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不錯的牢獄情

柳金的命令一下,侍衛拿着刀就四下跳進來,追着二十幾只豬在翠紅樓四處亂跳,打破瓷瓶的,撞上樓梯的,一時間人豬共舞,混亂一片。

白珠看到樓梯的上面是櫻燦,在幾把刀的交叉中艱難的蹦上去,而偏偏她的前面擋着的是冷漠的柳金。

櫻燦沉靜的望着眼前的一片慌亂,她推開柳金,手腕卻被霸道的他緊緊的攥住。

“等等”他厲聲道。

櫻燦二話不說,回頭揚手給他第二個耳光,“啪”分外響亮。

侍衛和豬們被這個清脆的聲音嚇住,一羣大眼睛和小眼睛紛紛往這裏投來目光,櫻燦怒目圓睜:“我不想再看到你”她的聲音清冷,帶着深深的鄙夷,她說,“你連一隻豬都不如”

白珠恨不得將腳丫子擡起來鼓掌,柳金凝視着櫻燦的眼眸,抓着她的手漸漸的鬆開。

櫻燦冷漠的看他一眼,推開門直直的走進去。

門外的小王爺柳金環視下面侍衛們的目光,一羣小豬們頗同情的看着他,白豬畢竟和他是同學情深,突然有一種想去安慰他的衝動,但是想想他的惡略行爲,最後還是將這個可怕的想法打住,只是轉着小眼睛眨眨的看着他。

柳金攥緊手指,深深的看看櫻燦的房間,他恢復平日的神情:“帶隊回去”他說完,環視小豬們,語氣平淡的說,“你們走之前,把這些東西都給我煮掉,回去加餐”說完,他黝黑的眸子微微一閃,大步走出去

柳金一走,侍衛們鬨笑着就要把門鎖住,讓每一隻小豬都逃不掉。

“弟兄們,咱們衝出去”白豬一聲吼,好似是響起衝鋒號角,豬們轟然奔走,一頭撞在門口的侍衛身上,亂七八糟,刀光劍影,戰場一片混亂,不能言述。

—————————————————————————————————————

小強一晃身體從草叢裏面鑽出頭來,再側身就進到牢房裏,獄卒們正在喝酒吃肉,小強在牢房裏環視一週,一眼就看到許政蹲在角落裏,在地上劃圈圈。

小強緊爬過去,伏在地上看許政在畫什麼。

圓圓的腦袋,大大的眼睛,小小嘴巴,這不就是白豬麼?難道這傢伙也暗戀白豬?

“你畫白豬有什麼企圖?”小強想到這裏,憤怒的飛起來要去咬他。

這個反映讓許政嚇一跳,他起身,待看清楚是小強之後,他很無奈的攤攤手:“我對你的豬愛人不感興趣”邊說邊重新蹲下來繼續畫圈圈。

“難道這個是付然然?”小強重複的看一圈,已經對他的繪畫水平絕望。他轉移話題,“小墨和淑寶在哪裏?”

許政擡起頭,眼睛眨一眨:“隔壁的隔壁,進門就是具體牌號不清楚,你去問問”他說的輕鬆,好象自己住的酒店。

“這裏的環境怎麼樣?”小強故作姿態的環手問道。

“不錯”許政看着他,指指手邊的夜壺,“上廁所很方便,不用脫褲子都不會有人嘲笑你”邊說邊指着不遠處的蟑螂洞和老鼠洞,“正好你來了,你能不能讓你的同伴和老鼠家族不要每天在晚上互相搶食物,你知道我的肉不多,能都照顧我就照顧,這年頭,誰都不好過”許政邊說邊撓撓頭,“你們蟑螂家和我頭上的蝨子一直百年友好麼?我最近現它們的關係很融洽,你知道這種情況,老鼠家族其實是處於不利的地位——”

小強自己聽着都有點想吐,他挺同情的望着許政:“我會想辦法救你們出去的”

“你?”許政冷笑,“林小墨都進來了,就剩下你和白豬——我看你還是先招呼你的蟑螂弟兄,給哥們點面子,不要總是往褲襠裏爬……”許政邊說邊可憐兮兮的望着他。

小強扁扁嘴,在任何時候這個傢伙都沒有正常過。

“外面不僅有我和白豬,櫻燦在外面”

許政一聽,身體往後倒,差點把背後的老鼠給壓死:“櫻——櫻燦?”

“恩,櫻燦”小強繼續說,“白豬去找櫻燦了你放心,有櫻燦在,柳金是不會怎麼樣的”

“櫻燦在柳金就更要怎麼樣了你這個白癡”許政邊說邊爬起來。

“你激動個屁”小強說,“櫻燦和柳金關係一直都不錯,櫻燦——”

“不錯?”許政說,“柳金要是心懷好意,地球都要爆炸了”他鬱悶的看它,“讓櫻燦離他遠點,聽到沒”

“你是想怎樣?”小強怒火沖天,“離的遠你們能有救麼?”

許政特激動特振奮的說:“誰說我許政需要她來救了,我自己不能出去是不是?”

小強鬱悶的上下打量着他:“我看,不是柳金對人家不懷好意,是你對人家不懷好意?”

許政冷冷的看它一眼:“你這個白癡,現在危險的不是我們,是櫻燦”

兩個人在牢房裏吵的熱火朝天,周圍的犯人太監連同看門的獄卒都疑惑的遙望過來,只看到許政一個人站在牢房裏面上下亂蹦,時不時的嚷嚷着:“她是真的很危險,很多事情你這個白癡蟑螂怎麼會明白?”

“告訴你就是加上那隻豬的智商都不可能會想的明白”

“你想打我是不是?”

“來啊來啊,有本事你跳上來”

諸如此類,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