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表白都會撞車

“在你的眼裏我真的就是一個這樣的小人?”他平靜的說,“落井下石?”

林小墨擡頭。

他看着她,眼睛一動不動,他說:“我不管你們生活的是一個如何的世界,我不擔心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只想知道——當你將你的同伴都找到的話,你——就真的會回去麼?”

廢話林小墨心裏想,能回去誰不回去,只是誰能知道他們怎麼能回去?

“真的會回去?”

雲揚第二次問,讓小墨有點鬱悶,她捕捉不到他眼裏的東西,只得點點頭:“我會,會回去——”

雲揚失望的苦笑。

見鬼,這是什麼態度?

“回哪裏去?”劉子楊聽着頭大,不管別人會不會回去,他什麼都不明白,一聽到旁邊的對話不是很愉快,條件反射的望着淑寶:“回去哪裏?你也回去?”

淑寶一聽,這鬱悶的話題從隔壁延伸到自己這裏,她假裝的眯起眼睛,“什麼回哪裏去?我不知道——”

“是真的,你真的不屬於這裏?”雲揚再次問,雖然這個事實小強在找到他的時候已經講的很清楚。

“是真的,我們不屬於這裏,我們會回去的,我,淑寶,許政都會回去”林小墨確定的說,“我們在幾百年之後的世界裏有父母有幸福,怎麼能不回去呢?這個奇怪的地方讓人不知所措,害怕,絕望——”

這一習話,劉子楊聽着心驚膽戰,他再次回頭看着淑寶:“她在說什麼?”

淑寶鬱悶,心想探監不找個分開的時間,這麼幹讓自己怎麼圓謊?她雙手把劉子楊的臉扳過來說:“不要聽他們的,那是他們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

劉子揚可不是傻子,他鎮定的看着淑寶:“你不是娘娘?”

“我——”

當四個人的對話纏繞在一起的時候,兩個男人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兩個女人。

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林小墨不明白,這個護衛爲什麼要談論如此遙遠的事情?如今自己是階下囚,未來不是很遙遠的麼?

雲揚看着小墨,這個女人居然是一個天外來客——只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無法抹掉這些天一直在思念她的記憶。

淑寶被劉子楊看的有點怵,謊言走不下去,應該怎麼辦,她窘迫的看着他,事實上,這些東西她需要向他解釋麼,不需要?

劉子楊目不轉睛的望着淑寶,突然覺得有些東西在心裏面升騰。

“我——有話對你說”

“我有話對你說”

雲揚和劉子揚異口同聲,把對面的女生嚇一跳。

對象都不是一個,至於這麼正式麼?

林小墨看一眼淑寶說:“你們的正式,你們先說——”然後望着劉子楊。

她這一看,劉子楊不知道說什麼。

“你到這邊來”雲揚二話不說,擡手就拽住林小墨,走到另一個角落。

“你拉着我做什麼?”

“我有話對你說”

“說就說,等着人家說完,你再說不是一樣麼?”她扁扁嘴。

雲揚冷聲道:“我是對你說,不是對你們說”

他正色的表情把林小墨嚇到,小墨謹慎的點點頭:“你說,我聽着”

雲揚正色道:“你知道爲什麼我會來看你?”

“被小強拽來的”

“我一直在擔心你”

“擔心我?爲什麼?”

“很多東西並不會因爲你是另一個世界的人而有所改變”

“這個我知道——”

“你不知道的東西很多”

“我知道的也很多。”

“那你知道我爲什麼來看你麼?”

“呃,不知道——”

“因爲——”

“我關心你”雲揚還沒有開口就聽到一旁的劉子楊的聲音。

兩個人無奈的看過去。

“關心我什麼?”淑寶問,“關心我的眼睛是不是康復,有沒有後遺症麼?”

“當然,這些在我的關心範圍內,但是,除掉這些,我還是很關心你”

“謝謝你的關心,你現在不是來看我了麼,這就是你想對我說的話麼?”

“你不是娘娘,我很開心,因爲你——”

“這有什麼可開心的,你是喜歡幸災樂禍?”

“我覺得,我一直想對你說一句話,其實我——我——”

“我——覺得我可以保護你”雲揚實在是忍不住,順口將對方的話接過來,然後當作自己的話回頭看着林小墨。

劉子揚鬱悶,自己的臺詞給搶了,只的鬱悶的望着淑寶:“我,我和他一樣”

我們有什麼可以保護的?林小墨和淑寶面面相覷。

兩個男人在說同一個話題,可是由於空間地點的問題,情況非常的不容樂觀。

“保護——”林小墨聳聳肩膀。

這個算是承諾麼?淑寶扁扁嘴,心想這個情況還在用保護這個詞語很適合麼?

可是她不明白,有時候真正的承諾是需要在一個安靜的環境內進行——

至少,要只有一位男主角和一位女主角,而不是各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