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來探監者二號

林小墨把頭垂的低低的,她突然絕望起來,像是有東西堵在胸口,憋悶的很,難過的很。

她掉轉頭不去看淑寶,事情展成爲這個模樣,始作俑者應該是楚絡?自私而倨傲,分不清黑白的聖上。

林小墨偶爾在想,或者某一天,這個男人會出現在監牢的門口,不一定要繼續穿着金色的龍裝,但一定要有溫暖的眼神。

他微笑着向她伸出手,然後溫暖的說:“來,隨我走”

這個美妙的童話一直囚禁在玻璃裏面,小墨知道,這個夢大概永遠都不會實現————

林小墨其實有點小嫉妒,看劉子揚和淑寶的笑容,爲自己而感到悲哀——

“開門”門外一聲喝厲,渾厚的男音沉穩的傳進來。

“是,是”獄卒謙卑的聲音傳進來。

門外有一瞬間的沉靜,然後聽到一系列的腳步聲。

隨後一位英俊的男人走進來,他穿着整潔的白衣,腰間是一把寶劍。

林小墨擡頭,被眼前的人着實嚇一跳。

“雲——護衛長”林小墨的驚呼把淑寶和劉子揚的目光吸引來。

雲揚微笑,在不大的牢房裏看一圈,纔將目光放到小墨的身上。

他回頭冷眼看着獄卒道:“開門”

獄卒有點爲難的搓手。

“給我開門”他厲聲道。

獄卒有點沉悶拎着鑰匙走過去,將小墨的門打開。纔不情願的離開。

林小墨起身,擡起眼睛看着依舊英俊清爽的雲揚。居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難道像劉子揚和淑寶一樣,張口就問一句你過的好不好麼?那句話真的是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你——過的還好?”小墨尷尬的胡亂想一通,最後還是如實問。

雲揚微笑:“這句話應該是我來問你?你逃出皇宮來到這裏,過的還好?”

小墨被他這麼一問,有點窘迫,她想難道是她想進來的麼?她出宮還不是爲了救人,誰知道自己居然會被自己人陷害?簡直是不堪回的窘事。

“我,我是——”

“那天晚上糊弄過我,然後抱着你的白豬潛逃出宮,如今是不是要認罪呢?”

“我沒有罪”林小墨說,“是皇上昏庸,將我的同伴抓到這裏,我出於無奈才被迫出宮,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受欺負”林小墨說的合情合理,她一點不懼怕的擡頭看着雲揚。

雲揚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端倪,甚至看不出他前來的目的,他說:“你的同伴?你怎樣的同伴?你這個小宮女會跟娘娘成爲同伴?”

“爲什麼不可以?”林小墨小聲問。

“還是——她根本就不是娘娘,而你一樣不是宮女呢?”雲揚冷靜的問。

“你——”林小墨怔住。

“如果是,你大概就不會將皇上當作是護衛長,抱着一隻會說話的豬到處亂走了?”他說,眉宇是說不盡的平靜。

“我是——”林小墨一聽,大腦一下子清醒過來,她四下打量一圈。

看到小強將頭從雲揚的背後探出來。

“蔡小強你居然叛變?”林小墨鼓着嘴,氣哼哼的瞪過去。

雲揚盯住小墨的眼眸說:“雖然我不相信你們的故事,但是我還是想來見你”他輕聲說。

小墨心想整個班裏面,最可信的小強都跟你講話了,你還有不相信的理由麼?

“爲什麼想來看我?”小墨隨口就問,將雲揚深情的眼神全部都當作是空氣。

這句話讓雲揚有點愣,他一時不知道如何應對:“因爲我——”

“你是不是被這個傢伙拽來的?”林小墨不滿的看着小強,心想這個傢伙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正經有權利的人帶不來,帶來這麼一羣搗亂的。

林小墨以爲劉子揚也是小強鬧來的,更加不滿的瞄一眼劉子揚,心想,這是個時候,自己人都管不過來,還去管拖家帶口的——

雖然愛情是需要理解的,但是這個節骨眼,適合這麼搞麼?

“你究竟知道多少?”林小墨敞開天窗開口就問。

“什麼多少?”雲揚有愣。

“我是說,這隻蟑螂究竟告訴你多少?”

雲揚一聽,嘴角一揚:“你在害怕什麼?班長大人?”

“你連這個都知道?”小墨扁嘴,“好,你去跟人說,說我們都是假的,娘娘是假的,寵男是假的,連丫鬟都是假的,這些讓皇上知道的話,鬧不好會直接將我們都砍頭,這樣會清淨的很”林小墨悶悶的說,“反正不是死在他的手上就是死在柳金的手上,真能選擇的話,我要前者。”

林小墨一下頹然的話語讓雲揚不知所措。

“在你的眼裏我真的就是一個這樣的小人?”他平靜的說,“落井下石?”

林小墨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