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校長,晚上好

白豬被少年抱在懷裏,一樣任性的貼着他的胸口,幸災樂禍的搶佔廖參的地盤,廖參把頭縮進去又探出來,因爲白豬的擠壓,衣服裏的憋悶的不能呼吸。

廖參探出頭非常生氣的露出尖尖的牙齒,示意白豬小心一點,不要欺人太甚。

白豬假裝驚恐的瞪圓眼睛,衝着少年“吶吶”的叫,少年看她的時候,白豬的小眼睛裏馬上盈滿泫然欲泣的淚水,完全是一副被驚嚇過度的模樣。

“廖參,你把頭伸回去”少年氣鼓鼓的說,料想是她做出嚇唬人的表情。

廖參鼓起下巴,委屈的小鬍鬚翹起來,片刻將頭埋進少年的胸口,安靜的偷瞄白豬。

白豬挑挑眉毛,趁着少年抱着自己趕路,她小聲說:“你這個小丫頭,不是我的對手”說完幸福的晃動身體。

廖參耳朵一翹,眨動着一雙渾黑色的小眼睛,腦海裏波濤洶涌,這隻豬居然會說人話,難道這個是傳說妖豔的豬妖?想到這裏,廖參神經繃緊,怪不得半夜會在路上行走,原來是在找下手的宿主。

“呲——”廖參衝着白豬皺眉咬牙切齒,頭上的紅頭繩翹起來,完全是一隻待命的小刺蝟。

白豬輕聲笑,自信的眯起眼睛,倨傲的很。

小廖參看白豬一雙妖豔的小眼睛不停的晃動,非常有勾魂攝魄,越看越像班裏的白珠狐狸精,一時間不能抑制的張嘴就跳過去,咬住她的耳朵……

白豬來不及躲閃,耳朵一下子就被這隻人蔘尖尖的牙齒咬住,一陣劇痛之後,白豬驚叫起來。

少年一驚,伸手將拼盡全力的廖參晃動的鬍鬚抓住,用力掰開廖參的嘴巴,將白豬的耳朵拯救出來。

“廖參,你安靜一點”一路上,廖參和白豬怒目相對,少年只能把廖參從衣服裏取出來,綁在背後的衣帶上,走起來一晃一晃,甩的廖參頭暈眼花。

白豬的耳朵上滲出兩個清楚的牙齒印,紅彤彤的,好象要滲出鮮血來,就這樣,她還是不忘記爬在少年的肩膀上面,不斷的衝着廖參吐舌頭。

一路上,月光隱約,少年帶着白豬和廖參來到一處偏僻的居民區。

白豬一來就一直在皇宮,即便是在豬圈,同樣是被御廚仔細的呵護,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這樣貧窮的地方,一路上,白豬被周圍臭烘烘的味道薰的夠嗆,一度想吐在少年的衣服上。

“不遠處就是”他把白豬抱抱緊,才微笑着衝廖參說,“我們一天都沒有回來,爹爹恐怕會着急的”他邊說邊加快步伐,“只是今天的成果依舊不好,爹爹恐怕要失望”他邊說着。

廖參扁扁嘴,四下的晃動已經讓她開始分不清東南西北。

不一會,少年停在一間很破舊的房子前,窗戶和門沒有一樣完整,破舊不堪。少年小心翼翼的推開門,探進頭去看,裏面沒有油燈,黑漆漆的一片。

少年走進來,摸索着將白豬和廖參放到牀上,才悉心的將廢舊的燈點燃,燈光昏暗,不清晰的照耀着少年明晃晃的臉頰。

“爹爹我們回來”少年不驚不繞的說。

白豬小腦袋晃一圈,纔看到牀上面躺着一個人,看樣子是在睡覺,安詳而靜謐。

“爹爹今天的氣色很好”廖參早就立在牀上,微笑着說,“羽末如果把那隻豬妖丟出去,那麼爹爹的氣色會更好”廖參邊說邊望着白豬。

叫做羽末的少年依然淡然的微笑,他坐在牀邊,摸摸廖參的額頭:“廖參怎麼這樣任性?爹爹一直說要對每一個人好”

廖參扁扁嘴,再次瞪一眼白豬。

白豬跳上牀,明明暗暗的光影下,她望向牀上的老頭。

這一看,白豬就驚呆住

白豬感覺心在“砰砰”的跳,她覺得胸口有東西想往外涌,驚恐和鬱悶縈繞來回。

簡單的說,這個老頭是臉色蒼白,完全沒有呼吸,問題不在這裏,白豬越看渾身越抖,幾乎要掉下牀,她不能抑制的對着牀上的老頭叫道——

“晚上好——校長”邊說邊對着這個老頭深深的鞠躬。

於是,廖參和羽末完全都愣住,眼睜睜的望着白豬說着人話,對着這個沉睡中的爹爹恭敬的鞠躬,廖參鬍鬚翹在半空中。

“你——你知道——你——”廖參沙啞的說。

見到領導要鞠躬問好,早上要問早上好,晚上要說晚上好,鞠躬九十度,雙眼微笑,雙手橫在身前,如果表現好,被領導記住的話,期末課程會在評價上加一朵小紅花……從小到大,白珠早就養成習慣。

於是,白珠的動作條件反射。

白豬感覺不對,等着領導說起來,半天不見牀上的人有反映,才緩緩的擡頭,尷尬的看着汗顏的廖參和羽末。

“呃,不好意思——”白豬一晃眼睛,再次將校長的面容印在眼裏,心裏一慌,心想,媽的,上下幾千年,你都不肯放過我們

廖參眼睛烏溜溜的轉,好久纔將目光放在白珠的身上,有點驚訝有點鬱悶的小聲說:“你認得他是——”

“第某某大學的任學校長,第一年給你頒獎狀,廖參,你不會忘掉了?”白豬說。

廖參鬱悶:“我記得他,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會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