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來探監者一號

愛情故事,我們總是希望擁有一個唯美的結局。

她們所愛的,是恰恰愛着她們的,她們想念的時候,他們一樣在想念,像是兩塊賦有磁性的磁鐵,總是這樣凝視着對方。

在某一個合適的時間,他們相互結合,然後開出完美的小花來。

“我是皇宮的太醫,我有聖上的諭旨,進去看淑娘娘——”劉子楊被不緊不慢的說,神色照舊是淡然,帶着無可比擬的自信。

獄卒在上下打量他之後,瞧好他的令牌,纔不高興的讓開,冷聲道:“早進早出,小王爺吩咐,這位可是頭號罪犯。”

“小王爺?”劉子楊聽來不滿,但是面上依舊,邁開步子往裏面走去。

門一開,林小墨,淑寶和櫻燦帶着期望轉身,在看到結果之後,其中的兩顆心落下來,還有一顆心“砰”的一聲差點爆炸。

“你你——”淑寶一直撞牆從早上到晚上,頭腦還有一點昏,如今看到劉子楊,一下子不知道是夢還是現實。

“娘娘,你還好?”劉子楊望着淑寶,看她半晌沒有反映,伸出手在她的面前晃一晃問道,“娘娘,你看的到我麼?”

淑寶眼睛一動不動。

“娘娘——?”

“劉太醫,她的眼睛正常,只是腦子有點問題”林小墨扁扁嘴,“看來這回你要費力嘍”

劉子楊真的以爲淑寶情況不好,立在外面伸出手來:“娘娘,你認得我麼?把你的手伸給我——娘娘?”

“我很好”淑寶咬咬嘴脣說。

劉子楊看她的額頭上的一片青:“你頭上——”

“是,是不小心撞在牆上的”淑寶慌張的回答。

櫻燦在另一邊一聽和林小墨同時噓一聲,這個女人總是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劉子楊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晃動伸出的手說:“你過來,我看看你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好了”邊說邊真誠的問。

她走過去,然後他的手在她的眼睛摸一摸,撐開她明亮的雙眸上下打量一番。

“恩,恢復的不錯”他有點侷促的說。

然後兩個人就這樣陷入沉默。

林小墨和櫻燦對視一眼,心想這個傢伙不會只是來做調查工作,看看自己的病人有沒有後遺症的?

但是,照他們這個沉默的模樣,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有進展。

“你——我——聽說你進來,一直都很擔心”劉子楊說。

“恩,是麼”

“是”

沉默。

“你最近過的好麼?”某個人在緊張的時候慣用的話題,但是劉子楊用錯場合。

淑寶回頭看看自己骯髒的牢房,再上下看看自己的行裝,嘴角抽動着說:“恩,我過的很好”

沉默。

“呃——我一直在想辦法,可是皇上在氣頭上,一直不肯見我”

“恩,是麼?”

“是”

再沉默。

林小墨聽到皇上兩個字,顧不得人家是不是處在從朋友到戀人的談話關鍵期,開口就問:“皇上說什麼了?”

劉子楊一直盯着淑寶的眼睛晃一晃轉到小墨那裏,他自然明白如實把皇上的話說出來不是打擊淑寶的積極性,他只是婉轉的說:“皇上一直在生氣,恐怕是太在意纔不肯放你出來,等等看,他會明白的”

“如果會明白就好了”小墨在一邊插嘴,臉上埋怨至極。

櫻燦聽着三個人的一系列對話,情節大概清楚,這個世界上最讓人頭大的就是這類朦朧的愛情。她掉轉頭,不去理會,自己的事情還亂糟糟的一塌糊塗,還要去思考這些話題,不是要暈頭轉向麼?

“櫻燦姑娘”外面的獄卒一開門,微笑着向櫻燦鞠躬:“小王爺請您到王府去”

櫻燦一聽,鬱悶,這個傢伙還真是沒完沒了:“我不去”

“姑娘,您看這不是在爲難我們麼”

“王府?這裏就很好,我不稀罕到那裏去”

“姑娘,小王爺的命令,我們不敢違抗,那就對不住了”邊說邊上來將她的手捆住。

“你——”

“你們——”林小墨淑寶驚呼,但是束手無策。

被關在外面的許政看着櫻燦被從帶出去,焦急的很,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時恨不得自己變成蟑螂追出去。

“你們輕一點,這羣王八蛋”

裏面的劉子楊更加鬱悶,看淑寶表情一下子沉下來,慌張的問道:“她,她要被帶到哪裏去?”

“王府臨親王府。”淑寶說。

“臨親王可是有名的正直人,抓她去做什麼?”

“臨親王是好人,並不代表他的兒子一樣是好人”她說。

“小王爺?”劉子楊更鬱悶。

“不是小王爺,是我們的同伴,一個叛徒”淑寶說。

劉子楊突然回想起林小墨的話來,看來,淑寶真的是腦子有點問題。

“如果我出去,我先把他的頭砍下來,這個白癡”

劉子楊看她怒不可揭,緩聲道:“娘娘,你深呼吸一下,不要過於激動,這樣可以緩解您的神經緊張”他說。

“什麼神經緊張?”淑寶更加激動,一把握住劉子楊的手說,“你是不是當我是你的朋友?”

“恩,當然”

“好,那你就給我把這欄杆鬧碎,讓我出去,砍這個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