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老虎和小白兔

“你從來都只用你自己骯髒的想法去衡量別人”櫻燦說。

“骯髒?”他說,“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樣,只是他們得不到擁有骯髒的機會他們永遠都不會成爲小王爺”

小王爺小王爺,在他的頭腦裏面,除掉小王爺還是小王爺櫻燦只得冷笑一聲,然後從牙縫裏吐出兩個字:“白癡”說完,轉身就要往外走。

“站住”柳金道,“你要是敢走,我真的會對許政不客氣,你相信麼?”

本以爲櫻燦會被這個籌碼妥協,不想她淡淡的說:“就算你殺掉他,你都得不到我——”話畢,再沒心情回頭看他一眼,徑直離去。

背後的柳金突然覺得胸口憋悶難當,彎身疼痛欲裂。

居然說出如此殘忍的話,而她照舊不動聲色。

爲什麼,在這裏,感覺到自己離她越來越遠,連一點點的剪影都看不到了?

——————————小蔚分界線————————————————————————

“你在看什麼?我有這麼好看麼?再看再看?”許政不滿的衝隔壁的二牛瞪眼睛,付上非常仇恨的表情。

“許哥,你那天還信誓旦旦的告訴我說,你只喜歡什麼然然的,怎麼如今看到美女就眼睛都不眨了?”二牛很實誠的說。

這個問題讓許政鬱悶,他突然現太監偶爾也是有思想的——

許政把這個問題思考一下,回答說:“漂亮的女人對英俊的男人都是有吸引力的”許政看着二牛黑黑的臉補充說,“當然,對你這種醜男人也是有吸引力的”

在看到對方確定的神情之後,他繼續說:“既然有吸引力,在關鍵的時候英雄救美一下,在她有危險的時候去關切一下下,都是人之常情”

“可是,男人這樣就叫做花心,娘早就告訴過我”二牛很執着。

這個詞許政很討厭,他說:“你還是不明白,這怎麼能叫做花心呢?”他隨便的打起比方,“比如說,你是一隻老虎,有好多隻兔子喜歡你,你可能會喜歡它們麼?”

“當然,我會一隻只都吃掉”

許政嘴角抽搐,現這個比喻不是很恰當,他轉而說道:“我的意思是,老虎只能找老虎,不能找兔子生關係懂?”

二牛搖頭。

“兔子很脆弱,是總是需要人去保護的,可是,一隻老虎永遠都不會愛上它,它會等待着屬於自己的伴侶,然後用一生去寵愛她——”

兔子老虎兔子老虎,二牛翻來覆去的想半天,隱約明白點。許政說的有點傷感,微微的垂下頭。

“許哥,我一直覺得,既然你不喜歡兔子就不要對她好,否則兔子會傷心很久——最後自殺身亡——”二牛在思考半天之後才說。

許政錯愕的擡頭,突然警覺起來,這個傢伙怎麼能說出這麼有前途的話來?

二牛說完,囔囔兩聲,拿起小盆,到旁邊上廁所去了。

許政想來想去,胸口有點憋悶,這個時候正看到獄卒將櫻燦帶進來。

櫻燦外表完好,看上去不像是受過什麼大的刺激。

許政想說什麼,卻突然說不出口。

“兔姐”二牛死不死的吼一聲,驚得櫻燦回頭看。

許政恨不得將把他的盆給掀翻。

“你沒有事情?”他客套的問。

櫻燦點點頭,想露出好看的微笑,卻一眨眼全部變作苦笑。

她看一眼許政,就被獄卒帶進去——

其實,兔子和老虎可能也會有結果,如果沒有試過,誰都不會知道——

許政挑挑眉毛,在一邊坐下來,連這個小太監都知道老虎不應該總是對兔子笑,否則不單單是兔子有可能被老虎吃掉。

而照目前的情況看來,分明是他這個老虎快要被兔子俘虜纔是。

許政嘆息,無盡感慨——

———————————————————————————————————————

廖參一路西行而來,已經走出京城很遠,可是廖參的心裏還是很沉重,似乎距離和時間並不是治療它的良藥,它失落的好象要窒息。

“你是說天山雪蓮麼?”羽末問一位老者道,“你是要往京城去,還是要離開京城?”

“我們出京城要往西邊去。”羽末恭謹的回答。

“既然去過京城,就應該知道臨親王纔是。”他說。

“臨親王?”

“這種稀有的植物,最有權威的大概只有臨親王。”他上下打量着羽末,“不過想見到臨親王,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你們沒有見到,也是常理。”

“王爺身份尊貴,自然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隨意見到的——”羽末有點失落的說。

老者微微笑,他搖頭說:“我倒不是說這個,臨親王雖然貴爲王爺,但是一點沒有王爺的架子,我所說的不好見,意思是,他一般都在菜地裏,你想要見到他,可是不簡單——”

“王爺的菜地?”

“你們去尋到他,他定會告訴你,京城最有好口碑的是臨親王,只要找到他,你們自然會知道”他邊說邊憨笑着。

羽末看着廖參,突然有點語結,最近看到她不開心,如今難道要告訴她自己準備回去找臨親王麼?

廖參有點嘆息,她從羽末的衣服裏探出頭來,略落寞的咬着嘴脣。

夜晚依舊,廖參一個人落寞的在房頂上,迎着小風,想着心事。

羽末看她一動不動的背影,頭上的小紅頭繩一點點的晃動,想起第一次在山上第一次遇到廖參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