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消失掉的人蔘

羽末帶着廖參來到臨親王府,少年照舊是溫雅的神情,他微微躬身,向門口的侍衛恭謹的鞠躬:“這位大哥,我們是來找臨親王爺,希望您去通報一下。”

“王爺?”守衛有點愣,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待看清面前的人完全是粗布麻衣的正宗窮人之後,他才冷聲說:“你是來找王爺要飯的?王府每天早上天一亮有新鮮的蔬菜放送,想要明天請早”

羽末有點愣,輕聲說:“我不是來要飯的,我是有事情向王爺諮詢。勞煩您進去通報一下。”

守衛顯然不再有耐性,冰冷冷道:“王爺是你想見就能夠見到的?”

羽末面色不改,他衣服裏的廖參可是不能忍受,它怒火沖天的探出頭來,恨不得衝上去將這個傢伙的動脈咬斷。

羽末一把捂住廖參的嘴,將它重新塞進衣服裏面去。

“這位大哥,早聞王爺平易近人,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向王爺請教,麻煩您——”

“堵在門口說什麼廢話,這兒是貧民窟是怎麼着?”一聲怒火沖天的吼聲自羽末的耳後傳來,與此同時,守衛慌忙躬身下拜,謙卑道,“小王爺”

羽末回頭,廖參躲在衣服裏面,露出一隻眼睛往外張望,柳金衣衫翩然的立在面前,背後是幾個隨從,顯然是自外面而歸。

他的眼中霸氣凌然,只是衣着略有不整,好似是墮落許久。

“這小子要幹嗎?”柳金眉頭一豎問道。

“小王爺,他想要見王爺,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向王爺請教。”守衛回答。

柳金上下打量着羽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是來討東西的,像你這樣的窮鬼,每天來十幾個。”他冷聲道,“你們知道我父親窩囊,你們來幾個救濟幾個,所以就把王府當救助站了?”他面色漸漸的變化,“我這輩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像你這種窮人,趁小王爺我沒有脾氣,趕快給我滾”

柳金的話說完,鄙視的注視着眼前依舊淡然的少年。

“你——”廖參聽白豬說過,這個壞蛋的事蹟,但是萬萬想不到居然可惡到這種地步。而話還沒有出口,再次被羽末的手捂住。

“小王爺,打擾到您我很抱歉”羽末面不改色道,“可是,我真的需要見到王爺,我——”

話還沒有說完,羽末的胸前的衣服就被柳金一把揪起來,柳金將他拽到自己的面前,怒聲道:“你聽不懂我的話?想見我父親,連門都沒有,我讓你——滾”

廖參躲在羽末的胸前,怒火沖天,咬牙切齒。

柳金手一推,羽末退後幾步,勉強穩住身體。

少年有點鬱悶的擡頭,冷冷的看着他:“小王爺,您何必如此?”

“如此?”柳金冷笑,“我說過,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樣的窮人,一副窮困潦倒的模樣,還自命清高,還不是要低三下四的有錢人求助,磕頭,你給我磕頭的話,我就給你一點米水。”柳金一直在生櫻燦的氣,如今正好全部都撒放在這個窮困的少年身上。

羽末淡淡的笑,他不去正眼看他,只是輕輕的撫摸着衣服裏的廖參,害怕它受到驚嚇,他不接他的話,兀自轉身,就要離開。

柳金被他無視,突然覺得胸口悶,他怒喝一聲:“站住”

羽末回頭,嘴角依然勾起,溫雅至極。

“你在笑什麼?”

羽末說:“沒有什麼,我只是覺得,我不需要向你磕頭,不需要你給的米水。”他說的平淡,不帶任何的表情,然後轉身,擡步離開。

彷彿,再看他一眼,都是侮辱

柳金眉頭緊鎖,幾天來,他自己都感覺到自己變得莫名其妙,他不去理會羽末,突然覺得喉嚨飢渴難耐,好像在着火,將他整個身體的水分都要燃燒乾淨。

“小王爺,您沒有事情?”守衛問。

柳金沒有說話,他開始恨櫻燦,她的話沒有一天不纏繞着他,簡直另他崩潰。

柳金擡步走進門去,他的袖口微微的晃動,從裏面露出一隻人蔘精致的腦袋,廖參微微扁扁嘴,好,雖然你的衣服很香,但是都掩蓋不住你是壞蛋的本質。

遠處的羽末撫摸着胸口的手有一瞬間的僵硬,他停住腳步,將手伸到衣服裏,空空如也的衣服裏面,只剩下一根精緻的紅色頭繩。

“廖參?廖參?”他慌張起來,在衣服裏面四下搜索,不見蹤影。

趁着不注意跳進柳金衣服裏的廖參有點傷感的望着遠處的羽末——

等我把我的事情辦好,再陪你一起去尋找天山雪蓮。

記住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廖參晃動着淚水的眼中,少年的身影漸漸被擋住,他焦急的回頭,再看不到小小的人蔘微笑的臉。

——————————小蔚分界線————————————

第二部分主要人物是櫻燦和柳金,下一部分即將出場的是體委木紫,和學委付然然等同學,後面的即將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