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沒想到真的是你

老爸娶了個後媽,沒料到卻是我高中時的漂亮女班長,這下有好戲看了。

這個暑假老爸不在家,看來我要和我‘後媽’在一起生活兩個月了……

回去的第一天晚上,我就闖出了禍事,一腳踢壞了馬桶,馬桶碎片把後媽屁股扎出了血,昏死……最後還得我替她包紮……

後來……

先賣個關子,這一切,從我回家的那晚開始說起吧……

我怎麼也沒想到,暑假放學回家,給我開門的是我高中時的女班長。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她現在居然成了我的後媽!

這一切當然不是月亮惹的禍,而是我那該死的老爸惹的禍。

半小時前……

“小威,你放假回來了,爸爸本來是想在家等你的,但是……”

“知道你忙,你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我對老爸不能在家等我根本沒什麼感覺,我也一直沒怎麼拿他當爸爸看。

自我記事起,爸爸媽媽就一直在外打工,而我這些年都是和年邁的姥姥一起生活,直到我上大學來到這個城市……

姥姥去年過世了之後,我才不得已今年放暑假時到爸爸這裏來住。

“小玲在家裏,我出差了,她會好好照顧你的。”爸爸小聲補了一句。

“我不要她照顧!我回家之後,你最好讓她少來煩我!”我衝着手機大吼了一聲。

小玲是老爸去年新娶的老婆,我之前並沒有見過她。

此刻我不由得想起了我那可憐的老媽,她跟着我老爸在這城市裏苦拼苦打了十多年,在爸爸的公司正式成立之前卻因爲車禍去世了……

那是兩年前的事情,因爲高考,媽媽進醫院搶救,直到最後離開人間,爸爸一直都瞞着我,這是最讓我無法原諒的,我甚至沒有來得及見媽媽最後一面……

“唉……”爸爸嘆了口氣:“有筆大生意,我今晚必須要親自飛過去才行,我會想辦法儘快趕回來的,小威,你不要怪爸爸……爸爸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

“不說了。”我掛斷了手機,說實在的,我實在不想去他那裏住,不過……我現在好像也沒有別的什麼地方可以去了。

老爸現在應該很有錢,因爲滿大街都可以看到他開的那家公司做的大幅廣告,不過他每個月給我的生活費並不多。

他這人很摳門,是姥姥說的,當然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就說他現在住的地方吧,很一般,那種很普通的花園小區,連別墅都不是,雖然他是我老爸,雖然他說過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但我還是覺得他小氣,所以從心裏就越發地討厭他。

媽媽就是因他而死的,而現在才過去兩年的時間,他就又娶了個年輕漂亮的老婆……

到單元樓下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十點鐘了,花園小區裏基本沒什麼人。

“是小威嗎?”我摁響單元樓門前的門鈴時,裏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是我。”我甕聲甕氣地回了一句。

“我馬上給你開門。”那女聲停了沒多久,單元樓的門就‘啪’的一聲自動打開了。

直到這個時候,我還沒把這女人和我高中時的女班長秦玲聯繫在一起……

如果知道是她,打死我也不上去了,這個暑假,就算沒別的地方可去,我寧可去露宿街頭也不呆在這裏。

“是……你?”

上樓之後,站在門邊的秦玲,看着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你……到這裏來……做什麼?”我大腦有些瞬時短路,顯然是我還沒把她和我後媽這兩個詞聯繫在一起。

我過去上學的時候,對於秦玲突然出現在我家中這件事情,一般都是很忌諱的……

秦玲以前上學時出現在我家……應該是我姥姥家……一共有三次,一次是我沒按時交作業,一次是我和人打架,還有一次……不說了……丟人。

“小威……原來是你啊?”秦玲的臉似乎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不過她面上倒是裝得挺鎮靜的。

雖然我大腦有點短路,但我還是在幾秒鐘之後,迅速把我老爸嘴裏的那個‘小玲’和面前的秦玲聯繫在了一起……

在某個瞬間,我有想死的衝動……

“傻站着幹嘛?進來啊。”秦玲伸手把我拉進了房裏,我腦子裏更加空白了,這時候,我應該奪路而逃才是。

“呵呵,小威……你爸爸說起你的時候,我就說過你的名字和我高中一同學一樣,但沒想到真的是你……”小玲進到廳裏之後,轉身給我泡茶去了。

我心中頗有些鬱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許她說的是真的吧?看她那樣子不像裝的,因爲我在老爸這裏,甚至連張長大以後的相片都沒有。

“不要喊我小威小威的,我好像比你還要大一歲!”我不高興地回了小玲一句,在高中期間,她是班長,動不動就去班主任那裏告我的黑狀,我沒少受她的欺壓,到現在還隱隱對她有些心理弱勢。

“呵呵。”小玲笑了笑,她把茶杯遞過來的時候,茶杯蓋在茶杯上抖個不停,我這才突然明白,原來她並不像她表現得那麼鎮定,她其實比我還要緊張。

“嘿嘿。”看到她這麼緊張,我突然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心理優勢,是啊,她現在已經不是我的班長了,也不可能再去班主任那裏告我的黑狀了,我還怕她幹嘛?

聽到我這麼笑,小玲習慣性地瞪了我一眼,神情似乎也放鬆下來,她轉身給自己也倒了杯茶,然後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你怎麼會嫁個老頭子?”我沒擡頭,挖苦了小玲一句,不過在語氣上還是有所保留,因爲我不是那麼刻薄的人。

如果換了是其他人,或許我不會給好眼色看,但和小玲畢竟同學三年,好歹還是要給她留些面子。

“他……老嗎?”小玲似乎又變得侷促了起來,和她在這種境況下相遇,這樣的事情確實不太容易讓人面對,不管是對她,還是對我。

我沒吱聲,我知道小玲會繼續說下去的。

“他也才四十歲出頭……你知道,在高考前一個月,我媽媽得了重病,我考試沒考好,不過就算考好了,家裏也沒錢供我讀書了……”

小玲說我知道,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從某些方面來講,在高中時我是比較敵視她的,而且高考前一個月,都忙昏了頭,大家誰還會關心別人家的事情啊?

“拿到通知書以後,我沒去上學,而是跑到這裏來打工,在一家酒店做服務員,就在你爸爸他們公司的對面,他經常到這邊來請客喝酒……”

“你不用和我說這些。”我打斷了小玲的話,悶悶地喝着茶,在我心中我老爸就是一沒心沒肺的濫人,而他做的事情,也一定都是濫事。

小玲被我打斷之後,可能是看到我心情不好,便沒再說話,只是有些不安地看着我,我沒看她,心中還是有些尷尬,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我撇了撇嘴:“他不是很有錢嗎?幹嘛讓你住這麼寒酸的地方?”

我說這話的意思倒不是說我老爸虐待她,不給她錢花之類的,反倒是有句潛臺詞在裏面,你不就是看到他有錢才嫁給他的嗎?年輕、漂亮換金錢,這是現在這個社會通行的規則。

“我媽媽的病已經花了他不少錢了,我怎麼好意思再花他的錢嗎?這房子寒酸嗎?我覺得還好啊。”小玲小心翼翼地回答着我,遠沒有當初做女班長時盛氣凌人的樣子,這讓我心裏不自覺有些好笑。

不管她怎麼解釋,歸根到底,我那個死老爸如果沒錢,是不可能娶她進門的,一個公司的老總,一個酒店的服務員,這故事庸俗到不能再庸俗了,閉上眼睛都能想出一大堆來。

“高中的時候,你是不是特恨我?”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小玲重新找了個話題,來緩解我和她之間的尷尬。

“恨你?”我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有點討厭你,覺得你特無聊,沒事就去老師那裏打小報告,不只我討厭你,班上好多男生都討厭你,有些人還說要找機會打你一頓。”

“他們敢!”小玲眼中突然閃現出了一絲光芒,這光芒屬於高中時那種當班長的特有霸氣,不過是一閃即逝。

“是不敢,欺負女生多丟人啊,傳出去名聲都壞了。”我又搖了搖頭,假裝不屑地看了小玲一眼,才兩年的時間,也許是現在這種特殊的關係,坐在一起聊起高中話題的時候,好像是在說很遙遠的過去一樣。

“呵呵,其實那時候我挺喜歡你們那一幫人的,小強啊,肥仔啊,還有你。”小玲的話匣子被打開了,她彷彿又回到了高中時的回憶中了。

“喜歡?你喜歡我們的方式,就是去班主任那裏打我們的小報告,看着我們挨批,然後自己偷着樂吧?”我恨恨地看了小玲一眼,那時候確實很討厭她,不過現在感覺已經很淡然了。

“我勸說你們,你們不聽,才去老師那裏告狀的嘛,我都是爲你們好……”小玲噘了噘嘴,顯得有些委屈的樣子。

“爲我們好,唉……我太感動了。”我不無譏諷地回了一句,說起來,她那時好像對別的男生並不怎麼管,而總是死盯着我們幾個,這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這個暑假你表現要乖哦,不然我去你爸爸那裏告你的狀!”小玲話題一轉,一臉壞笑地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