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小白豬的鬱悶

當一個男人看到另一個男人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會異常的暴怒,不分青紅皁白。

小強看到白豬和這個精緻的少年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胸口有血要往上面涌。

“羽末羽末,你快點回去,你快點快點——“白豬擡頭對羽末說,她可不想看到一隻蟑螂和人來打起來。

“它是——”少年鬱悶的立在原地,看着夜色中渺小的剪影。

“它是——我的朋友”白豬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實在不是簡單就能把關係理清楚的。

“你的朋友?”羽末的話音一落,只看到夜色中的蟑螂以百米衝刺的度飛奔而來,好像一隻離弦的箭,一點不帶減。

小強狂奔而來,滿臉怒火沖天,恨不得將這個跟白豬搭話的傢伙狠狠的咬上一口。

白豬不動聲色的輕咳一聲,其中的力道不輕不重,正好給小強以震懾力。

小強聽到白豬的聲音,“滋”一聲在羽末的面前剎住車。

回頭看白豬冷冷的眼神,她說:“跑這麼快做什麼,你這樣會嚇到他”

小強一下子好像泄氣的皮球,強忍着滿腔的怒火。

“這位是羽末,是廖——”白豬突然想起廖參的話,她讓自己當作沒有遇到她,於是,白豬轉話說,“他住在隔壁的貧民窟裏面你們握握手”

羽末很紳士的對他微笑:“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的生物都有靈性,你好”

蔡小強臉上不悅,但是有白豬在,不好作,只得爬上羽末的手,示意性的用腿在上面蹭一蹭,代表是在握手,他恨恨的說:“你好”然後上下在羽末的身上聞一聞。

“你在做什麼?”白豬叫住他。

“我聞一聞,他的身上好像有哪位同學的味道,很香,好像是個女生”小強邊說邊要鑽到羽末的衣服裏面去。

“女生?”白豬一聽有點急,“哪裏有女生,不就是我的味道麼?我今天晚上都和他在一起”

“可是——”小強探出頭,還是覺得有點不對。

“你是蟑螂不是狼狗,聞個屁”白豬叫他下來,才和羽末告別。

羽末點點頭,雖然還是覺得有異樣,但是終究沒有問出口。

“我明天就會帶着廖參去西邊,再見”羽末對着白豬漸漸走遠的背影喊道。

————————————————————-——————————————

白豬走在前面,小強走在後面,雖然白豬的陰影將小強完全的掩蓋住,但是這並不影響小強的心情。

“他喊什麼,廖什麼?”小強問。

“不知道”白豬說。

“你一晚上都和他在一起?”

“恩”

“在做什麼?”

“不用你管”

“在逛街?談心?”

“都說了,不用你管,你怎麼這麼討厭”

於是,兩個一直以這樣的對話,這樣的距離回到牢房。

林小墨,淑寶,許政,櫻燦,興奮的蹲在一個單獨的私人牢房裏,看樣子是在開座談會。

獄卒謙卑的送上茶水,幾個人簡直像是坐在茶樓裏,要多愜意就多愜意。

許政的旁邊坐着櫻燦,櫻燦的旁邊是小墨,小墨的旁邊是淑寶,四個人圍坐在一起,面面相覷,時而驚呼,時而歡笑,一派欣欣向榮的表情。

小強和白豬回來之後,瞄到裏面的人羣一陣歡笑,白豬突然感覺失落的很,廖參的話總是縈繞在她的耳邊,揮之不去。

“你進去”她小聲對小強說,自己反而往門外走。

“白珠?”林小墨叫住她。

白豬一想到小墨就更覺得胸口悶,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有些人可以不去管別人的心情,肆意妄爲,但是她白豬可是不忍心看到小墨傷心,在之前,小墨爲了許政,淑寶,爲自己所做的事情,她記得很清楚。

她真的想告訴小墨,廖參就在京城,並且自私到不管他們的死活,明天就要逃開這裏,然後讓大家一起將這個忘恩負意的傢伙給揪回來,用“班規”處置。

但是,廖參的話可以讓小墨知道麼,如果她知道的話,恐怕會更加難過,更加焦慮?

“白珠?”林小墨再次叫道。小墨以爲她還在爲櫻燦的事情任性,才小心翼翼的說。

白豬回頭正對上小墨彎彎的眼睛,一時間欲言又止。

“你怎麼臉色蒼白成這個模樣?”小墨問。

“女人生氣對皮膚不好,母豬生氣就更不好,哎呦呦,她兼備兩樣,當然糟糕到不能直視嘍”許政在旁邊添油加醋。

而林小墨還是隱約看出她的異常:“白珠,你到哪裏去?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我——遇到——廖——”白豬咬咬嘴脣,還是將話壓回去,“遇到小強之後,他就把我帶回來了”

“廖小強?”許政照舊在一旁添油加醋,“到頭來,你連我們強哥的姓都沒有記住麼?”

白豬恨恨的白他一眼。

林小墨抿嘴一笑:“我們的白小姐能夠在衆人面前叫出小強的名字,已經是給了他很大的面子了”她緩緩的對衆人說,然後回頭,白豬照舊是一張憔悴的臉。

她緩慢的走進來,對所有的人說:“我們開始座談會我有情況要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