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第十六章 斬殺

肉身消失在正常的虛空,代表絕大多數攻擊根本無效。

《天地遊龍刀》被稱作是人族歷史上第一身法,就是葉鴻前輩能待在極深層次虛空中,比孟川更加深入,在外界映射出足足八十一個化身,自身立於不敗之地!而孟川,算不上立於不敗之地……但也能削弱敵人超過九成的手段了。

敵人全力出手,首先得粉碎淺層次虛空,才能逼迫他顯現真身。

可在粉碎虛空之後,招數威力大減,對孟川威脅就大大降低了。

對於肉身躲在深層次虛空的強者,‘虛空’就成了他們的第一重護身手段,這是非常可怕的手段。很多攻擊完全無效!

術業有專攻!

孟川的‘無盡刀’演化出的身法,速度快、威力強,但也無法潛入深層次虛空。

‘雲霧龍蛇身法’殺敵威力尋常,但變化萬千,就彷彿一條魚兒,反而能靈活的遊動在深層次虛空。

……

“該我了!”孟川踏着血刃盤,潛行在深層次虛空中,眼中泛起殺機。

護身的十八柄血刃,立即有九柄飛出,這九柄血刃施展着雲霧龍蛇刀法,悄然遊走在深層次虛空,逼近着敵人。

若說孟川還會在表層虛空映射九個化身。

這九柄血刃超高速移動下,卻只能看到數十道模糊的殘影瞬間逼近妖王長遊。

“黃搖老祖我認識,那名黑袍人曾經勸誘我。它們倆似乎都不凡,反倒是那名妖王,最是低調。”孟川隱隱覺得那就是關鍵。

生死搏殺,顧不得多想。

就是它了!

“小心。”黃搖老祖、黑袍北覺臉色都一變,但是血刃速度太快了!

大量模糊殘影瞬間到了妖王長遊那,它們倆感應到卻都來不及幫忙。

噗噗噗!!!

一道道血刃到了近距離,才進入表層虛空襲殺。

“不好。”妖王長遊臉色大變,驚慌將新凝練出的兩道大毀滅光線竭力去抵擋,雖說這些血刃流光施展的是雲霧龍蛇刀法,威力不算太強,可終究是劫境層次祕寶施展的,也有巔峯封王層次威力,且又極盡變化。

超近距離下,妖王長遊終究只是一位突破僅僅數年的五重天妖王,即便駕馭‘大毀滅光線’也無法攔截住那一道道血刃流光。

“噗噗噗。”一道道血刃流光繞過了大毀滅光線,又個個貫穿了它的身體。

頭顱、胸口、腹部……

幾乎一眨眼。

長遊妖王身體就徹底粉碎開來,直接丟了性命。

“還真弱。”在深層次虛空中的孟川都有些驚訝,自己準備九柄血刃欲要圍攻‘長遊妖王’,誰想第一柄血刃就貫穿了對方的頭顱,無比的輕鬆。

一個念頭。

九柄血刃又潛入了深層次虛空,這一次迅速逼近向了黑袍北覺。

“北覺,他要殺你。”黃搖老祖傳音道。

咻。

血刃流光近距離突然出現,黑袍北覺卻是一拂袖就震飛了血刃,它站在原地冷靜的很,傳音道:“黃搖老哥,我會以大毀滅光線逼他真身出來,同時以元神祕術影響他,你全力出手趁機殺死他。”

“好。”黃搖老祖也覺得這是最適合法子了。

三位妖王可以完美催發三絕陣,即便戰死一位同伴……兩位妖王依舊能夠勉強維繫陣法,三絕陣終究是妖族大陣,不是那麼容易崩潰的。

當然,陣法威力會減弱。

“這黑袍妖王好厲害,境界極高,血刃施展雲霧龍蛇刀法近距離襲擊,他都能輕易破解。既然靠巧沒用,那就只有以力破法了。”孟川心念一動,招數也變了。

九柄血刃在黑袍北覺近處出現後,個個化作一道耀眼的光。

速度快到極致。

無盡刀!

威力同樣強大,即便是孟川,藉助血刃盤也能爆發出‘造化境門檻’威力。比之前雲霧龍蛇刀法威力強上數倍。

黑袍北覺面對可怕的血刃,依舊平靜無比,操縱着十五道大毀滅光線瞬間掃向孟川所在區域!

雙方是互攻!

轟隆隆~~~~

大毀滅光線速度比血刃還要快些,一瞬間令那一兩裏範圍虛空盡皆粉碎,孟川再度顯現出身形。

更有元神祕術侵襲孟川。

“不好。”孟川全力鎮守,感覺卻很奇妙。此刻九柄血刃環繞在身體周圍,自成體系,黑袍妖王的元神祕術艱難的透過‘九柄血刃’護身陣法襲來,威力已大大削減,只剩下估摸着一兩成威力。孟川雖然覺得幻境重重,但依舊能守住本心。

“元神七劫境大能,給後輩煉製的護法祕寶,當真不凡。”孟川暗道。

劫境層次祕寶的護身招數,連元神祕術都大幅度削弱。

“殺。”黃搖老祖已經傾力殺來,刀光化作滾滾冥河襲來。

孟川卻又消失了,再度躲進深層次虛空。

“什麼?”黑袍北覺不敢相信,它的幻術竟然完全沒用。

嘭嘭嘭!!!

一道道血刃流光也襲擊到來,黑袍北覺拂袖抵擋時,卻感覺到了恐怖衝擊力。

“不好。”黑袍北覺臉色一變。

它無比吃力勉強擋住三道血刃,動作就變形了,第四道血刃擦着它的手掌,飛入了它的胸膛。

第五道血刃、第六道血刃、第七道血刃……接連襲來。

它妖聖黑袍終究不擅長近戰,它走的就不是戰鬥這一路線,雲霧龍蛇刀法變化萬千,威力相對弱,它倒也能擋住。可換做無盡刀招數,威力強大數倍……超出了它正面搏殺能抵抗的極限。

“轟轟轟!!!”黑袍北覺的肉身接連炸響。

九柄血刃接連穿透它身體,一眨眼便穿透數十次,力量不斷爆發,黑袍北覺身體徹底炸裂開來,化作無數碎末。

這一波互攻。

孟川抗住了,妖族一方的計劃沒能成功。

而黑袍北覺沒抗住,粉身碎骨。

黃搖老祖並不爲同伴擔心,妖聖北覺擅長分身化身,來到這的也只是一具強大分身而已。

“北覺,你的幻術根本就沒影響到他,我那一刀都沒砍中他,你可是害苦了我。”黃搖老祖能感應到三絕陣已經開始崩潰,僅僅它一位妖王再也無法維繫陣法。

它如今需要考慮的,不是殺神祕神魔,而是逃命!

甚至它都來不及拆卸搬走三絕陣。

“黃搖老祖,你休想逃!”孟川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地底區域,今天,該爲薛峯報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