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所謂的自私者

兩個男人和兩個女人八隻眼睛不斷的晃動,互相看看,各自揣摩着對方的心思。

雲揚終於嘆息一聲,看來是自己有點心急,這個地方實在不適合表明自己的意思,於是,他攤攤手說:“我,我放棄”邊說邊看看劉子楊,說,“你可以的話,你繼續”然後擺出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這還有什麼繼續的劉子楊和雲揚的想法一致,贊同的點頭說:“我一樣”

看來表白這種大事情,要早先算卦看看,先不用說是不是天時地利,至少不要和別人撞在一起,誰都說不清楚。

“你們告訴我事情的經過,你們究竟是誰?”劉子楊簡單的說。

“我們是——”林小墨特想解釋清楚,但是現以自己的能力將這個說清楚有點困難,於是,直接轉向淑寶,“你來”

淑寶點點頭,混亂的解釋道:“這個問題,大概要從幾百年之後的世界講起,其實,那個世界和這個世界——恩,這個——”

“學校你知道是什麼?就是這個學校將我們送到這裏,然後四處飄到其他的地方,然後——”淑寶解釋的津津有味,劉子楊聽的頭頭是道。

但是,果然還是同一個階層的人有共同語言,因爲雲揚和小墨根本搞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

夜幕之下,是牢房裏溫馨的畫面。無論到哪裏,有愛情,世界都會很美。

——————————————小蔚分界線—————————————————————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一片天空下,櫻燦再不能保持一貫平淡的神情,她怒火沖天的衝着面前的男人吼道,“這裏不屬於我,我也不稀罕”

“金銀財寶你不喜歡,權利尊重你不稀罕?”柳金儘量隱忍着怒火說,“你就願意呆在牢房裏面——你——”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隻有金錢只有權利是值得去追求的”

“不是追求,我們已經擁有不是麼?我是小王爺,你成爲我的女人就是王妃,所有的所有就擺在眼前,爲什麼你看不到,看不到我的用心?”柳金說。

“你的用心?你的用心就是將所有的人都關在牢房裏,你的用心就是恨不得他們從此消失在你的生命裏,你全部都是在爲你自己着想,你有什麼用心?”

“我是爲你,我想你永遠留在我的身邊,我想——”

“我不會”櫻燦簡單的說,然後凌然的怒視着他,“我不會留在一個瘋子的身邊”

一個尖刻的詞語刺入柳金的胸口,他冷笑,回望着她決絕的眼神,“瘋子?”

“是,瘋子”她重複。

柳金輕笑起來,想自己果真是個瘋子,居然明明知道結果,還把她帶到這裏找氣受。他盯住她的眼眸說,“你想你還是很願意回到牢裏面去的?”

櫻燦愣住。

“願意回到那小子的身邊,哪怕是隔着一堵牆,你都願意是不是?”

櫻燦沒有回答。

“他會和你開玩笑,會讓你開心,所以你喜歡他,只要有他在,你就永遠不會看得起我,永遠不會和我在一起,是?”柳金冷靜的表情讓櫻燦心驚膽寒。

“你所說的一切都是因爲他,難道不是?”

他的一系列問題讓櫻燦害怕,她小聲說:“不是的,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你和我的事情——”

“我們居然還有自己的事情?”柳金冷笑着反問,“一年前,他的無心相救,就完全將你的心給俘虜去了,不是麼?”

“沒有”她回答。

“沒有?”他笑的越清冷,緩緩道,“說白了,你如此真心的對他,不是想博取他的愛麼?你這麼賣力,連王妃的位置都不屑,不是都是因爲他麼?”他一字一頓的說,“可是,我的美人,人家——不喜歡你”

櫻燦渾身一冷,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駁。

“你應該知道付然然是一個怎樣的女子,你也知道許政是一個怎樣的男人,有她在,你永遠都沒有機會”

櫻燦冷笑:“我說過,你和我有我們的事情,而許政和付然然不在這個故事中——”

“用不着假裝”他眉上含笑,輕聲道,“你其實也希望找不到付然然,如果永遠都尋不到她,你纔會名正言順,換句話說,如果付然然死掉,你就更加名正言順——”

“你——”櫻燦怒火沖天,揚手想狠狠的給他一個耳光,卻被對方死死的抓住。

“被我說中,所以你就氣急敗壞了麼?”他輕聲說,將哈氣噴在她的耳朵上,“我只是在證明,你和我都是自私的人,我們是一類人——”

櫻燦怒目圓睜。

“櫻燦,你何必如此矜持?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是最瞭解你的,不是麼?”柳金的手指輕輕的劃過她的臉頰,撫摸着說道,“我清楚你的想法,我瞭解你的需要,其實在你的心裏,會寂寞會難過,你何必總是假裝出堅強,佯裝出冷漠,總是把我置在千里之外呢?”

“我從來沒有把你置在千里之外——”她眉頭一揚,輕聲說。

“是你——真的應該——去死”她眉頭一鎖,奮力甩開柳金的手,身體後退,遠離他數步。

柳金有點挫敗的笑:“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麼?”

“你從來都只用你自己骯髒的想法去衡量別人”櫻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