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甜膩膩的親吻

柳金攥着櫻燦的手腕,凝視着這個女子淡然的神情,他感覺自己胸口的怒火“突突”的往上冒。

“櫻燦,你爲什麼可以做什麼事情都表現的如此淡漠?”他將她的手猛拽起來,疼的她一抖。

“鬆開”她即便是疼都神色泰然,嬌眉微挑,一副完全不在意的神色。

“你不相信我會放火把這翠紅樓燒掉麼?”他冷笑,再找不到任何可以恐嚇的題材來打破她這個孤傲的態度。

“小王爺”櫻燦莞爾一笑,如水的眸閃過一絲的狡黠,“你既然可以用這樣卑鄙的手段來假造你這個英雄的戲份,如何不能一把火把這裏燒掉呢?”她明確的凝視着他,“我先前居然一直沒有看出你的本性,你是這麼狡猾,陰險的人”

柳金覺得胸口有點憋悶,他是狡猾是陰險,或許還有殘忍血腥,所有的所有他都有,但是,他永遠不會騙她,不會對她陰險對她狡猾。

他們不是情人,可是他卻一直都記得,在學校的時候,她總是依着老師的吩咐伏在桌子上爲他認真的講解每一道題,她從來沒有好學生的孤傲,從來不會擺好學生的架子,從高中到大學,他的女朋友換掉一個又一個,可是,唯有每次伏在桌上的女生沒有變過。

她美的讓人心悸,他總是藉着她輔導的機會,細緻的看她,看她彎彎的細眉,淡淡的掃過,描畫的恰到好處,她的眼幽深而精緻,就好象是SD娃娃一般,濃密的睫毛眨動的時候輕輕的顫動,像是會落下細細碎碎的雪花來。

她一直被男生追逐,他就看着,總覺得自己配不上她,他會打羣架會幹些小勾當,家庭不富裕父母關係不和諧,他有什麼資格得到她呢?

而到這裏,他成爲小王爺,自然有資格得到她,用狠狠的擁有她而彌補自己。

柳金淡然,聽着她的漫罵,嘴角輕輕的挑起:“櫻燦,你知道什麼叫做陰險麼?”他的神情帶着點挑釁,玩味的凝視着她。

櫻燦擡起羽睫,疑惑的望着他,她突然感覺到慌張,再不能保持平靜的神情,她試圖晃開他手:“你給我鬆開”

而她的話音還未落,只感覺自己的手一緊,柳金平靜的望着她,下一刻,他一把拽住她纖細的手,將她拉入自己的懷抱。

櫻燦還來不及反映,嘴脣就已經被他冰冷的脣堵住。

好像是在做夢一樣,她感覺到他的手將自己的手腕拽的生疼,他的吻霸道而傲氣,力氣用的卻是恰到好處,她的掙扎在他的懷抱裏,全然沒有效果。

於是,她的驕傲在他的手中,終於化爲烏有。

他漸次的親吻,拼命掠奪着她的脣色,那些嫣然緋紅的胭脂甜膩的味道,在他的舌間纏繞,帶着微微的酸澀,在她的掙扎中,盤旋而入,她身上溫馨的味道終於有一天可以霸道的歸他所有。

他這樣想,然後用更加緊的將她纖細的腰摟在自己的懷裏。

好象要融入自己的身體一般……

“小——”小蜜一捂嘴,下邊的一排侍衛齊刷刷的回過頭去,默哀般的把頭垂下,誰都不敢回頭來看。

櫻燦閉上眼睛再睜開,眉頭緊緊的鎖起,伸手想要推開他,可是偏偏如何都用不上力氣。而他手一擡,竟然將她的手再次抓住,而她的疏忽讓他的攻勢更進一步。

愛情,無論時空,多少年依然清晰明亮,如果他霸道的愛可以算做是愛情的話

櫻燦反覆的掙扎,而在屢次奮鬥無果的情況下,她帶着羞辱和升騰的仇恨,一口將他的嘴脣咬住,然後不顧一切的用力咬下去,她甚至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力道,只是覺得胭脂的味道很快被血腥的味道掩蓋,留戀一片。

不過,這可不足以擊退柳金的攻勢,他吻的嫺熟婉轉,甜甜的味道在兩個人的嘴邊糾纏,不肯退去,他好象一個木偶完全忽視她尖利牙齒拼命的撕咬,他閉着堅毅的雙眸,一點不鬆懈。

櫻燦被嚇到,慌張的再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反抗,只覺得渾身乏力的越來越貼近他的身體……

溫熱的吻,像他熾熱的情一樣。

所向無敵

幾年的想念,幾年的自卑,如今全部都融化在這深沉的親吻裏,現在他再不用遠遠的看着她,他可以讓她幸福,他想讓她永遠的陪在自己的身邊,當自己的王妃。

這樣下來,一輩子

“哄”門外一亂,二十幾只豬連擠帶爬的從大街上奔來,轟轟烈烈的衝進翠紅樓,侍衛紛紛一愣,慌手慌腳的跳起來,不知道是怕踩到豬,還是怕豬踩到自己。

二十幾只豬垂着頭衝進去,把階梯上的兩個人驚一跳。

柳金一把將呆滯的櫻燦拽過來,護在自己的身邊。

白珠先前看到將軍府的人來搗亂,於是去將京城二十幾隻身強力壯的豬招呼來,不想此刻,第一撥掠奪者被趕走,剩下第二撥流氓撒歡,而且,她來的時候,還偏偏是對方奸計得逞,那個吻馬上就結尾的時候。

“給我咬,咬他”白豬在混亂的豬羣中伸出小腦袋喊着。

豬們奮不顧身的衝上去,白豬的魅力在豬羣中好比櫻燦在人羣中,百呼百應。

柳金憤怒的一擡手道:“格殺勿論”

他的話一下,刷刷刷幾十把刀亮出來,白豬一愣,心想,你這個王八蛋非要趕盡殺絕才罷休麼?