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根天山雪蓮

少年羽末很鬱悶的看着一隻豬和一根植物,面面相覷,時空彷彿一瞬間就回到若干年前,廖參的雙眸微微的光,白豬的雙眸不時的狡黠的晃動。

難道說——在若干年前,這根千年人蔘就和這隻豬有過一段不爲人知的情感?

羽末一直覺得自己收養這隻會說話的人蔘就已經遇到天神,不想,偶然碰到一隻會驚呼的豬,而且是一隻會對着自己的爹爹狂鞠躬的,很有品位,很優雅的豬

廖參終於從驚訝中甦醒過來,聽出眼前這位不是別人,正是班裏的白珠同學,不禁鬆一口氣,翹起的小鬍鬚晃一晃。

“你們一直都——認識?”羽末的小心的問,面色有點驚訝。

白珠和廖參異口同聲:“不認識”

說完,四隻小眼睛對上的時候,不禁出清晰的笑聲來。

兩個人都覺得,將事情的經過給眼前的這個純潔的少年講,是一件白費力氣的事情,而且,她們自己的事情還沒有互相通報清楚。

“我們到外面去講”廖參眨眨睫毛,對羽末說,“你在這裏看着爹爹”

少年點點頭,眼中的疑惑一閃而過。

————————————————————————————————————

夏夜,白豬翹着兩隻爪子費盡千辛萬苦才爬上屋頂,就看到廖參頭上的紅頭繩優雅的飛舞,好像是一面精緻的旗幟。

見鬼,白豬對比之下,再次爲自己變作一隻豬而鬱悶。

廖參衝着滿頭汗水的白豬嘿嘿一笑,白豬突然有一種想把它吞下去的衝動。

“千年人蔘,嘖嘖,真的是價值連城”白豬咬咬嘴脣,冷聲冷氣的說。

廖參扁扁嘴,烏溜溜的眼睛轉一下說道:“人蔘並不是最貴的,有一種東西比人蔘要珍貴幾百倍”她深沉的說,好像其中包含着許多難言之隱。

白豬鬱悶,被廖參沉悶的氣氛搞的不知所措:“你如今說話水平越來越高,深沉的要冒出氣來”

廖參嘴角彎彎的,她轉移話題,費力的擡頭才能看到白豬的臉:“你怎麼會成這個模樣?”

“說來話長”白豬沉悶的說,剛來的時候,白豬一直以爲自己是一隻豬沒有什麼不好,後來遇到蟑螂小強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這種想法,但是,當越來越多的同學出現的時候,她就開始火辣辣的自卑了——

“我覺得我們的命運都是有定數的”廖參忽視白豬自我鬱悶的表情,而是簡單的總結道,“就像你和我一定會遇到一樣”

白豬一直覺得廖參是非常有慧根的,比如她時常是考試的前一分鐘說一句“上帝保佑”這樣的話,廖參是少有的一個,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都信奉的人。

而,如今這樣的話從廖參的嘴裏說出來,白豬非常同意的點點頭說:“嗯,就像我當初遇到小強和小墨一樣”

廖參這次有點驚訝的擡起頭來,畢竟,目前而言,廖參是大部隊的偏離者,是白豬在關鍵的時刻現了她,從而準備把她帶入到大部隊的軌道上來。

廖參咬咬嘴脣,好像在思考什麼,她緩慢的擡起頭來問道:“大家都來,是爲了帶我們回去的麼?”

白豬驚訝,怎麼廖參和柳金一樣一點點的興奮都沒有表現出來,反而在眼睛裏面摻雜着一點點的——不情願?

白豬有點糊塗,她解釋說:“不是,小墨和所有的同學都一樣,是在同一時間被學校下放在這裏的,十八個人遺落不少。”

廖參緩慢的放下眼簾才說:“原來是這樣”

“小墨說要找到所有的人是要任務,然後我們再想辦法怎麼回去”白豬接着解釋說,“你放心,十八個人,一個都不會少”

廖參再次垂下頭說:“小墨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她可以找到所有的同學”

白豬確定的點點頭。

“但是——”廖參擡頭,眼睛在夜色下忽明忽暗,“我是不會回去的”

白豬差點岔氣,要說柳金沒心沒肺,爲了小王爺的榮華富貴而丟開所有的原則,還是可以想的通,但是這根人蔘是在想什麼?

住在這種貧民窟的地方,破舊不堪,三餐不飽,帶着個人參的身份,不能蹦不能跳,平常還要小心被人吃掉去滋補身體,她是不是腦子給燒掉了?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白豬實在想不通,這些信佛的人在想什麼。

“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比千年人蔘要貴上幾百倍,你知道是什麼麼?”廖參突然問。

白豬鬱悶,關鍵時候,誰有心情跟你討論這個?

“萬年人蔘”白豬脫口而出。

廖參反而輕笑道:“是天山雪蓮”

“你是腦子秀逗了?那是傳說中的東西,哪裏會有?”白豬簡單的說,“或許你可以祈禱下一位同學會成爲天山雪蓮”

“我一定要找到天山雪蓮”廖參說,“這樣爹爹才能夠醒過來羽末纔會開心”

“爹爹?”白豬冷笑,“那根本就是校長好不好?那個老頭子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

“不是的”廖參說,“他是羽末的爹爹,他已經沉睡了十年,只有天山雪蓮才能召喚回他的靈魂——”

靈魂,白豬鬱悶,真是玩笑,校長是多麼德高望重的人物,每次見面都和藹可親的很,人家好不容易十年前,平步青雲,真被你一根天山雪蓮給鬧回來,不是鬱悶的要撞牆自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