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蔡小強的悲哀

目前所有的人中,唯一的逃脫掉的是隻有小強。--鳳-舞-文-學-網--

他不知道,他是應該感到慶幸還是悲哀――

在柳金侮辱白豬的時候,他不能跳出來,在許政打架的時候,他不能出手,甚至只要有人輕輕的踩他一腳,他就粉碎骨。

當林小墨說,你去皇宮,看看那裏的況,或許會有辦法不一定,於是,小強就揹着這個使命顛的來到皇宮。

其實,他真的很想衝上去咬柳金一口,在白豬面前,在小墨的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的勇氣,哪怕之後會被侍衛一腳踩死。

自從變成這個模樣,小強就變的很不謂生死了!但是,目前這個況,他簡直是生不如死!

蔡小強先輕車熟路的來到御善房,大漢主廚還是老樣子,一派不修邊幅的模樣,鬍子上都是飯渣渣,哼哼嚷嚷的說:“這鴨子毛都沒有剃,誰給我甩鍋裏的?”

小強站在鍋旁邊想,這個男人曾經一度成爲自己最頭大的敵人,因爲白豬對他的很深很濃,但是現在,他現,這個大鬍子已經從白豬的生命中消失,所以說,豬最後誰能吃到,都是未知數,想到這裏,他分外幸福的微笑,哈喇子流到廚子的鍋裏……

接下來,小強來到鳳寰宮,林小墨的失蹤並沒有給這裏帶來更多的異樣,皇后娘娘照舊是不動聲色,林小墨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丫鬟,每天在莫大的皇宮裏面失蹤的東西很多,勾心鬥角,宮心難測,某一個宮女會莫名其妙的死去都沒有人敢去追查原因,更何況她只是失蹤而已。

小強在草叢裏面穿梭一陣,在窗口外面看到小墨的很乾淨,或是有人每天來收拾,或是根本派來另外的一個宮女都說不定。

小強沒有多想,沿着西邊湖水爬行。

宮裏每天奇怪的事很多,每一個都值得去寫成一部小說,所以,淑寶和許政的事好似是渺渺皇宮裏的一點沙,大家迷眼去在意一下,接着就忘卻在腦後,永遠不會有人去關切是不是有冤屈,不會有人去尋找究竟是誰的錯誤,大家爲了自保,誰都不顧!

皇宮就是這樣,殘忍冷漠。

一行鑾車自大道而至,太監宮女密密麻麻的跟在周圍,差點將小強的腿攆在車下。

“見鬼!”小強憤恨的在後面罵一句。

車上,聖上楚絡依舊是一金色的長袍,俊逸而倨傲。太監小東子立在旁邊。

“皇上,那個小宮女的事已經有消息!”小東西微微躬。

“你是說皇后宮裏的林小墨?”楚絡思考一下問。

“是的,萬歲,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鬟利用蔬菜車大膽逃出皇宮!”

楚絡一驚:“你是說她果真是一個人出宮的?”

“回皇上,抱着一隻白色的豬。”

他這句話讓楚絡有點愣:“你是說,她在逃出皇宮的時候還抱着一隻豬?”

“是這樣的,她抱着一隻豬出宮,並且在臨親王府因爲一點事,被臨親王的小王爺關進牢房!”

“小王爺?”楚絡眉頭微微鎖起,“王叔的兒子不是傻子麼?”

“原來是,可是前幾個月突然精明起來,王爺王妃激動的不得了,可是末了,精明起來還是紈絝子弟一個,沒有什麼大作爲!”

“這個丫鬟到底有什麼本事?”楚絡自言自語,實在不清楚,在皇宮的時候,她可以和自己接近,可以和許政接近,可以和皇后接近,到外面居然可以和小王爺有所關聯。

想到這裏,他不汗顏,按理說,擅自出宮的丫鬟自然要由管事房追回,按照律法懲處,但是楚絡一直在想念的,還是她那個完美的草編戒指的故事――

關於真正的寓言。

或她不是一個小小的丫鬟,是一個猜不透的故事!

楚絡想到這裏,他回頭對小東子說:“給朕把她進牢房的事經過探察清楚――在這之前,誰都不能傷害她!”

小東子應聲,再次擡頭問道:“劉子揚太醫一直要見您,他想幫淑娘娘求!”

“哼,只是治一治眼睛,就這麼急着要求了?”楚絡冷笑,“不見!”

“可是――”

“許政和淑寶的事,朕意已決,誰說都不管用!”楚絡厲聲道:“我不殺他們已經是仁慈,告訴劉子揚,不用在這裏浪費時間,有工夫就去牢房裏看看淑寶吧!”楚絡揚手製止小東子的言語。

車輛繼續往前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