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比瘋子還瘋的人

打發了小青柳下山去玩,方寸慢慢起身,來到了殿外,迎着陽光,輕輕伸了個懶腰。

清風拂來,已經拔去了僅剩的幾根黑髮的他,一頭白髮猶爲顯眼。

這一次落得滿頭白髮,倒在他的意料之中。

當初在柳湖城時,僅是因爲藍霜先生一事,自己便白了半頭,如今在這清江城的事情,可比柳湖時又嚴重了許多,已不僅僅是顛倒黑白,挑起一場大亂那麼簡單,甚至還在清江大城惹出了一場大禍,七族之中,因自己而死的人更不知有多少,不落得一身罪孽纔怪。

依着方寸如今對這天道功德譜的瞭解,倒是愈發覺得,這天道功德譜,像是一個闆闆正正的老好人了。他賜自己功德,說明他認可自己完成了三件任務的事情,可是又賜落滿頭白髮,則是說明他一點也不認同自己做事的方法,就像個迂腐的好人,或說嚴正的法則。

這究竟是什麼?

方寸一時難以辯得清,這份功德譜的存在,本身就已經超出了他自身層次太多。

而如今不得不考慮的一件事便是,如今頭髮已近乎全白,倘若將這白髮,視作懲罰的話,偏偏自己只是白髮,卻沒有別的影響,腰不酸腿也不疼,一身修爲紮實至極,這懲罰的意義在哪裏呢?更重要的一點是,在白了頭髮之後,倘若自己再沾染了罪孽,又會怎樣?

總不能就讓自己卡在這裏,從此之事,做事小心翼翼,再不逾矩半步吧?

方寸對自己不是很有信心……

……

……

一邊想着這些,他左右無事,便緩步下了峯來,到得了後山,進入了那一片被自己立上了“閒人免進”牌子的養蠱之地。在自己離山的這段時間,守山宗弟子們倒是很守規矩,沒有哪個如此大膽,跑到自己這片寶地來作死,一羣極爲邪性的蝴蝶,還是好好的養了出來。

搭眼看去,方寸能夠看到在這谷裏,薄翅輕顫,星星點點,落着起碼百隻蝴蝶。

而在他的感應之中,這一片腐土之下,還藏着更多的蟲卵,暗蘊生機,想必這些蟲卵孵化出來時,這谷裏的蝴蝶數量,還能夠再增漲幾倍。只不過,類似於他之前在靈霧宗賜給了林機宜的那種金丹境蝴蝶,卻是沒有出現多少,如今這整個谷裏,也只又生出了一隻而已。

方寸對此略有省悟:“難道我現在能養出來的怪蝶極限,便是金丹?”

這一谷蝴蝶,由他的先天之地溫養,血脈殊奇,又得無盡妖屍滋生,天生便與別個不同,就算是普通的蝶,此時也有着堪比凝光的位格,然而金丹位格的蝶王,卻只能有一隻!

這一隻若是存在於谷中,一羣蝶中,便不會出現新的金丹境妖蝶。

而方寸若是將這一隻金丹境妖蝶帶走,谷中之蝶,便又會誕生一隻金丹境。

這應與蠱蟲的某種特性相關,方寸也沒有什麼好的方法。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畢竟就算多幾隻金丹境的妖蝶,也只是幫着方寸多拔苗助漲的培養幾個僞金丹的下屬而已,而對於如今的方寸來說,光是真金丹,就有好幾個,都藏在了柳湖城裏隨時可調用呢,短時間內倒是不需要用這樣的手法來增加高手……

而且養蝶本來也只是有意無意養着玩的,不必當成個正事。

……

……

“你這是修煉了什麼邪法?”

正在方寸捕捉了一隻蝴蝶,仔細的分辨着公母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嘩啦……”

隨着那聲音響起,滿谷蝴蝶都飛舞了起來,五彩繽紛,煞是好看,谷裏不知何時竄進了一隻小貓,正在那裏上竄下跳,到處追逐着蝴蝶跑,兩隻小狗蹲在地上,傻傻的看着。

“爲何這樣問?”

方寸笑着,回過身來,看到了一身考究黑袍,氣質儒雅的秦老闆。

當初在清江城,爲了破局,也爲了讓自己的名聲,更上一層樓,所以方寸請來了秦老闆,只不過,沒有花太多錢請秦老闆去將所有人殺掉,畢竟那樣一是手段太粗糙,沒技術含量。

二麼……也太貴!

所以他只請了秦老闆出來給自己一劍!

秦老闆的劍是明碼標價的,所以如何最大程度的利用,纔是關鍵所在!

秦老闆似乎並沒有因爲自己這一趟跑過來,只出了一劍而生意,臉色看起來便和在柳湖城時一模一樣,平靜的看着方寸滿頭的白髮,道:“少年白髮,乃是道源有損之兆,你年紀輕輕,便已頭髮全白,若不是馬上就要死了,那便是修行了某些我也看不透的邪法!”

“兩者皆不是!”

方寸笑道:“不過對外的話,我會說是因爲自己捱了天行道刺客的一劍,因而性命垂危,不得已之下,只能動用了一些守山宗的祕法保命,雖然性命保住,但之前在柳湖城時便已經爲了快速提升修爲而導致的道源再度枯竭,對外之兆,便是落得了這樣一頭白髮……”

秦老闆想了想,道:“這很合理!”

方寸笑道:“已有七天過去,爲何你今日纔過來?”

“去處理了一些事情!”

秦老闆負手而立,看着那撲來撲去,追逐蝴蝶的貓,面無表情的道:“在清江時,我感覺到了一些同行的氣息,再加上我出那一劍,想必已經引起了他們的警惕,於是便沒有急着在你身邊現身,出去看了看,倒是發現,確實有些人被驚動了,有天行道的一位劍尊來到了黿神國,並且派出了十三位刺客過來查我這一劍,不過還好,這件事我已經處理乾淨了!”

方寸聽得不由得一怔:“怎麼處理的?”

秦老闆道:“殺了!”

方寸一時語塞,緩了緩神,才調整了表情,好像完全沒有被影響似的,分析道:“倘若那位劍尊派來的刺客皆被殺了的話,想必對方也得了警惕,倒是要更小心一些……”

“不必擔心!”

秦老闆道:“那位劍尊也殺了!”

方寸繃不住了:“……”

“多謝老闆高義,只是不知……”

回過神來,方寸才認真的揖禮,道:“殺那劍尊用了幾劍?”

秦老闆面上似乎露出了些笑意,道:“這些人不必你來會鈔,是我自己的!”

看向了方寸那有些詫異的臉,他解釋道:“你也不必覺得欠了我的,我殺這些人只是因爲他們有可能威脅到我,只不過,他們出現在清江應該不是巧合,或許真的是有人找了他們過來殺什麼人,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找來的,想殺的人,又會不會就是你……”

“畢竟,現在的清江城裏,我想不到有誰值得天行道出手!”

方寸沒有直接詢問,但眼中卻有些疑色。

秦老闆淡淡解釋道:“刺客的原則便是不出賣僱主與目標信息,雖然我確實有辦法問出他們的話來,但看在同行份上,我沒有強迫他們,也算是給他們留了最後的一點體面!”

方寸點了點頭,也不再問,只是笑道:“我回頭自己查查就好!”

“倘若這是真的,那你更應該想的是如何保命!”

秦老闆直接道:“倘若真是有人買了天行道的刺客來殺你,那我這一次就算殺光了他們的人,也只是讓他們短時間內無法再籌起人手而已,這買賣還是在的,他們還是會來,具體時間我也不好說,只不過,如果你應付不了的話,那這段時間我可以先呆在你這裏……”

“不必!”

方寸不等秦老闆說完,便誠懇道:“愈是如此,愈是要請先生幫我守着柳湖!”

若真有人買了天行道刺客來殺自己,那便保不住不會向雙親下手。

秦老闆聽了他的話,便不再多言,很是尊重僱主的意見。

“不過若說起來,我倒是有另外的事想請教先生!”

方寸自己也琢磨了一會,向秦老闆道:“當年我兄長也曾經遭天行道刺客追殺,但事後卻不了了之,我很好奇,以兄長當年的修爲,他是如何從天行道刺客手下逃得性命的?”

初至清江時,方寸心裏的疑惑很多。

而今,大多數疑惑都已解開,大多數要做的事情也做完了。

不過,兄長當年是如何擺脫了天行道刺客的事情,卻當真是一直都不知道。

這一次讓小青柳請了秦老闆來清江,除了幫着自己破局之外,也想問一下這件事。

問這個問題,非但能解了困擾心間許久的疑惑,而且,倘若真如秦老闆猜的那樣,已經有人暗中買了天行道刺客來刺殺自己的話,自己也多少可以將這件事來當成參考……

“當年的事情其實挺簡單的……”

秦老闆聞言,似乎並不意外方寸會問出這個問題,也早就做好了回答的準備。

他微一停頓,才向方寸道:“你有沒有聽人說過,天行道的刺客,都是一幫瘋子?”

方寸聞言倒有些尷尬,尋思着秦老闆的面,這話怎麼回答呢?

想了想,只好笑道:“確實有人這麼說過……”

秦老闆一點也不以爲意,反而認真的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瘋子最怕的是什麼?”

方寸聞言,頓時微怔,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

幸虧秦老闆已經主動說了出來:“瘋子最怕的,就是比瘋子還瘋的人!”

然後他認真的看着方寸,道:“比如,你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