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想要一點安靜

廖參轉動着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繼續說道:“羽末找天山雪蓮找了十年,只是爲了讓自己的父親甦醒過來——”

白豬鬱悶的搬動着小蹄子在下面掰着手指算算,羽末看起來不過是十六歲,十年前不是一個只有六歲的孩子麼?

“他一直在尋找,從東邊到西邊,從南邊到北邊,就一個人孤身揹着父親四處搜尋,所有的人都對他說,你的父親沒有呼吸,早就死掉了,可是,他一直都不肯放棄——”

白豬不得不欽佩這個少年,只是如今大概不是欽佩的時機。

“廖參”白豬打斷她的話,“先不管他找這個神奇的東西找多少年,你先陪我回去,林小墨如果看到你會很開心的”

廖參再次轉動小眼睛。

“目前的形式不好,我是一隻豬,在我的身邊還有一隻蟑螂,而柳金是小王爺,不不,我的意思是,徐政,林小墨,淑寶全部都在牢獄裏面,只有櫻燦在外面——而,櫻燦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對抗柳金,不,應該說是沒有辦法把他們都救出來——其實,這其中的關係很複雜,說不清楚,你還是先隨我走”

“等等,林小墨,淑寶,許政在牢獄裏?柳金和櫻燦在外面,你是豬,蔡小強是蟑螂?”廖參居然從白豬如此關係複雜的話語中清楚的挑出重點,不得不讓白豬欽佩,她非常確定的點點頭。

“柳金因爲是小王爺,所以和大家生矛盾?”廖參問。

白豬突然現身材的改變並沒有改變廖參的智商,但是,不幸的改變了自己的智商於是,她再次確定她的說法。

廖參咬咬嘴脣說:“你們經歷的好複雜”

“不單單是複雜,簡直是一片混亂,柳金那個小混蛋,早先怎麼就看不出他有當叛徒,當反派的潛質在,簡直是一個看見就想上去咬的傢伙——”白豬想起柳金就很生氣的翹起蹄子來,“一派金光閃閃的行頭,但是在關鍵時候,居然膽敢把林小墨關到牢裏面去,真的是——”

“真的是自私透頂對麼?”廖參一語點破白豬的話,接下來說道,“我想大概是他害怕你們威脅到自己的地位,能夠穿越成小王爺,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

廖參的話理智而明瞭,白豬聽着好像有點意思,但是她還是覺得心裏不爽:“小王爺就怎樣,以前的生活是金錢和地位能夠換來的麼?”

“你這樣說,是因爲你穿越成一隻豬,你討厭目前的身份,纔會千方百計的想回去,回到以前父母疼的生活,可是——”廖參面色深沉,“如果你愛上新的生活,就不會再想回到以前去了”

廖參的眼睛微微晃動,讓白豬心裏有點不安,她平靜情緒說:“不管什麼愛不愛生活的問題,總之我們都會回去的,廖參,既然我找到你,你就先隨我去找小墨,讓她把事情的經過全部都告訴你,然後,再來商量一下以後的事情——”白豬邊說邊要拽着廖參往下走。

“等等”廖參說,“白珠”

白豬異樣的回頭。

“我只是千年人蔘而已”廖參意味深長的說,“如果,你說小墨或者是許政生病需要靈藥滋補,我會義無反顧的隨你回去,我是人蔘而已,現在我幫不上你們的忙”

你們的忙?白豬聽到如此客套的四個字,一下子感覺心空落落的:“你怎麼會這樣說,難道不關你的事情?”白豬有點激動。

“是,是關我的事情,我們一起相處四年,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當然關我的事情,但是,我一直在說,我有更重要更擔憂的事情要辦”廖參邊說邊隱約的垂下頭。

“你所擔憂的就是找到不存在的天山雪蓮,然後去救老頭的命?”白豬說,“你和那個少年才認識幾天,你居然把這個當作如此重要的事情?”

“你不明白,他的爹爹沒有死,讓他醒來是羽末最大的心願,所以,也是我最大的心願,如今,我不可以離開這裏,他救過我的命,我不能背信棄義”廖參肯定的神情讓白豬想吐血。

“他找了十年都杳無音訊,你跟着他就能找到?”白豬有點不能抑制,“拜託你是二十一世紀受過教育的,這種東西只是出現在武俠小說裏面好不好,你清醒一點?”

“白珠”廖參望着她,思考一下,確定的說,“拜託你——就當作,今天晚上並沒有遇到我”

白豬覺得頭有點暈:“沒有遇到?”

“我會和羽末離開這裏,到其他的地方去尋找,我只想簡單一點,安靜一點就好,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煩,拜託你,白珠——”

白豬終於聽懂,說了半天,這傢伙就是和柳金一樣的——自私罷了

“你就這麼害怕,你的朋友會擾亂你的生活?”

“不是害怕,是你今天遇到我,跟我講這樣多的話,已經擾亂了我的生活。”廖參說。

白豬無語,仰望星空,星星點點,她落寞的說:“如果,小墨聽到你的話,恐怕要傷心好多天呢,她一直把同學的安危當作是最重要的事情”

廖參微微垂下頭,不再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