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呃,英雄救美?

這一句,滿屋子的人轟然而起。

牢房的門鬨然而開,門上的塵土都絮絮的掉落下來。

門外的柳金換做一身淺綠的長衫,照舊帶着一圈金色的鈴鐺,傲然而立。

“哇,班長帶頭開班會?”他洋洋灑灑的走進來,“怎麼沒有人來通知我?”他邊說邊走進來,側頭看着侍手而立的獄卒,“是誰讓你給他們安排這麼骯髒的地方?爲什麼不直接帶他們到臨親王府去,那裏環境優雅,不是更適合密謀麼?”

獄卒私自將許政和林小墨,淑寶關在一起,還聽櫻燦的話找一個這麼適合喝茶的高等牢房,可是犯大過錯。他意識到問題嚴重,倒地而跪:“小王爺,因爲是櫻燦姑娘,所以我們才——”

柳金一腳把獄卒踢倒在一邊:“小王我的女人多了去了,是不是每一個胭脂俗粉的話你都要聽,這裏到底是牢房還是妓院?”

他的話一出,獄卒不語,不斷磕頭謝罪。

柳金擡頭挑釁的凝望着冷目而視的櫻燦,片刻將目光在整個牢房環視一圈,停留在白豬的身上:“白小姐,幸會”

“你——”白豬一時禁聲,不知道說什麼好。

“白小姐身體不方便還要擔負起四處奔走走告消息的重任,真是爲難你了”柳金打量白豬的四肢蹄子,嘲諷的嬉笑。

“柳金,你哪有資格來嘲笑我?忘恩付義”白豬不會聽着他來嘲笑,開口道。

“忘恩付義?”柳金輕輕的挑起眉毛,“我當天在翠紅樓沒有殺你,放走你的一羣豬兄弟,可是大慈大悲,哪裏是忘恩付義?”

小強藏在角落裏,聽到白豬被欺負,就要跳出來,淑寶冷冷的看他一眼,要是他被現就真的全軍覆沒。小強只得強忍着怒火縮在角落。

“你這個——”白豬氣急。

“流氓”柳金非常悠閒的接過她的話,“流氓這個詞實在是沒有創意”

“創意?”淑寶說,“柳少爺您的行爲真的很有創意,有良心的人有幾個能做到呢?”

柳金眉目一轉,望着淑寶,輕笑道:“我說,把娘娘這個完美的身份糟蹋成這個模樣,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你一人了?通姦啊,我記得你原來不是一個連男人都不會正眼看的修女麼?原來環境的改變對人影響這麼大——”

“柳金,你還有資格說我,你當小王爺,又做過些什麼好事情?你——”

“打住”柳金一擡手,打斷淑寶的話,“我承認我做過好多好多的壞事,多的用手指都數不過來——但是——”柳金眯起眼睛說,“實在不好意思,現在我還是我的小王爺,而你是——是我的階下囚”

淑寶皺眉頭,咬咬嘴脣。

柳金很滿意她的表情,才轉目望向櫻燦,低聲說:“我請你去我的王府,你幾次都拒絕,這個骯髒的地方,你就那麼喜歡來?”

櫻燦白他一眼,側過頭。

柳金看她不回話,伸手將櫻燦的臉拉回到自己的面前,說:“櫻燦,我在問你話”

櫻燦照舊是凌厲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瞪着他,帶着鄙夷。

“好”柳金放下手,語氣生硬:“你喜歡這裏,我讓你永遠都留在這裏,你願意麼?”他不確定的看她。

“會”櫻燦不帶思考的回答讓柳金很受打擊,“你說什麼?”

“我說我會留在這裏,都不隨你去”她說,神情淡然。

“見鬼”柳金突然覺得呼吸困難,他看着櫻燦,“你知道我是不會讓你如願的——”他說,“隨我回王府去”

櫻燦不動聲色的看着他,數秒之後說:“不要”

“你——”柳金邊說邊要伸手去拽她,而伸出的手卻在瞬間被另一隻手擋住。

“哥們,第二次動手動腳,不是紳士作風哦”清脆的男聲傳來,帶着輕盈的微笑。

柳金鬱悶的一甩手,脫開許政的手,一雙漆黑的眼眸對上許政彎彎的眉眼。

“許政”他出聲。

“明明不是第一次見面,幹嗎要擺出如此驚訝如此鬱悶如此驚恐的眼神來呢?”許政扁扁嘴說,“我還以爲以我們的關係應該深深的擁抱一下,親吻一下,然後在星光之下一起暢想一下,未——來”

柳金臉色一沉,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的那個人,原來就是許政,一時後悔當初就應該解決他,面色一轉道:“許政——還是如此的油嘴滑舌”

許政笑的特別清爽:“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自然要油嘴滑舌一點”許政順手將櫻燦拽在自己的背後,挺身擋在她面前,“你說呢,柳兄?”

柳金看他輕盈的拽着櫻燦的手,覺得胸口一股火往外冒,想僞裝出的表情一時間全部都變成憤怒:“鬆開她”

許政很得意的看着他變色的神情,嘴角一挑說:“其實我這個人,不喜歡關閒事,不過,這位小姐目前在我心裏的位置可不是一個閒人——”他說着,回頭衝櫻燦微微一笑。

“不是閒人——”柳金咬咬牙,“你覺得你有能力保護她?”

“沒有”許政淡笑着聳聳肩膀,“可是,我就是願意”

“媽的”柳金再不能忍受他的動作,一把拽住許政的胳膊,狠狠的說,“我再說一遍,你——給——我——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