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妃子狹路相逢

寧妃和婉妃不等皇后下話就一同站起身子來,整個兩隻炸毛的雞高傲的昂着頭。

林小墨藏在皇后的身後大笑,她們頂的這個雞頭,估計會到2088年纔會出這種特殊的髮型,不禁對兩位娘娘的勇氣欽佩倍加。

“皇后娘娘今兒怎麼有心情到這裏轉悠吶?”婉妃扭動着纖細的腰肢,小手撫摸着頭上的“雞冠”詢問道,口氣中完全沒有對這位皇后娘娘的敬畏。

寧妃的頭髮比她稍微小一點點,站在旁邊接話道:“妹妹這說的是什麼話?難道皇后娘娘每天都只能呆在陰森森的鳳寰宮裏面嗎?不出來,怎麼見到皇上,不見到皇上,怎麼懷上龍種?”她悠哉的附和着婉妃的話,其中的話帶着濃烈的諷刺意味。

皇后自從進宮來,完全是鳳寰宮裏面的修女,不會生氣,一點一國之母的威嚴都沒有,現在也怪不得這些小妃子都會騎到她的頭上去。

牛嬤嬤站在旁邊聽,臉色沉沉的:“二位娘娘這說的是什麼話?皇后娘娘天生麗質,不願意淌你們這些渾水!”

“哎呀,您說什麼是渾水?”婉妃大驚小怪的叫起來,“您說爲皇上懷龍種是渾水?”她睜大眼睛眨了眨,“這話讓皇上聽了,可是欺君之罪!”

牛嬤嬤一聽,這兩個人明顯是在胡攪蠻纏,偏偏皇后娘娘就是安靜的站着,一句話都不說,眼睛瞟着湖水,一圈一圈的泛着漣漪。

“其實,皇后娘娘是清麗的很,只是可惜,皇上爲什麼就是不喜歡這樣清麗的人?”寧妃添油加醋,“進宮一年,還沒有爲聖上侍寢,呵呵,其實,這些倒是怪不得娘娘,誰叫娘娘就是脫俗的厲害呢?那不如直接搬到尼姑庵,不是更好?”

牛嬤嬤被她們噎着說不出話來,心裏面想維護皇后娘娘,幾乎要跳起來。

林小墨站在皇后的身後,聽着兩位娘娘的冷嘲熱諷,冷哼一聲,低聲說道:“原來這是兩位娘娘,我還以爲是御膳房的廚子,帶着雞冠就跳出來咬人了!”

林小墨的話讓兩位娘娘一愣,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小墨的身上。

“小奴才,你說什麼?”寧妃聽出其中的諷刺,皺起眉頭說。

“我說,兩位娘娘的髮型果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乍一看,跟御膳房新進的雞有點像!呵呵,不過雞都比不上兩位娘娘髮型個性!”林小墨一字一頓的說道。

婉妃聽不懂她是在誇她還是在損她,臉上有一瞬間的僵持。

寧妃是個聰明人,臉色微微一笑,盯住皇后的爆炸頭說:“我們只是隨着皇后姐姐的樣子,呵呵,皇上都說皇后姐姐的樣子漂亮,我們這些小妃子,自然是聽風就是雨,隨着姐姐走嘍!”她輕盈用手指扶了扶頭上的釵飾。

林小墨很悠然的晃幾下手指:“諾諾諾……”她搖頭說,“這位娘娘這句話就不對了,您說您是學着皇后娘娘的樣子?呵呵,皇后娘娘的髮型可是有講究的……”她不緊不慢的繞到皇后的身後,托起皇后的頭髮說:“看到這整個頭型了嗎?上窄下寬,這預示着女子在下,男子在上的從夫心裏,而兩位娘娘的是上寬下窄,那是叛夫心裏,若是叫人看出來,那就是娘娘們對皇上的大不敬……”

林小墨滿意的看着婉妃和寧妃的表情有一絲的變色,接下來說道:“在說這卷式,三縷一卷,整個頭上要二百八十六卷,才能擺出這個鳳迎枝頭的樣式!”小墨指指頭髮的頂端,“這是鯉魚越龍門的尾,不偏不倚,在頭髮的正中央,才能保持頭髮的平衡性!兩位娘娘,您看看你的頭髮,有鳳嗎?那是雞跳牆頭的樣式!”

林小墨挑起眉毛,輕輕的拾起皇后頭上的鳳釵:“這種釵飾是金子,自然要擺在側發的三分之一處,後發的二分之一是銀飾的地方,上下各八分之一的地方,擺上對稱的吊環,搖搖擺擺,顯示出高貴典雅的氣質,娘娘,您將鐵質的釵飾擺在頭上,是不是感覺搖搖欲墜?”林小墨眨着眼睛問。

婉妃聽小墨這麼一說,就是感覺頭上的東西很彆扭,不假思索的點點頭。

“就是說,鐵是會得病的!您知道吧?鐵有磁性,對腦子不好!若是帶的久了,就會變成傻子了,娘娘們,不會是想變成傻子之後被皇上送到冷宮裏面去吧?”林小墨滿意的看着婉妃和寧妃蒼白的臉色,心想,有磁性的鐵那叫磁鐵!

婉妃聽完,當即拽下頭上的釵飾,滿臉憤怒至極:“這是什麼東西!”一時間自己的頭髮完全混亂,粘着不知道什麼膠水,掉下來一大把,“我,我討厭這種頭髮!”她看看皇后閒逸自得的樣子越發覺得自己實在是難看的要命,一時間,極度憤怒充滿心間。

轉身就揉着頭髮原路走回去。

婉妃的丫鬟一看急匆匆的叫着:“娘娘,您慢着點!”

寧妃看着婉妃這個樣子,她平靜的轉過頭來上下打量着林小墨:“你叫什麼名字?”言語中儼然是冷漠和倨傲。

“叢林小路落兩點,書香宣紙墨水清!”林小墨洋洋自得的說,“我叫林小墨!”

寧妃的表情僵持片刻,冷冷的說道:“皇宮之內,奴婢只能有名,不能有姓,小丫鬟,你果然很厲害……”她冷漠的說完,倨傲的看一眼林小墨,然後轉身帶着剩下的幾個丫鬟,蓮步輕移的離開。

林小墨衝着她的背影狠狠的吐舌頭,轉過臉來,看到牛嬤嬤愕然的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