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楚字的小祕密

“維兒在寫什麼?”寂靜的夜,皇后手執羊毫筆,細心的一字一頓寫着,背後楚絡突然的詢問,着實把她嚇到。

或者是劉子楊上次的詢問,皇后將心裏積壓的事情都說出來之後,反而變的不是很自抑。少量的話語交流,她還是可以接受的。

她擡頭微笑。

“在寫史麼?”他上下打量着一行字,略略點頭,“維兒的字越來越漂亮。”

“皇上總是在夜晚來,真的只是爲看維兒的字麼?”皇后淡淡的問。

楚絡輕笑:“從維兒開口說話,朕現,你變的越來越聰明瞭。”

皇后眉眼依舊,清淡的掃過皇上英俊的面容,輕聲說:“是。”

見鬼,楚絡在心裏暗歎,大概要求她和自己正常交流還是需要時間的,於是楚絡靜靜的坐下來。

喜歡每天到鳳寰宮來,似乎已經成爲楚絡的習慣,太后一疏忽,這裏總是會看到這個年輕皇上的身影。

“皇上說,臣妾聽着。”皇后看着楚絡的背影,掐頭去尾的說。

楚絡起身,回頭看着皇后,說道:“維兒知道什麼是愛情麼?”

皇后不說話,淡淡的笑。

“你知道想念一個人的感覺麼?”他問。

皇后還是不說話。

“朕開始後悔了。”楚絡淡淡的說,“一個普通人後悔可以隨口說對不起,甚至可以卑躬屈膝的請求原諒,但是朕不可以。縱使是後悔都不能說出口。”

皇后照舊笑,對於她而言,溫存的微笑更有魅力。

“維兒,朕是皇上,所以總是自私,利用地位權利去傷害別人,是麼?”

“是”皇后說,開始說話總是喜歡說實話,需要靈活運用語言似乎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培養和鍛鍊,所以皇后非常的誠實的點點頭。

楚絡更加的嘆息,養着一個不會說話的皇后還不至於讓他這麼鬱悶,這倒是好,不說的時候微笑,一張口就是語破天驚。

“一個值得你去想念的人?”皇后輕聲說,一副完全將他看穿的神態,“她不是普通的人。”

皇后的思維跳躍性很大,楚絡需要急旋轉大腦才能跟上她的頻率:“維兒,你知道她是誰?”

皇后點點頭:“不單單是一個丫鬟。”

“什麼意思?”楚絡問。

皇后還是笑,聰慧過人的皇后怎麼會看不出其中的端倪,雖然她從前不喜歡說話,但是從小墨呆在自己身邊的種種因果,她還是看的出,這個丫鬟翻天覆地的變化。

“林小墨是誰?”楚絡問。

皇后反問:“皇上很關心她,是麼?”

雖然楚絡不想承認,但這依舊是事實。

“這個丫鬟的話語總是像藤蔓一樣纏繞在朕的心裏。”楚絡說,“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很清晰,因爲她的開導,讓朕突然懂得要去保護自己的結妻子,懂得這個世界上的愛情,可以很浪漫,而這種浪漫,朕只想和她一個人擁有。”

皇后擡頭微笑。

“維兒,你聽得懂朕的話對不對?”他問。

她還是微笑。

“大概只有你能懂。”楚絡失望的說。

皇后不說話,轉身從一堆撒金宣紙裏面翻出幾張來,遞到楚絡的面前。

宣紙的中央都深深淺淺的寫着一個楚字。

楚絡將紙接過來,眉頭微微鎖起,這個字是在才藝大會上,皇后宣紙上的字,他曾經因爲這個字而感動的一塌糊塗。

“這個不是——”

“維兒從不會寫正體字。”她淡淡的說,“這個字不是我寫的。”

楚絡有點愣:“這是什麼意思?”

皇后不再說話,只是提起筆來,繼續寫着自己的字。

“維兒?”

“這裏不會再出現林小墨,縱使你天天晚上都來看,她都不會回來。”她淡淡的說,照舊不帶任何的情緒。

楚絡看着手中的宣紙,突然明白什麼,頭腦嗡一聲響。

————————小蔚分界線————————————————————————

“將心上人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寫在紙上,果真是小女孩的做法。”雲揚坐在小墨的身邊,輕聲說道。

“我寫了什麼名字?”小墨扁扁嘴,不屑的回頭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