較爲安全狀態?”秦五尊者心中也鬆了口氣,“他既然表明是妖聖層次威脅,有不施展青雲天,應該是仗着速度跟蹤上了對方,讓對方無法甩脫?”

秦五尊者一瞬間就有了猜測。

“妖聖?”

秦五尊者有些激動了。

這些年來,人族還沒殺掉一位妖聖呢!

“轟。”

他依舊維持着裂天劍遁術,即便會讓傷勢加重,體內‘洞天’也需修養,數年內無法超越極限爆發,但只要殺死一位妖聖都是值得的。

遲則生變,妖聖層次對手逃命能力也都很強。

像黑袍北覺,看似正面搏殺很弱,連世界膜壁都轟不破,簡直是妖聖中的笑話。但它擅長分身化身,活命能力在妖界衆多妖聖中都是排在前三的,它在外行動的,永遠都是分身、化身。甚至在九淵妖聖的那一座小型洞天內,都不是它的真身。

包括帝君在內,沒誰知曉北覺的真身在哪。

像九淵妖聖,都恢復到妖聖之體了,卻依舊謹慎小心。

黃搖老祖擅正面搏殺,修行體系不太擅長遁逃,但保命方面也花費了很多心思。

******

孟川在地底緊跟着那黃搖老祖,雷霆神眼也睜開着,九柄血刃也持續糾纏着對方。

“散。”

黃搖老祖鑽到地底,氣息完全收斂。

一瞬間,他身體分散成二十八道流光,二十八個黃搖老祖朝四面八方逃竄。

“殺。”

時刻警惕的孟川,一邊操縱九柄血刃化作光截殺,同時將護身的九柄血刃也放出!

如今有‘青雲天’護體,孟川也有底氣這麼做。

“噗噗噗噗噗噗!!!!!!”雖然黃搖老祖分化的分身,個個飛遁極快,在地底一閃身都有驚人的二十裏速度。但是血刃流光的速度太快了,接連貫穿一個個‘黃搖老祖’,幾乎是一眨眼功夫,十八柄血刃先後滅殺了二十七個黃搖老祖。

只剩下一個硬抗住了血刃流光,那也是唯一的真身。

“燃血分身遁術都沒用。”黃搖老祖怒極,“顧不得了。”

直接揮刀怒劈向身前虛空。

轟隆~~~

表層虛空粉碎。

“它在做什麼?”孟川一愣。

轟轟轟!!!

黃搖老祖一刀刀瘋狂怒劈,這片天地區域都在顫慄扭曲起來,孟川猜到了:“他要破開世界膜壁!”

“離開人族世界,進入域外。”黃搖老祖低沉道,“你一個封王神魔,有膽子跟我一起去嗎?”同時它繼續怒劈,漸漸混沌灰色的世界膜壁顯現。

“域外環境惡劣,妖聖才能生存,你敢去域外?”孟川也冰冷開口,同時駕馭十八柄血刃圍攻黃搖老祖儘量阻礙。

“我本就是妖聖,即便是五重天妖王之軀,也有法子在域外活下來。”黃搖老祖受到一柄柄血刃干擾,但依舊全力怒劈,它的破壞超越世界膜壁恢復,令世界膜壁越加扭曲、震盪,開始出現一絲絲裂縫。

要進入世界間隙。

需要先破開人族世界膜壁,再破開世界間隙膜壁。耗費時間更久。

去域外,僅僅破開人族世界膜壁即可。

“就這時候。”在干擾下,耗費十二息時間,在一刀劈開一道丈許長裂縫時,轟,黃搖老祖身體燃燒開來,化作一道耀眼的血光直接鑽進裂縫。

裂縫跟着癒合。

孟川愣愣站在原地。

“逃了?讓他逃了?”孟川這一刻有些不甘。

對方轟開世界膜壁,他也只能儘量減慢其速度,但無法阻止。

站在原地,孟川雷磁領域一遍遍掃過周圍,可世界膜壁早就恢復,黃搖老祖也消失了。

“譁。”

周圍泥土岩石分開。

一道身影到了近前,正是全力趕到的秦五尊者。

“師尊。”孟川看到秦五尊者,恭敬行禮。

“妖聖呢?”秦五尊者連追問。

“黃搖老祖在八息時間之前,破開世界膜壁,逃到域外了。”孟川說道。

“域外?”秦五尊者臉色一變,連道,“它破開世界膜壁的準確位置,在哪?”

“就那。”

孟川一揮手,一道真元轟擊在一點。

秦五尊者陡然爆發出恐怖劍氣,無數劍氣縱橫令周圍泥土岩石一瞬間盡皆化作齏粉,地底數十裏範圍內完全成爲一片虛空區域。

“這?”孟川都有些震撼,擡頭看向上方。

數十裏泥土岩石都化作齏粉,擡頭都能看到天空了。

“它逃走後,你在原地沒離開吧。”秦五尊者接着道。

“我在原地,沒走。”孟川凌空而立說道。

“那就好。”

秦五尊者的劍氣仔細掃過虛空。

嗤嗤嗤~~~~

在距離破開世界膜壁處,僅僅數十丈外,顯現出了一顆金色珠子。

“果真如我所料。”秦五尊者一伸手,金色珠子便飛回了手中。

“師尊?”孟川有些猜測,眼睛亮了起來。

“黃搖老祖,僅僅五重天妖王之身,去域外幾乎必死無疑。”秦五尊者說道,“就算它有什麼法子,能夠勉強苟活一段時間。可無法遨遊時空長河,在域外也是生不如死,苟活一段時間後還是會死,死的還很慘。”

秦五尊者看着這金色珠子:“我算定它還藏在人族世界。”

“師尊的意思?”孟川看着那金色珠子,心跳加速。

“幸好你沒有離開,若是你離開,它就會立即逃掉。”秦五尊者說道,“你一直在原地,它根本不敢動。我手中的是一枚小型洞天寶物。”

秦五尊者看着眼前,一揮手:“出來吧。”

一名黃毛豹妖王出現在面前,卻僅僅三重天妖王之軀,它有着絕望色,連求饒道:“秦五尊者饒命,饒命。”

“這黃搖,以逃入域外欺騙於你。”秦五尊者對孟川笑着解釋道,“實際上衝出域外的剎那,就捨棄原本肉身,元神潛入小型洞天進行奪舍。小型洞天潛藏起來,尋常祕法都難以探查。但它也不敢動,只等你離開原地,這黃搖就會溜走。”

孟川瞭然,看着眼前黃毛豹妖王。

奪舍?

“尊者慧眼,尊者慧眼。”黃毛豹妖王求饒道,“我知道妖族許多祕密,都願告知,還請答應饒我性命。”

“妖族的祕密?”秦五尊者看着它。

“尊者得先保證饒我……”黃毛豹妖王說着,它可是經驗豐富的很。

“譁。”

劍氣掃過。

黃毛豹妖王驚恐絕望中,便化作齏粉。

“不可能饒你的。”秦五尊者眼中有着冷意。

孟川看得心情激盪,這是第一位死在人族世界的妖聖,也絕不是最後一位。

“對了,那座陣法。”孟川想起了還在原地的陣法,別讓妖族偷偷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